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 死而复生的宝具-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09 死而复生的宝具

    这一个瞬间,整个战场似乎都恢复了寂静。

    龙牙兵们停下了进攻。

    古战士们停下了蹂躏。

    “居然”

    “真是”

    连那金色的ncer以及黑色的ncer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嘀嗒”

    鲜血便从berserker的身上不断的滴落,让这个凶暴无比的英雄眼中的狂气微微一颤,犹如失去了力量一般,缓缓的黯淡了下去。

    “呼”

    而保持着将〈魔韧〉刺进berserker的身体的玛修则是缓缓的舒出一口气,并放松了表情。

    “赢了!”

    即便是迦勒底中的众人都不由得大喜,发出了确定的声音。

    只有罗真

    “绷紧神经!玛修!”

    罗真间不容发似的出声。

    “还没结束呢!”

    罗真的这句话便响彻了起来,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间。

    “没没结束?”

    玛修顿时微微一怔。

    毕竟,玛修确信,自己已经击碎了berserker的灵核。

    既然灵核被击碎,那么,无论是什么样的从者,都应该当场身死,直接消失才对,这是圣杯战争中不变的定理,作为迦勒底中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只可惜,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认知才会被局限。

    “小心他的宝具!”

    罗真就只是提醒了这么一声,玛修便立即反应了过来。

    当初,在冬木市的特异点里,玛修同样是有从caster那里得知berserker的宝具的事情的。

    因此,罗真才略微一提醒,玛修就立即绷紧了神经,毫不犹豫的抽身而退,与berserker拉开了距离。

    这个行动是正确的。

    “轰!”

    几乎是相隔了短短一秒钟的时间而已,一把粗犷却锋利的斧剑狠狠的扫过玛修前一刻所在的位置,在那里激起一阵大气的轰鸣。

    berserker眼中黯淡下去的狂气豁然重新燃烧而起。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在癫狂的咆哮声中,berserker那被洞穿的胸口竟是突然蠕动了起来,仿佛正在燃烧的岩浆一样,一边散发出火红的热气,一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

    看到这一幕,不仅是玛修而已,连正在这里的人们以及在迦勒底中的人们都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那两名ncer都宛如第一次看到这一幕一样,睁大了眼睛。

    “这是!?”

    黑色的ncer便惊愕出声。

    “原来如此,这才是它的宝具的真正能力吗?”

    金色的ncer则犹如明白了什么一样,苦笑而起。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berserker身上的伤势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原状。

    其身上,骇人的魔力跟力量再一次的暴涌了出来。

    看着这样的berserker,无论是谁都会在心中战栗的吧?

    罗真同样沉下了脸,一字一句的开口。

    “死而复活”

    是的。

    死而复活。

    这才是berserker的宝具的真正力量。

    这可不是让伤势恢复而已,而是真真正正的复活。

    要不然,就算是再有效果的治疗,对于灵核被击碎的伤势都是无能为力的。

    所以,berserker的宝具的能力只有可能是复活。

    正是因为这样,曾经的caster才会说罗真与玛修仅仅是「打倒了berserker一次」而已。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berserker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复活了过来,发出威力十足的吼叫声,整个人再次化作暴走的台风,向着玛修的方向窜去。

    “!”

    玛修及时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不假思索的架起手中的盾牌。

    “铛————!”

    冲到玛修面前的berserker顿时狠狠的劈下了手中的斧剑,在盾面上摩擦出激烈的火星,更带来难以想象的冲击力,撼动着大气。

    “喝啊!”

    挡下了berserker的一击,玛修再一次的发出娇喝声,身形一闪,顺着从罗真那里流来的魔力的引导,从死角掠进了berserker的怀中,举起依旧汇聚着无形的念力之刃的盾牌,对着berserker的心脏,让念力之刃同样一闪,刺了过去。

    这将berserker给击杀过一次的一击,换来的结果却是

    “锵————!”

    仿佛刺在了极其坚硬的钢铁上一样,在berserker的胸口擦过,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痕。

    “什!?”

    玛修的面色变了。

    “弹开了?”

    罗真一样眼眸一凝。

    “吼!”

    berserker发出暴吼,手中斧剑趁着玛修惊讶之时,宛若绞肉的钝刀,一边掀起呼啸的劲风,一边狠狠的扫了过去。

    “嗡!”

    空气的震颤声中,千钧一发之际里,一面表面上刻画着魔法阵的念力之盾在玛修的身前旋转而出。

    “叽————!”

    刺耳的摩擦声响动,让粗犷的斧剑摩擦着念力之盾,被弹向了另外一边。

    仔细一看,那面念力之盾的角度有些倾斜,刚好将斧剑上凶猛的力量给卸除了大半,方才将这位力大无穷的英雄的奋力一击给弹开,只留下喷撒的火星。

    那自然就是罗真的〈魔防〉了。

    “玛修!”

    罗真向着玛修出声。

    “前辈!”

    玛修这才醒觉,连忙一个跃身,再次与berserker拉开距离,满脸警惕的看向对方,脸上则依旧残留着些许的惊色。

    理所当然,迦勒底中的众人也是如此。

    “为什么攻击无效了!?”

    奥尔加玛丽在那里嚷嚷着。

    “明明刚刚还有效啊!”

    罗曼亦感到惊讶无比。

    “难道,那个英雄的宝具还有其它的效果?”

    达芬奇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这应该就是正解了。

    “即有死而复生的效果,还有惊人的防御力,哪怕突破了这股防御力,将其杀死,等到再次复活过来时,防御力就会再次提升吗?”

    罗真如此呢喃着,眼眸却是缓缓的眯起。

    “既然如此”

    罗真就想出了某种对策,浑然合起手掌,全身的魔力转为咒力,鼓荡而开。

    就在罗真准备使用新的手段时

    “吼!”

    berserker突然像是收到了什么指示一样,极为不甘的咆哮了一声,紧接着猛然一踏步,整个人都如猎豹一般,弹射了出去。

    只是,这一次,berserker并不是弹射向罗真等人的方向,而是直接暴退。

    没过多久,berserker消失在了身后的龙牙兵的军团中。

    “咔咔咔咔咔咔!”

    那一具具的龙牙兵同样张合着骨头,如潮水般的退走了。

    “这”

    玛修一下子怔住了。

    “撤退了?”

    迦勒底中的众人亦是愣了起来。

    没过多久

    “等等等!”

    玛修下意识的就想追,却是被罗真给拦住了。

    “别追了,玛修。”

    罗真一边制止了玛修,一边如此说着。

    “这里还有不知是敌是友的另外一方呢。”

    一句话,让玛修停下了脚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