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5 成为最强的依仗-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75 成为最强的依仗

    “怎怎么会!?”

    “居然无效!”

    “那是什么魔术!?”

    眼看着这边的攻击要么穿透罗真一行人,要么完全有去无回,一点反应都没有出现,一个个的教授和卫兵均都面色一变。

    这里的魔术可是几乎囊括了所有的类型,就算有一些魔术无法奏效,那也不可能几乎所有的魔术都起不到作用才对。

    “这跟之前防御魔剑的方式不一样!”

    “穿透?难道是幻影类的魔术?”

    “这就是花柳斋的雪月花吗?”

    “冻结所有武器的是雪之人偶的魔术,而月之人偶是可怕的攻击力跟防御力,那这让攻击穿透的魔术就是花之人偶的能力吧?”

    “赶紧分析构成,将魔术给破解!”

    在场的教授不愧是各方面的权威,很快就整理好了情报与问题,立即找出最佳的解决方案。

    只是

    “就算你们破解了小紫的魔术,那也是伤不到我的,各位老师。”

    一直静静的站在原地的罗真终于是开口了。

    事实上,即便不使用八重霞的魔术,罗真都是不可能受伤的。

    再怎么说,罗真的身上都有着真真正正的神灵所化的咒具在保护着。

    有金乌的物理防御以及对咒抗性,什么魔术能够对罗真造成效果啊?

    即便是幻术、诅咒之类的东西,那在触及罗真的时候都会被月兔给无声无息的消除,根本无法奏效。

    在心眼蜕变到神之领域以后,罗真若是全力以赴,不顾消耗,那完全可以引出金乌和玉兔的全部力量。

    想伤到现在的罗真?

    除非是凌驾于战略级之上的攻击或者神秘,否则根本没可能成功。

    更别说

    “我也不会一直傻站着被你们攻击啊。”

    罗真将魔力注入到伊吕里的体内。

    “嗡”

    伊吕里的眼睛顿时如同冰晶般化作冰蓝色,全身亦是波动起冰蓝的白雾。

    于是,寒冬降临。

    “咔嚓咔嚓咔嚓!”

    令人牙酸的凝结声中,以罗真一行人为中心,周围的一带全部都犹如被冰雪给冻结一样,结起一层又一层的冰,并迅速的蔓延了出去。

    “不好!”

    “这个魔力波动!?”

    “危险!”

    “快退!”

    一名名的教授相继察觉到这一次攻击的危险,纷纷都大叫着退下。

    要击卫兵队的人同样浑身一个激灵,连忙退了出去。

    可是,他们来得及退,那些特制的家园守卫却是来不及退了。

    “咔嚓咔嚓咔嚓!”

    很快的,寒冰蔓延到了一具具还在释放高压电击的家园守卫的身上,将它们通通都冻结成了冰雕。

    “砰!”

    伴随着齐齐的炸裂声,所有的冰雕都应声而碎,化作冰粒子。

    所有的家园守卫就这么被瞬间破坏,没有一具幸免。

    “!”

    教授们顿时心中一寒。

    想必,谁都没有想到,伊吕里的魔术居然会是这么可怕的东西吧?

    然后

    “现在知难而退还来得及。”

    罗真一只手搭在小紫的背上,一只手搭在伊吕里的背上,让夜夜保护着伊欧的同时,自己则环视了在场所有人一眼,如此说了。

    “再上来的话,我可就不会手下留情了哦?”

    听到这样的话,教授们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这么多人,并且还是各方面的权威,居然还斗不过一个学生,实在是不得不让人觉得威严扫地,脸面丢尽。

    偏偏,这里的教授都是聪明人,知道罗真并不是在狂言妄语。

    因为,既然对方有办法瞬息间冻结所有的家园守卫,再将它们破坏,那么,同样的,对方也会有办法冻结在场的所有人。

    届时就是真真正正的大开杀戒了。

    “到时候就真的没办法留手了啊,各位老师。”

    罗真漠然的话语,令得一个个的教授都犹豫了起来,哪怕是艾薇儿都不敢再指使要击卫兵队冲上来,站在那里,面色变幻不定。

    “这样才对嘛。”

    罗真撇嘴一笑,转过视线,看向前方。

    “接下来是不是该让我领教一下十九世纪最强的魔术师的能耐了呢?学院长?”

    罗真就对着学院长这般出声。

    此言此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转至学院长的方向。

    名为爱德华卢瑟福的魔术师便笔直的站着,凝视着罗真。

    亲眼看到学院引以为豪的最高力量居然一点都奈何不了对方,这位学院长的表情就显得是即凝重,又无奈。

    “看来刚刚的话稍嫌自大了,即便是学生,有实力就是有实力,这明明就是这所实力至上的学院的主义,我这个做学院长的居然忘记了,真是失职。”

    说着这样的话,学院长挥了挥手,让所有的教授和卫兵都退下了。

    现场,只剩下罗真一行人以及学院长跟马格纳斯。

    “马格纳斯同学,你也退下吧。”

    学院长竟是还对着马格纳斯说出这样的话,让马格纳斯沉默了一会以后,带着战队的所有人,缓缓的退了下去。

    远离战场的人们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的接连振奋而起。

    “难道学院长打算亲自出手吗?”

    “十九世纪最强的魔术师要出手了?”

    “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学院长出手啊!”

    无论是学生、教授还是警卫,通通都有些振奋了起来。

    罗真亦是如此,感受着从学院长的身上一点一点升腾起来的绝大魔力以及其不言苟笑的面庞上散发出来的惊人魄力,嘴角微微勾勒而起。

    反倒是站在罗真身后的伊欧,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的焦急。

    “我我们快点逃吧!”

    伊欧竟是慌乱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虽然你很厉害,但学院长是另外一个等级的怪物,即便是魔王都不是他的对手,单打独斗的话,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能够胜过他的魔术师!”

    伊欧这样子呐喊。

    可是,这番话语,却是率先换来了学院长的回应。

    “这倒是你抬举我了,埃里亚德教授。”

    学院长露出了笑容,淡淡的开口。

    “如果是论魔力、论技术、论知识、论才能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能够与我匹敌,甚至是胜过我的。”

    比如那古雷坦就被誉为能够与其相提并论的存在。

    然而,即使是这样,学院长还是被称为十九世纪最强,并不是没有理由。

    “真正让我成为最强的其实是这个啊。”

    说着,学院长伸出了一根手指。

    魔力,在其指尖汇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