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 支配大陆的二国-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10 支配大陆的二国

    “————”

    伴随着龙牙兵的军团的退去,整个战场上只剩下古战士的军团了。

    最具威胁的berserker同样撤退了,可罗真与玛修面露的状况依旧没有多少的改善。

    毕竟

    “真是漂亮,居然将那位大英雄正面击退,实在是太精彩了。”

    金色的lancer手持紫色的长枪,面色清爽且开朗的向着罗真与玛修发出最真挚的称赞。

    “的确,不得不说是漂亮的一战,虽说是二对一,但其中一方竟是人类,另外那位貌似也不是纯粹的从者的样子,能够拿下如此战绩,值得吾等刮目相看。”

    黑色的lancer则有些一板一眼的样子,说出来的话语虽低沉却充满着高洁的感觉,让人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这是一位非常优秀的骑士。

    只是,面对这样的两名从者,玛修却不得不将警惕心提到最高。

    没办法。

    “两位是来打招呼的吗?”

    罗真看着眼前的两名从者,又环视向周围,若无其事似的开口。

    “看起来不像呢。”

    不怪罗真这么说。

    因为,刚刚结束了与龙牙兵一战的古战士们此时正一个个的汇聚在周围,形成了包围圈,将罗真以及玛修都给包围在了内里,孔武有力的手臂亦紧紧的握着长枪,齐齐的对向了罗真与玛修的方向,眼中则充满着敌意和杀气。

    显然,这些古战士是将罗真与玛修视作了敌人。

    如果不是两名lancer在这里的话,这些古战士一定已经向着罗真以及玛修扑过来了吧?

    这些人眼中的敌意和杀气就给了罗真这样的感觉,亦给了玛修这样的感觉。

    面对这个状况,迦勒底中的众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插嘴的能力,只能屏住呼吸,静待最后的结果。

    玛修同样绷紧着面容,架起盾牌,准备随时挺身而出,帮罗真挡下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只有罗真自己犹如根本不在意这个状况一样,一脸的从容。

    这让那两名lancer的眼神变得更加欣赏了起来。

    “勇气可嘉,真让人难以想象你居然是一个人类。”

    金色的lancer便注视向了罗真。

    很明显,这位不知名的从者已经注意到,罗真才是能够站在领导地位上的人。

    而对方的话,估计就是这位金色的lancer的地位最高吧?

    否则,那名黑色的lancer不会将其称为王,更不会在其发言的时候恭敬的待在一旁了。

    就在这样的状况下

    “若是我没有听错,刚刚那个同样坚强,敢于与那名大英雄正面交锋的小姑娘是将你称之为「御主」的吧?”

    金色的lancer展现出了难以从爽朗、华丽、俊美的外表看出来的敏锐洞察力跟智慧,如此开口。

    “据我所知,在这个世界里被召唤出来的从者一律都没有人类的御主,居住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的原住民同样没有足以成为御主的人物,现在你带着不知名的从者出现在这里,让人很好奇你的来历啊,少年。”

    金色的lancer竟是说出了这番话来。

    “难不成”金色的lancer紧视在罗真身上的目光变得锐利,使其这般道:“你就是来自迦勒底的御主吗?”

    此话一出,姑且不说罗真,玛修以及迦勒底的众人是齐齐的一惊。

    “嚯?”罗真同样蹙起了眉头,缓缓的道:“你认识我?”

    闻言,金色的lancer笑了。

    笑得即开心,又愉快。

    “我当然听说过你,人类史的救星,观星者的希望,至今为止已经贯穿了四个时代的奇迹之子,现在终于抵达了这第五个时代,真是了不起啊。”

    金色的lancer就给予了罗真如此之高的评价。

    但考虑到罗真至今为止的所作所为,这个评价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人类的御主啊,你可愿意与我一起回去,觐见我等目前正在效忠的王呢?”

    金色的lancer便向着罗真发出这样的一个邀请。

    只是,这个邀请,却让罗真不由得为之一怔。

    “你们的王?”

    这还真是值得深思的一个说法。

    对此,黑色的lancer亦终于是开口了。

    “你们是刚来这个时代,估计还没理解在这片大陆上发生的事情吧?”

    黑色的lancer以冷静、沉稳的口吻,对着罗真这么说着。

    “既然如此,就让我代劳吾主,为你们进行说明吧。”

    黑色lancer的这个做法,并没有让金色lancer做出反对,反而笑吟吟的看着他发挥。

    于是

    “现在,这片大陆正被两个国家给支配。”

    黑色的lancer冷不伶仃的就说出了这样的情报。

    “一边是由我等目前正在效忠的王以及女王所支配的北之国。”

    “一边是由不知名的数骑从者所支配的南之国。”

    “北之国如你们所见,乃是由战士所支配的国家,这里的每一名战士都是由女王催生出来的,拥有着一般的人类无法媲美的武勇。”

    “南之国则充斥着龙牙兵,支配者目前尚且不知,只知道对方有着同样能够催生出无穷无尽的军团的能耐,并且还有着那名一骑当千的大英雄,一直都在最前线活跃着。”

    黑色的lancer以强而有力的声音进行着说明。

    “两国从过去开始就一直交战,却因为双方的军队都是无穷无尽而一直分不出胜负,我等奉王以及女王的命令在此驱逐异国之军,却因为那名大英雄的存在,始终都无法得逞。”

    换言之,现在,支配这片大陆的两个国家就陷入僵持中,谁也奈何不得谁。

    可是

    “这片大陆的原住民呢?”

    罗真一针见血的提出了这个问题。

    “既然北之国是古战士的国家,南之国又是数骑从者支配的国家,那你们两个国家就都不是这片大陆上的原住民,而是霸占这片大陆的外来者吧?”

    罗真的话语便显得即刺耳又难听。

    然而,这却是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问题。

    “你们口中的王以及女王应该也是从者吧?”

    罗真便如此确认。

    而这个确认亦得到回应。

    “没错。”金色的lancer依旧不失爽朗的道:“目前支配这片大陆的两个国家的王就都是从者。”

    至于原住民?

    “早已消失了。”

    黑色的lancer冷酷的做出了这样的发言。

    “现在,这片大陆上只剩下从者以及从者制造出来的军团,人类早就已经灭亡。”

    如此话语,令得整个天地的温度仿佛都下降到了冰点一样,变得奇冷无比。

    “灭亡?”

    玛修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灭亡!?”

    迦勒底内的众人同样哑口无言。

    “!”

    连罗真都心头一紧,旋即沉了下去。

    糟糕到了极点的状况,就这么呈现在了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