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7 一次性的讨回来-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07 一次性的讨回来

    那是一场极为惊人的激战。

    当这场激战在战场上展开时,战争就变成了单纯的决斗,厮杀就变成了直接的残害,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至少,在场上的三名从者的激战之下,不管是龙牙兵还是古战士都再也发挥不了决定胜负的作用,甚至连留在战场上都变成了一件困难无比的事情。

    这场激战,便以这样的方式,在所有人的面前展开。

    只见,rsrr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阵致命的暴风,其所过之处均都会炸起一阵阵的劲流,手中的斧剑更是一件凶器,一抡一扫之间,纯粹的力量直接被释放,一举一动,要么飞沙走石,要么风起云涌,可怕之极。

    而如果说rsrr是一阵致命的暴风的话,那两名nr就是要命的疾风了。

    不敢与rsrr比拼力量的两名nr真的化作了两道流星,一直都在rsrr的身周徘徊,手中长枪如同猛兽的獠牙,一闪一刺之间都携带着激荡的魔力,频频落在rsrr的身上,技艺之高超,由此可见一斑。

    可是,rsrr并不单单只是力量绝强而已,速度同样无可匹敌,哪怕是与拥有着最高等级的敏捷的nr职阶的从者相比都毫不逊色,明明身体庞大,自身却灵活得犹如猎豹一样,竟是没有被两名nr凭借速度玩弄,反而紧紧的跟上了对方,咆哮之中,斧剑已经猛烈的扫了出去。

    如果单单是这样的话,那两名nr还不至于被威胁。

    问题在于,在拥有无可匹敌的力量和速度的同时,rsrr竟是还展现出了高超的战技,看似在以力量碾压对手,实则斧剑的每一次抡动都如刀光剑影般绚丽又流畅,根本不像是失去理智,遭到狂化的rsrr。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两名技艺高超的nr同时联手,一时半会之间也是奈何不了rsrr。

    不,照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胜利一定是属于rsrr所有吧?

    因为

    “那两名nr的攻击全部都被rsrr的身体给弹开了!”

    一直都在观战的玛修便面色有些变幻的握紧了手中的盾牌。

    即便是迦勒底中的众人亦是都被震慑住了。

    “那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奥尔加玛丽这么叫着。

    “连从者的攻击落在身上都无法造成伤害?简直就是犯规啊!”

    罗曼都忍不住叫了起来。

    “简直就像是一辆人形的战车,不仅拥有着可怕的力量,连装甲都很坚固啊。”

    达芬奇同样目瞪口呆。

    连罗真都紧视着在两名nr的攻击中保持毫发无伤的状态,不但每次都能凭借身体将长枪的攻击给弹开,还肆意的怒吼着欺身而上的rsrr,面色凝重而起。

    这一秒钟,罗真就想起了过去在冬木市的特异点里,与自己缔结过临时契约的sr库丘林的话。

    “你们只是杀死了他一次而已,如果不是因为br早就将他打倒,耗尽了他的宝具,你们可就完全没有战胜他的可能了。”

    那名爱尔兰的光之子就是这么说的。

    “那个从者可是拥有着连br都会感到棘手的宝具和战斗力,如果不是因为有圣杯的魔力在支持,br能不能打倒rsrr都还是未知数。”

    拜此所赐,罗真与玛修才能打倒对方,正是因为当时的rsrr的宝具失去了效果。

    真正的rsrr可是拥有着即使被打倒都能重整旗鼓,连那位亚瑟王都感到棘手,凭借着圣杯的力量才最终将其压倒的宝具。

    所以

    “那就是真正的rsrr的宝具吗?”

    虽然重整旗鼓的效果还没有看到,即便被打倒都能再次站起来的力量亦还没有展现出来,可单凭这种连一流的从者的攻击都能无效化的防御力就足以让人感觉到威胁了。

    在这个宝具的效果之下,两名nr便即使联手,依旧无法顺利的拿下rsrr,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有被压倒的趋势。

    这不是那两名nr太弱,而是rsrr实在太强了。

    况且

    “果然,面对使用了宝具的从者,不使用宝具根本战胜不了吧?”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再怎么说,对方也不是泛泛之辈啊。”

    金色的nr与黑色的nr便一起暴退了下来。

    “没办法了,解放宝具吧,吾忠诚的骑士啊。”

    “谨遵王命。”

    金色的nr与黑色的nr顿时齐齐的举起了手中的长枪。

    “嗡!”

    魔力震颤而起,让长枪同时泛起光芒。

    不同的是,金色的nr手中的紫枪周围开始震荡起一圈圈有如水波一般的涟漪,黑色的nr双手上的枪则一支泛起红光,一支泛起黄光,极为耀眼。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面对这一幕,rsrr却依旧无所畏惧的咆哮着。

    而看到这一幕,不仅是玛修而已,连罗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等待着最激烈的冲突的到来。

    然而,接下来,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砰!”

    有如玻璃突然破碎而开一样,罗真与玛修的周围骤然传来一阵魔力,将加持在两人身上的隐形术给破除,令得两人同时失去咒术的庇护,身形出现在战场的边缘。

    “什!?”

    玛修大吃一惊。

    “这是!?”

    罗真同样微微一惊,猛的抬起头,看向一个方向。

    与此同时,战场上的从者们亦是纷纷都敏锐无比的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喔?”

    “那是”

    金色的nr与黑色的nr同时讶异而起,根本没有想到还有人在周围的样子。

    至于rsrr的话,那早已是注视向了罗真与玛修的方向。

    看着出现在战场边缘上的少年与少女,rsrr的面色竟是第一次滞住。

    其脑海中,缓缓的浮现出了一幕场景。

    浮现出在燃烧成废墟的城市里,少年被自己抡出的一击给当场击中,让少女悲愤无比的发出呐喊,冲撞而来,狠狠的将沉重的盾牌撞在了自己的身上,从而撞碎了自己的灵核的场景。

    那场景,令得rsrr的眼中第一次浮现出些许的感情。

    紧接着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不再暴戾和癫狂,却充满了战意与斗志的咆哮从rsrr的口中迸发。

    强大的英雄就这么直接舍弃了两名nr,踩碎脚下的地面,震起狂暴的劲风,像一发激射而出的火箭,掀起尖锐的破空声响,冲向了罗真与玛修的方向。

    “小心!”

    迦勒底内的众人顿时惊呼出声。

    “前辈!”

    玛修则是立即一跃而出,站在罗真的身前。

    “嘁!”

    罗真咋舌出声,但眼中同样涌现出夺目的光彩。

    “既然如此,当初一战的丑态,就让我一次性的讨回来吧!”

    说着,罗真的身上同样爆发出惊人的魔力。

    战斗,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