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 阴阳咒术显神威-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79 阴阳咒术显神威

    “临!”

    面对迎面袭来的怨灵军团,罗真吐出了简短的字句。

    那并不是能够将声音化作实质效果的种字,而是拥有着驱邪效果的九字真言。

    当初,在阴阳塾的升级考核上,针对灵灾的修祓,夏目便是以九字真言来进行祓除工作。

    对于灵灾而言,九字真言乃是极为有效的祓除手法,连镜伶路都很擅长使用九字印,可想而知,其效果有多么的出色。

    现在,罗真便口吐九字真言,让自身的咒力化作一个金灿灿的临字,如同炮弹一样,暴射而出,迎向了来袭的怨灵军团。

    “磅!”

    沉重的冲击声响中,亚斯她录的瘴气被罗真的九字真言给极为干脆利落的击溃,让所有饱含痛苦之色的怨灵人脸似发出惨叫一般,瞬间在真言的光辉之下,被直截了当的净化。

    “什!?”

    亚斯她录脸上的绝美笑容被大吃一惊所取代。

    “这”

    学院长同样为之一惊,根本没有想到亚斯她录的瘴气会被这样对付。

    “这是”

    即便是马格纳斯都吃惊了。

    只因为,此时此刻里,罗真使出了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手段。

    “哼!”

    亚斯她录吃惊之余,脸上亦是被一层寒霜所取代,再次一个招手,无数的瘴气就从其身上冒出,化作一个个饱含痛苦之色的人脸,形成怨灵的军团,呼啸着卷向了罗真的方向。

    “兵!”

    望着那漆黑的瘴气之雾向着自己卷来,罗真再次吐出了九字真言,让金灿灿的兵字豁然闪现而出,迎了过去。

    “磅!”

    第二次沉重的冲击声中,漆黑的瘴气之雾就被金灿灿的真言给击溃,并在九字的效果下,尽数被祓除。

    “怎么可能”

    亚斯她录的脸色终于是变了。

    不仅是亚斯她录而已。

    “那是什么魔术?”

    学院长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惊疑不定来。

    “”

    马格纳斯同样沉下了脸,眼神不住的动摇着。

    “这这是什么啊?”

    “魔术吗?”

    “可是他没有使用自动人偶啊。”

    “该不会是魔具或者魔石的力量?”

    观战的人们相继的愕然。

    在这所魔术界的最高学府,机巧界的第一名校内,罗真第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展示出了异世界阴阳术的神通。

    这是这个世界里的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神秘。

    哪怕是出身于极东的马格纳斯,虽然知道罗真口中所咏唱的乃是九字真言,可却不知道,罗真究竟是在使用着什么样的手段。

    如果说,诸如伊邪纳岐流的阴阳术以及比劳家的精灵术乃是古老的魔术系统的话,那罗真现在使用的咒术就是比这更加古老的东西。

    因为,这是这个世界里的阴阳术还未舍弃大部分繁琐且冗长的咒法,专精于式神等快捷、有效方面的系统之前的东西。

    若是日轮、昴以及六连或许还能认出来,可赤羽家早已连阴阳术都舍弃,因而一时半会之间,连马格纳斯都不知道,罗真究竟在使用着什么样的力量。

    当然,无论是马格纳斯还是学院长,其实都知道,罗真肯定隐藏有机巧魔术以外的手段。

    两年前对战赤羽天全以及不久前对战马格纳斯的时候,罗真一度使役过巨鹰,对付神之工房时也没有使用自动人偶,这些都在说明着这一点。

    如今,罗真的手段总算是纰漏出一星半点。

    可是,无论是被称为十九世界最强的魔术师以及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的学院长的爱德华卢瑟福,还是被视为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跟打破创校之后的记录的马格纳斯,却都被这种手段给震撼到了。

    居然拥有凌驾于这样的两位存在的知识以上的手段,单单是这一点就足以令他们惊讶、意外。

    “爱德。”

    连亚斯她录都冲着学院长出声了。

    “给本王更多的魔力,本王要将剩下的军团全部叫来。”

    这位心高气傲的女王总算也是准备出尽全力了。

    而这一次,学院长并没有出声反对,反倒调动起全身的魔力,让其那惊人恐怖的魔力化作洪流,注入了亚斯她录的身体。

    “轰!”

    亚斯她录的身上骤然爆出可怕的黑雾,让冲天的瘴气迸发了出来。

    “后退!”

    “快后退!”

    冲天的瘴气瞬间便覆盖住了整个学院大门前的空间,甚至还在不断的扩展,令得一名名学生大惊失色,教授与警卫亦是骇然的大叫,让所有人逃也似的跑开。

    马格纳斯更是直接动用了镰切的魔术,在空间转移的效果之下,消失在原地,出现在远处,避开了可怕的瘴气。

    瘴气的海啸就从亚斯她录的身上暴涌而出,最终通通都化作怨灵,嘶吼似的飞舞在了整个学院的上空。

    那密密麻麻的黑影,正是亚斯她录所能制作出来的所有军团。

    四十个的军团。

    无论是数量、战力还是力量,都是之前的四十倍。

    “上!”

    随着亚斯她录的一声令下,铺天盖地的怨灵暴动了开来,从四面八方,冲向了罗真。

    那场景,真的好像地狱的大门被打开,无数的鬼怪从中冲出一样,令人惊骇。

    这已经不是phase3的动灵灾,而是phase4的百鬼夜行了。

    “罗真!?”

    夜夜、伊吕里以及小紫三姐妹不由得喊出声。

    “罗雷莱同学!”

    伊欧也呐喊而起。

    无数足以腐蚀万物的瘴气就这么铺天盖地的涌来。

    “这才有意思”

    注视着那有如黑色雪崩般的场景,罗真竟是笑了。

    “啪!”

    下一刻,罗真豁然击掌,身上咒力鼓荡。

    “以献高天原众神之祝词太祝词,祓禊洁净万物”

    庄严的咒文被罗真给咏唱了出来。

    “高天原尔宣天之祝词太祝词,吞没世上罪衍,祓净身心”

    这是最上祓的祝词,罗真曾经仗之以净化降神仪式所引起的灵气暴动的大咒法。

    不管是九字真言还是最上祓的咒法,都是用来驱除邪气、净化灵气的咒术。

    瘴气?

    身为一名阴阳师,这是最不需要畏惧的东西。

    “嗡!”

    于是,罗真的身上震荡起一股温和、柔顺、宁静的咒力,似潮水一样,涌向四周。

    “!”

    被那温和、柔顺、宁静的咒力所触及,所有化作怨灵的瘴气都骤然一滞,居然全部都如同被阳光给融化的积雪,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本被漆黑的浓雾所吞没的世界恢复了光明。

    “不可能!”

    亚斯她录面色大变。

    “这这不可能!”

    学院长也终究是震惊而起了。

    但罗真还没有停下咏唱。

    “萨啰遆萨啰遆娑婆诃”

    罗真抬起了一只手。

    “唵摩利支曳娑婆诃”

    一条由浓郁的咒力所形成的光之长鞭在罗真的手中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