769 我记住你了...!-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69 我记住你了...!

    “轰隆隆”

    利物浦的站前广场上,轰鸣声已经彻底的随着歌声传开了。

    无数的自动人偶形成了千军万马,向着这边蜂拥而来。

    地面不停的震颤,被那奔腾的脚步声踏着频频摇晃。

    而坐落在站前广场上的陆上战舰亦是同样在一阵轰鸣中,缓缓的升腾了起来。

    毕竟,代达罗斯同样是自动人偶,在〈绝对王权〉的作用下,直接就被爱德蒙德给支配。

    这真的是跨世纪的一个魔术。

    有了〈无限连锁反应〉的〈绝对王权〉仅需要一个人偶使就能顺利的使用出来,并控制千军万马,形成一人军团,简直可怕到了极点。

    “罗真!我们该怎么办!?”

    “罗真大人!”

    “要逃吗?罗真!”

    夜夜、伊吕里以及小紫三人就呈三角之势的站在罗真的四周,将其护在内里,呐喊而出的声音中充满着紧张感。

    至于伊欧,同样被护在其中,就在罗真的身边。

    从广场的四面八方奔腾而来的自动人偶军团便越来越近。

    在这千军万马的面前,罗真一行人就显得渺小异常。

    “完了”

    伊欧还是趴在地面上,面色苍白。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显然,伊欧已经陷入了无法自拔的自责跟绝望中。

    别说是伊欧,就是夜夜、伊吕里以及小紫三人都抑制不住动摇。

    如果还能使用魔术,那么,在罗真的操纵下,三姐妹有自信能够将这相当于千军万马的自动人偶军团给直接碾压回去。

    可是,在无法使用魔术的状况下,哪怕是〈雪月花〉系列的自动人偶,就是这姐妹三人都无法保证能够保护罗真与伊欧了。

    只有罗真,站在〈雪月花〉的保护圈中,又陷于千军万马的中心,即将被毫不留情的踩踏过去,本人却连一丝一毫的担忧都没有,只是冷冷的看着站在甲板上的爱德蒙德。

    就这样,千军万马蜂拥而来,将罗真一行人给吞没。

    然而

    “————南无八幡大菩萨————”

    当冰冷的咏唱声从吞没了罗真一行人的千军万马中心响起时,一个清脆的击掌回荡了开来。

    “磅————!”

    响彻天际的炸裂声下,一阵可怕的冲击犹如火山爆发,自千军万马的中心迸发而出,呈现环状,如同一圈无形的星环,震向了四面八方。

    在这可怕的冲击之下,所有的自动人偶全部自冲击的中心被炸飞,像垃圾一样,全部爆散。

    而在冲击的中心,将罗真与伊欧保护在其中的夜夜、伊吕里和小紫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有的自动人偶就这么伴随着环状的冲击波一起被炸飞。

    一个,都没有触及到罗真一行人的身上。

    “不可能!”

    代达罗斯的甲板上,带着希尔菲德守在爱德蒙德身边的古雷坦面色大变。

    “什!”

    哪怕是爱德蒙德都终于是瞳孔一缩,露出震惊的表情。

    从他们的角度往下看,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整个站前广场都被可怕的冲击波给震得浑然一颤,令得所有的自动人偶都从中爆飞向周围,脆弱得犹如垃圾一样,还没有触及地面,在半空中就已经散成了一堆零件。

    为数成千上万的自动人偶被这么瞬间击溃,没有半点悬念。

    维持着击掌姿势的罗真便抬起眼帘,将目光放在爱德蒙德的身上。

    “!?”

    爱德蒙德浑身一颤,毫不犹豫的大喊。

    “代达罗斯!”

    几乎是在爱德蒙德的喊声出现的刹那,下方,罗真的咏唱声再次出现。

    “————暗淡之中,云烛明灭,摇曳不定,闪烁之命,激烈之命,瓢泼之势,飘摇之中,观止式阵,剧烈摇曳,啊哞绝命,明灭中断————”

    漠然的咏唱出如此咒文的罗真鼓动着体内的咒力,浑然再次击掌。

    “咚————!”

    丝毫不逊色于刚刚炸飞自动人偶的千军万马的冲击凭空出现在升空的陆上战舰的周围,如从天而降的重压,狠狠的落在了代达罗斯的身上。

    “嗡————!”

    这时,代达罗斯周围的空间亦是突然摇曳起来。

    绝大的冲击落在其上,竟是直接穿了过去,并没有能够给代达罗斯造成损伤。

    那是代达罗斯的魔术,让这艘陆上战舰声称只要升空便绝对不会被击落。

    幸亏爱德蒙德的命令下得极快,否则,在那股可怕的冲击之下,哪怕是一艘战舰都得被压成碎片,绝无幸免。

    可是,代达罗斯的魔术终究还是发动得太仓促,以至于有一股冲击钻上了甲板。

    “嘭!”

    炸裂声中,这股冲击触及了爱德蒙德,将其轰飞。

    “噗嗤!”

    爱德蒙德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有如断了线的风筝,滚落在战舰的甲板上,一路留下了血迹。

    “殿下!”

    古雷坦大惊失色,连伊凡的歌声都出现了一刹那间的停滞。

    就在古雷坦慌忙准备上前,伊凡的歌声亦是即将停下时,倒在甲板上的爱德蒙德身上的魔力却爆发了出来,还发出了大笑声。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给我造成这样的一击!?罗雷莱·阿涅真!我记住你了!”

    此时,爱德蒙德的笑声中就充满着不屈的斗气和失控的狂气。

    代达罗斯便缓缓的这么升空,一直往高空升去,始终都没有停下。

    伊凡就站在代达罗斯甲板的最前方,不停的歌唱着。

    那歌声,即凄美,又充满了哀伤。

    “居然没打下来?”

    另一边,站在地面上的罗真眺望着升空的代达罗斯,同样有些意外。

    只不过,看到在代达罗斯周围摇曳的空间,罗真就明白了。

    “原来如此,那艘战舰才是搭载着空间系的魔术啊。”

    有那一层空间障壁在,外部的攻击只怕真的无法命中它。

    但是

    “这样就想让我无计可施,那还太早了。”

    说着,罗真就结起手印,准备咏唱新的咒文。

    “嗯?”

    陡然间,罗真停了下来,皱起了眉头。

    只因为,新的空间波动在这片广场上出现了。

    而且,这股波动,对于罗真来说还非常的熟悉。

    “看来已经告一段落了啊。”

    与此同时,熟悉的声音也跟着一起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