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 只会在战场上见-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11 只会在战场上见

    在此之前,罗真其实早已有所猜测,知道这个特异点中的状况肯定不好。

    毕竟,特异点是一个比一个扭曲,一个比一个可怕,越是到后面,那特异点内的状况就越不好,想将其修复,重新进行人理奠基,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第六特异点以及第七特异点,这两个最后的特异点,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能够观测完毕。

    现在,这个第五特异点作为迦勒底中目前最后一个观测完毕的特异点,里面的状况又能够好到哪里去呢?

    第一特异点的法兰西虽然有邪龙军团肆虐,可好歹法国一方还有以吉尔元帅为首的法**在与对方抗衡。

    第二特异点的罗马虽然也出现了第二个国度威胁到这个世界性的大帝国,但罗马一方同样一直都在与对方做斗争。

    第三特异点的混乱海域就已经有点麻烦了,整个海域都被搅乱,基本看不见大陆,可海盗依旧有在横行,航海的事业亦没有被终止。

    第四特异点的英国伦敦则彻底变成一个恐怖的死域,魔雾肆虐,一般人待在其中基本逃脱不了死亡的结局,人们只敢躲在家中等死,根本不敢上街。

    由此可见,特异点中的扭曲与局面一直都在变坏,一个比一个可怕。

    既然如此,第五特异点肯定好不到哪里去,这是罗真之前就已经有所猜测的事情。

    谁曾想,状况居然坏到了这个地步。

    “支配大陆的两个国家全部都是从者所建立。”

    “争夺大陆所有权的亦是从者创造的军团,根本没有人类的身影。”

    “原住民们已经灭亡。”

    “这样的状况,简直就是糟糕透了。”

    如此状况,连罗真都开始担心,这个特异点的扭曲究竟到了多可怕的地步。

    不说是罗真,就是迦勒底中的众人都为此忧虑而起。

    “整个时代已经被外物所充斥,这样真的能够修复吗?”

    奥尔加玛丽就极其的烦躁。

    “这种程度的扭曲很有可能就算回收了〈圣杯〉也无法成功重新纠正吧?”

    罗曼亦心事重重。

    “最坏的情况就是得将这两个国家都给驱逐,让时代恢复原本的支配力,方才能够在回收〈圣杯〉以后奠基人理,否则,一旦这两个国家在这个时代根深蒂固下去,时代彻底错乱,那这个特异点可能会从人类史中分离出去,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世界啊。”

    达芬奇同样严肃了起来。

    而想也知道,如果人理出现了这么大的一个漏洞,那基本整个人类史就算不毁灭都会变得混乱不堪。

    届时,麻烦就真的大了。

    这对于一直守护着人理的秩序跟和平的迦勒底来说,绝对不是什么乐意看到的状况。

    在这样的情况下

    “我想问一个问题。”

    罗真突然向着眼前的两名lancer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你们知道〈圣杯〉在谁的手中吗?”

    罗真竟是向着两名lancer做出这样的提问。

    “前前辈!?”

    玛修顿时惊讶了起来。

    “〈圣杯〉”

    金色的lancer则是眉头一挑。

    “”

    黑色的lancer反而蹙起眉头。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压抑。

    可是,这是必须提问的事情。

    “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圣杯〉的事情哦?”

    罗真便漠然似的对着两名英雄做出毫不畏惧的质问。

    “既然你们知道迦勒底的存在,知道我的存在,更知道我们经历过了数个时代的特异点,正在修复人理的事情,那就不可能不知道〈圣杯〉是我们的目标。”

    就是这么回事。

    既然对方那么清楚迦勒底的事情,那么清楚特异点的事情,那就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时代里有着一切的源头————〈圣杯〉。

    罗真就想知道

    “这个特异点内的〈圣杯〉究竟是在哪一边?”

    罗真直视向了两名lancer的从者。

    “是你们所属的北之国呢?”

    “还是你们敌对的南之国?”

    罗真想知道这一点。

    只有知道这一点,罗真才能知道,自己真正的敌人是谁。

    因为,导致七个特异点出现的〈圣杯〉乃至人理烧却的幕后黑手所制作的东西。

    它们被送到一个个时代里的同时,早已经由魔神柱亦或者幕后黑手之手,交给协助自己毁灭时代的人。

    曾经,冬木市的亚瑟王的〈圣杯〉就是雷夫赋予她的。

    曾经,法兰西的黑贞德的〈圣杯〉同样是得自身为caster的吉尔·德·雷之手,而那名caster亦是同样从雷夫的手中得到〈圣杯〉的。

    其余的特异点亦是一样,虽然状况不尽相同,但那些得到〈圣杯〉的人肯定都是该特异点的制作者,从人理烧却的幕后黑手手中得到〈圣杯〉以后就根据各自的做法,为所欲为,进而使时代被扭曲,成为了特异点。

    这个时代也是一样,能够得到〈圣杯〉之人,极大可能就是该特异点的最终操作者,被人理烧却的幕后黑手利用来搅浑时代的利刃。

    既然如此,谁的手中拥有〈圣杯〉,那谁就很有可能是罗真的敌人。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两名lancer同时沉默了。

    旋即

    “我就告诉你吧,少年。”

    金色的lancer宛如感到遗憾,又宛如看开了一样,如此开口。

    “这个特异点的〈圣杯〉就在我等的女王手中。”

    换言之

    “我等现在正在侍奉的王与女王,方才是这片大陆最终的支配者。”

    金色的lancer做出如此的宣言。

    周围的气氛,瞬间从压抑变成了紧绷。

    “原来如此。”

    罗真一点都不意外似的出声。

    “那很抱歉,我们大概不能跟你们一起去见你们的王与女王了。”

    不,应该这么说。

    “就算要见,我们也只会在战场上见。”

    罗真直言不讳的做出了这样的宣言。

    “是吗?”

    金色的lancer毫不意外的点下了头。

    “那还真是遗憾。”

    黑色的lancer貌似也认识到什么了。

    周围的古战士们身上同时释放出庞大的杀气。

    然后

    “既然你们不愿意跟我们回去,那我们就只能用点强硬的手段了。”

    金色的lancer以爽朗的表情说出来的这番话,将目前的形势说明的一清二楚。

    简单的说

    “抱歉,请你们跟我们一起走吧。”

    黑色的lancer冷静的出声。

    其话音一落,周围的一个个古战士立即执起长枪,猛冲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