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4 离开之前的布置(四更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34 离开之前的布置(四更求月票)

    夜晚,很快便是降临了。

    天空依旧无月无星,只有那高高在上的光圈在散发着梦幻的光晕,照亮着大地。

    四面环山的盆地里,一个个原住民们还在欢声笑语着,宛如在庆贺来之不易的重生与被拯救的命运一样,让整个盆地里都是热闹的氛围。

    理所当然,原住民们亦是有向罗真一行人拼命的致谢,对一直保护着自己等人的迦尔纳更是万分的感激,一个个的就差直接跪下,让罗真一行人连忙上前,将一个个的原住民都给扶起来。

    好说歹说,原住民们才总算是放下了感激的心情,重新回到欢声笑语中。

    至于以后该怎么办,那就不是他们现在能够考虑到的事情了。

    反倒是罗真一行人,考虑的事情就很明确了。

    “首先必须得保证这些原住民的安全。”

    “如果原住民的数量再减少下去,或许都不足以再维持人类史的正常发展了。”

    “这是无论如何都得避免的事情。”

    奥尔加玛丽、达芬奇以及罗曼一行人便无比确认着这一点。

    根据这个原则,或许,众人就算想行动,前往对抗两大神国,执行回收〈圣杯〉的任务,那也应该分配人手,让一、两骑的从者继续守在这里。

    “食物和用水方面的问题倒是不用再担心了,前辈召唤的鹿群还剩下很多,原住民们似乎准备将它们给养起来,甚至让它们繁殖,再加上有果树和河川,就算一直在这里生活下去应该都没有问题,不能确认的就只有安全问题而已。”

    玛修对这一点表示了担忧。

    其余人也是一样。

    考虑到原住民的安全问题,或许该让人继续守在这里,可问题是罗真并不想将好不容易召集到的战力给分散。

    因此

    “派人守在这里没有什么必要,反正这里本来就很难被发现,只要再做些手脚,彻底将这里隐匿起来,那就没问题了。”

    罗真是这么打算的。

    对于这一点,斯卡哈倒是非常赞同。

    “只要在这里的四周施加魔术的结界,将它与外界彻底隔绝,令外部无法发现它的存在,甚至在关键时刻里起到防御外敌的作用,那就足够了。”

    这样一来,那就无需分配人手继续守在这里,完全可以放心的离开。

    而想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很难。

    “将象征守护与防护的符文刻在四周的山壁上,那就能够形成卢恩的结界,使用原初之卢恩的话甚至连从者都能进行抵挡,除非是aster职阶的神代魔术师或者是对魔力达到最高等级的英灵,否则应该够用了。”

    斯卡哈就提供了这么一个方案。

    事实上,罗真也是这么考虑的。

    甚至,罗真还不仅是想在这里筑起卢恩的结界,还想将〈禁魔结界〉或者〈八阵结界〉都用在这里,对这片盆地进行彻头彻尾的保护。

    有了这种程度的保护,那这里才能算是万无一失,若是能够再用〈隐形术〉之类的咒法笼罩住这里,那才是真真正正的可以高枕无忧。

    反正,罗真的脑袋里的知识早已今非昔比,无论是什么样的魔术或者咒术都基本能够找到,想将这一片盆地彻底打造成一个要塞,一点都不难。

    再加上还有斯卡哈的帮助,那就更是没问题了。

    “那么,构筑结界的要点以及灵脉的侦察就交给迦勒底吧。”

    “有迦勒底的扫描和观测,想找到用来构筑结界用的最佳要点和灵脉,轻而易举。”

    “结果应该很快就会出来。”

    达芬奇就自告奋勇的揽下这样的工作,让奥尔加玛丽都颇为自豪的对自己的迦勒底的技术表达出充分的自信,亦令罗曼都宽慰了起来。

    于是,罗真与斯卡哈根据迦勒底的指示,往四面八方的山壁走去,一个准备在上面贴上同样特制的护符,将一个个的咒术结界给展开,一个则准备在上面刻画卢恩的符文,构筑起卢恩魔术的防护。

    玛修和迦尔纳同样没有闲下来,纷纷都从罗真这里领走了一批护符,准备帮罗真进行结界的构筑,前往了各个方向的山壁。

    为了保护这里的原住民,一行人便都拿出了十足的干劲。

    毕竟,只有这里的原住民安然无恙,罗真一行人才有战胜敌人的可能,否则,一旦原住民真的毁灭,人理玩完,那就直接输掉了。

    因此,哪怕是斯卡哈都不准备在这件事情有所怠慢。

    顺带一提,不管是斯卡哈还是迦尔纳都已经和罗真缔结了契约,成为了罗真的从者。

    当然,那是仅限于这个特异点的临时契约。

    只不过,就算是临时契约,那两人也能从罗真这里分到魔力,提升实力,还能得到令咒的支援,就跟当初在冬木市的特异点以及法兰西的特异点那些与罗真缔结了临时契约的从者一样。

    而原住民们尚且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倒不如说,对于发生在这片大陆上的所有事情,这些原住民都是不能理解的吧?

    对于这些原住民来说,自己生活的土地遭到了外来者的入侵,他们的认知仅有这种程度而已。

    虽然也有不少人见过龙牙兵,还见过那古风的一个个凯尔特战士,但在这片神秘稀薄的土地上,原住民们对这些存在的理解是很悠闲的,只能被迫接受事实,将那些龙牙兵和古战士视作恶魔。

    他们或许会一直生活在这里,直到这个特异点被重新修复,亦或者是罗真一行人彻底的被击溃,伴随着人理的烧却,一起消失。

    可此时此刻里,他们只需要为自己还能活下来而感到喜悦,那就足够了。

    就这样,夜晚悄然流逝,罗真一行人针对这片盆地的布置也一直在饶有秩序的进行。

    直到

    “嘭!”

    坐落在盆地角落的一顶帐篷陡然炸裂而开,化作碎片。

    “啊啊啊啊啊啊!”

    “呀呀呀呀呀呀!”

    突如其来的骚动,让原住民们纷纷都受到了惊吓,一个个的或是惨叫,或是尖叫,产生了骚乱。

    还以为是那些可怕的恶魔进攻到这里来的原住民们连忙向着爆炸的反方向跑去。

    至于罗真一行人则是与此相反,从四面八方极速掠来,在帐篷前聚集。

    “这是”

    眼看着帐篷化作碎片支离破碎,罗真先是皱起眉头,紧接着明白了什么。

    然后

    “唰!”

    一道身影豁然从前方炸裂的帐篷中掠出,于呼啸的劲风声下,暴射向了罗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