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 同根同源的从者(一更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31 同根同源的从者(一更求月票)

    拜罗真所赐,之前那个惨淡的盆地总算是彻底的脱胎换骨,变成一个风水宝地,让一个个已经濒临死亡的原住民们要么治好了伤势,要么填饱了肚子,发出众多的欢声笑语来。

    一个个简易式的式神便在各个角落里继续料理着鹿肉,让一个个原住民在周围排成长队,一一上前领取食物,一尝到肉的味道,立即又感动得哭了出来。

    可想而知,之前的状况对于这些人类来说,究竟有多么的绝望。

    现在,这些人的性命总算是保住了,亦是让这个特异点不至于彻底脱离人类史,导致人类史混乱不堪,可谓是大好事一件。

    甚至,这些原住民们还一个个的要么冲到河川里去喝水乃至游泳,要么纷纷都开始挑选起一座座拔地而起的石屋,在一个个自告奋勇的出来指挥的人的吆喝声下,像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世外桃源一样,让原住民们欢天喜地的住了进去。

    看到这样的场景,相信,谁都会觉得之前那惨淡的盆地简直就是一个虚幻的梦境,根本就不真实吧?

    至于罗真一行人,则是在迦尔纳的带领下,来到一个非常偏僻的帐篷里。

    在这个帐篷之中,一张布毯之上,一个人正躺在上面。

    “呜”

    些许的苦闷低吟从对方的口中无意识间泄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看起来携带着些许稚气,外表年龄和罗真相当,大概在十六、七岁之间的少年。

    这个少年留着一头柔顺又艳红的长发,身上则穿着非常尊贵不凡的服饰,腰间配着一把慑人的刀刃,双手仿佛兽化了一般呈现出巨大又狰狞的金属感,好像是手具,又好像是真正的手臂,看起来有点吓人。

    只可惜,这样的一个少年此时却紧闭着双眼,如同正在做着噩梦一样,显得很痛苦的样子。

    而少年的身上亦是呈现出一副鲜血淋漓的模样,看来是受了非常严重的伤。

    “他是?”

    玛修多少有些讶异起来。

    “伤势挺重的,而且还有好几处是要害,能够挺到现在,实属不易。”

    斯卡哈打量了一下对方,给出这样的判断。

    反倒是罗真,没有来得及表达什么的时候,其手腕上的通讯器就亮了起来。

    “有从者反应!”

    罗曼的声音传出,告诉了众人,眼前这个少年是谁。

    毋庸置疑

    “他是一名从者。”

    罗曼以郑重的声音如此告诫着。

    闻言,众人齐齐的看向迦尔纳。

    迎着众人的目光,迦尔纳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

    “这是我在数天前外出寻找食物时捡到的。”

    一句话,将整个前因后果都给说明清楚了。

    换言之,迦尔纳并不认识这个从者,只是偶然碰上因重伤倒地的对方,将其带了回来而已。

    “不愧是那位〈施舍的英雄〉啊。”

    达芬奇有些感慨的声音就从通讯器里传出,却获得了众人的一致认可。

    迦尔纳的确无愧于〈施舍的英雄〉之名,不仅一直默默无闻的在这里守护着一群原住民,保护着这个时代最后的一点火种,还没有舍弃受难的从者,即使对方并不是自己认识的人,迦尔纳更不知道其来历,那也一样。

    只是

    “他的身上有我熟悉的氛围,如果我没有预料错误,这个少年应该跟我出身于同一个起源。”

    迦尔纳的这句补充,让众人多少有些恍然。

    换言之

    “他也是印度神话故事中的一名英雄吧?”

    奥尔加玛丽得出结果的声音便也从通讯器中传出。

    正是因为这一点,迦尔纳才会将他带回来。

    当然,就算不是出身于同一个神话体系,迦尔纳也不会抛弃受难的从者吧?

    如果是敌对的关系的话还另当别论,有正当理由舍弃对方的话,迦尔纳同样会冷静的接受,可若是没有舍弃的理由,迦尔纳就会选择救济。

    这就是被人们称之为〈施舍的英雄〉的人物。

    “恐怕,他应该是和我一样,被召唤到这个时代里来的中立从者。”

    斯卡哈就如此猜测着。

    “只是,对于中立从者,北之国的凯尔特战士们是一致选择排除跟击杀,这个少年应该也是因为这样,遭到北之国的从者重伤,亦或者因为某些原因被南之国的希腊从者们打伤,那也说不定。”

    这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如今,北美大陆已经被两大神国瓜分,原住民们则已销声匿迹,可以说,持有〈圣杯〉的凯尔特神系一方已经取得大胜利,要不是希腊神系的从者突然现界,那这个特异点早就因为被北之国彻底占领而崩溃了。

    如此一来,作为被〈圣杯〉召唤出来与对方制衡的中立从者,他们会遭到凯尔特神系的从者围杀,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至少,根据斯卡哈的说法,在这片北美大陆之上,被击杀的中立从者已经有不少,剩下的包括自己在内,恐怕已经仅有五指之数。

    迦尔纳就是其中一人,这个少年亦是同样的状况,只是现在显然不太好,随时都有可能死掉而已。

    这也是迦尔纳想拜托罗真做的事情。

    “虽说从者都拥有着非凡的体魄,只要灵核没事,灵基完整,再重的伤势都能恢复,但这种恢复是需要魔力的。”

    迦尔纳看向罗真。

    “这个少年似乎经过一场恶战,魔力在之前便已耗尽,后来又重伤昏迷,根本没有余力治疗自己的伤势。”

    所以,迦尔纳才想请罗真出手,医治这个少年。

    这让众人不由得觉得

    “迦尔纳先生真是一个善良的人。”

    玛修不由自主的将心里话给道出。

    可不是?

    能为一个陌生人做到这个地步,真的很不容易。

    对此

    “这只是你的误解。”迦尔纳淡淡的道:“我之所以救他,不是因为善良,只是觉得这个少年跟我一样,既然都曾经倒在无人问津的大地之上,那也算是一种缘分。”

    “都曾经倒在无人问津的大地之上?”玛修顿时愣住了。

    不仅是玛修而已,连迦勒底内的众人都为之一怔。

    罗真亦是挑了挑眉,却是一副早就有所猜测的模样。

    而斯卡哈则是眼眸一转,一边注视向迦尔纳,一边这般开口。

    “果然,你是之前被毁灭的原住民一方的国家的从者。”

    斯卡哈揭开了这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