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 不同以往的一战-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08 不同以往的一战

    曾经,在冬木市的特异点里,罗真与玛修便与berserker有过一战。

    那一战,罗真数度险死还生,玛修更是一直被berserker碾压,最后即使战胜了亦是付出不小的代价,着实称不上是多么光荣的一战。

    当然,与berserker这种等级的英雄一战还能获胜,那其实已经算是一件极其光荣的事情。

    但是,当时的berserker的宝具却是被耗尽,失去了从者最自豪的王牌,即使战力依旧惊人,跟全盛时期比起来,依旧少了大部分的威胁。

    虽说当时罗真也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玛修更是还没有掌握体内的从者力量,可面对失去了大部分威胁的berserker依旧只是艰难的险胜,可想而知,若是对上全盛时期的berserker的话,当时的两人绝对是没有任何的胜算的。

    如今,全盛时期的berserker就出现在了罗真与玛修的面前。

    而罗真与玛修

    “我们已经不一样了。”

    这样的一句话,同时在两人的心中浮现。

    于是,即便是不喜欢战斗的玛修,这一刻里亦是和罗真一样,涌现出了强烈的斗志来。

    面对曾经一度险胜的对手,两人都将这一战视作证明自身成长的一战。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berserker便发出响彻天际的咆哮,如一块沉重的陨石一样,一边摩擦着空气,一边向着这边落下。

    只是

    “咚————!”

    随着一声炸响,无形的力量突然在berserker的身上炸开,将其轰退。

    那是纯粹的念力所形成的炮弹。

    眼看着berserker携带着下落之势,准备施展威力绝伦的力量,罗真便释放出了念力,将berserker给轰飞,阻止了他。

    “玛修!”

    直到这时,罗真才将魔力送入了玛修的体内。

    就像在机巧的世界里操纵自动人偶一样,罗真没有释放出多么惊人的魔力,但凭借着〈心眼〉的力量,罗真让自己释放而出的魔力沿着一个玄之又玄的轨迹流过以后,大气中的魔力,亦即大源的魔力立即就被牵动,形成了一股绝大的魔力,涌入玛修的身体。

    “是!”

    玛修立即大声应和,目露坚定之色,身上则翻滚起以前绝对无法拥有的惊人力量。

    这一个瞬间,在身为御主的罗真无法模仿的惊人技术之下,得到最大程度的魔力支援的玛修发挥出体内所有的从者之力,力量一下子攀升到了灵基的极限。

    携带着这样的力量,玛修向着被轰飞的berserker发动猛冲。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玛修的娇喝声便完全不输给berserker的咆哮,带起一阵残影,似风一般的掠至berserker的面前,架起沉重的盾牌,迎面撞击而上。

    “嘭————!”

    响亮的冲撞声中,玛修的盾牌重重的砸在了berserker的身上,将其再一次的轰飞。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berserker顿时发出愤怒似的吼叫,庞大的身体在地面上如皮球般弹动了好几下,紧接着才稳住了身形,脚掌摩擦着大地,带起一阵碎石瓦砾飞舞的同时,自身则是再次豁然暴起,冲向了玛修的方向。

    这名英雄真不愧是从以前开始便一直令罗真和玛修为之战栗的强敌,白刃战的能力堪称无人能及,发挥出与庞大的体型完全不符的速度,瞬间就窜至了玛修的面前,手中的斧剑如雷霆般的劈下。

    “铛————!”

    敲钟般的惊人声响中,斧剑狠狠的劈在了沉重的盾牌之上,让冲击波如暴风,浑然炸裂,撼动四周。

    可是,这可怕的一击,玛修稳稳的接了下来。

    旋即

    “咚————!”

    无形的念力再一次的在berserker的身上爆开。

    “吼!”

    berserker发出一声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疼痛的咆哮。

    “喝啊!”

    玛修却是陡然一踏地面,不退反进,手中盾牌同样再一次的冲撞在berserker的身上。

    “嘭————!”

    第二次的冲撞声中,沉重的盾牌击中了berserker的身体,令其翻滚着身体,连连暴退,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脚印。

    通过完美的配合,罗真与玛修终于是不再像当初那般,被berserker给单方面的压倒了。

    更甚者,两人已经能够在纯粹的白刃战上反过来压倒berserker的猛攻,让berserker都不得不后退了出去。

    berserker便不停的咆哮着,斧剑即似暴风,又似台风,抡动之间,气爆与劲流不断的刮起,让飞沙走石与刀光剑影笼罩住了周围。

    面对这宛如惊涛骇浪般的疯狂猛攻,这一次,玛修竟是完全没有选择硬挡,而是仿佛能够看穿berserker所有的攻击轨道一样,身形如影,步伐似幻,居然将berserker的攻击全部避开。

    这自然是罗真的〈心眼〉带来的结果。

    此时,在罗真的眼中,那疯狂咆哮的berserker的猛攻便似一道道清晰无比的白光,让斧剑每一击的轨迹、轨道都被其清清楚楚的看穿。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通过注入玛修体内的魔力,引导着玛修进行躲避。

    这与操纵自动人偶是一样的原理。

    虽然从者跟自动人偶不同,无法单凭注入其体内的魔力来操纵对方,但通过让魔力携带上意志,再加上契约的联系,罗真完全可以通过魔力的流动来告诉玛修自己的指示,让玛修遵循着体内的魔力流动,进行本能的动作,不再需要像以前那般,用声音来发出指示,那样是很有可能跟不上从者的速度的。

    当然,这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事情,若不是有契约的联系,再加上深厚的信任与信赖,绝对无法办到。

    而罗真与玛修之间最不缺乏的就是这种东西。

    因此,对于体内的魔力所带来的流动,玛修连一丝一毫的抵抗都没有,遵循着罗真的意志,将身体完全交给他,方才将berserker那狂暴的猛攻给完完全全的避开。

    然后

    “————唵·毗悉毗悉·伽罗伽罗·悉摩利·娑婆诃————”

    身在后方的罗真陡然结起手印,咏唱出咒文。

    那是〈不动金缚〉的咒法,能够将敌人的身体与精神通通束缚的无形咒缚。

    “————!”

    正猛攻着的berserker只觉得身体突然被一阵无形的重力给压住,令得他完全无法做出动作来。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berserker怒而咆哮,浑身暴起恐怖的力量,竟是凭借着单纯的怪力,将〈不动金缚〉的咒缚给硬生生的扯断。

    但是

    “就是现在!”

    罗真眼中浮现出精芒,浑身的魔力一震,化作纯粹的念力,加持在了玛修的盾牌上。

    “嗡!”

    震颤声中,玛修的盾牌前端,念力的无形之刃探了出来。

    正是〈魔韧〉的力量。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玛修大喊出声,手中盾牌被其高高的举起,如同一把巨刃一样,将盾牌前端的念力之刃刺出。

    “噗嗤!”

    身体的撕裂声下,berserker的心脏被狠狠的洞穿,洒出无数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