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7 少年时期的罗摩(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37 少年时期的罗摩(求月票)

    “罗罗摩!?”

    “他就是罗摩?那个拘萨罗之王?”

    “不会吧?”

    迦勒底里,奥尔加玛丽、罗曼以及达芬奇三人齐齐的惊愕而起。

    不仅是迦勒底,连玛修都感到有些愕然的模样,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要知道罗摩衍那与摩诃婆罗多可是并称为印度的两大史诗,身为其中之一的主人公,又是三大至高神之一的毗湿奴的化身,曾经战胜奴役神明的魔王罗波那的英雄,罗摩的位格之高,那是可想而知的。

    这位英雄在神话中可谓是经历过各种各样的试炼,最终甚至回归毗湿奴,不管是神性还是灵格都不在迦尔纳之下,若是真的以从者现界,那至少也是能够与迦尔纳相提并论的破格英灵。

    可是,眼前这位少年却是不但显得有些稚气,还颇为傲慢的样子,战斗方式亦是使用刀剑,而不是像传说中那般使用神乎其技的弓箭,说他是罗摩,谁又能够相信呢?

    只有斯卡哈以及迦尔纳,并没有怀疑这一点。

    “虽然的确还有些稚嫩,但武艺与伎俩确实超出常人,恐怕是将身为箭矢的不灭之刃改造成剑刃,从而以br的职阶现界,处于尚且成熟的阶段吧?”

    斯卡哈以非凡的慧眼看穿了这一点。

    这也是罗真将罗摩称之为王子殿下,而不是将其称之为国王陛下的主要原因。

    眼前这个罗摩是毋庸置疑的,但他并不是经历过众多磨炼以后成为王的大英雄,而是尚且处于少年时代,还未形成英雄和王者的完成体的时期。

    所以,罗摩才会不敌斯卡哈,不是这位从者不够强,而是以少年时代被召唤出来的关系。

    当然,即使是这样,罗摩的实力亦是无可挑剔的,哪怕称不上破格,那也绝对是顶级。

    这样的人物,将宝具都给解放出来,哪怕是罗真都不敢再继续放任下去,直接将禁魔结界给展开,阻止了两人的战斗。

    至于迦尔纳,那更是不可能怀疑罗摩的身份。

    毕竟

    “即使身份可以冒充,那把不灭之刃都是冒充不了的。”

    迦尔纳淡淡的这么说着,并将手中的神枪微微举起。

    罗摩似乎被这一行为吸引了注意力,看向迦尔纳手中的神枪。

    一开始的时候,罗摩还没有多么在意。

    然而,仔细一看以后,罗摩突然神色一变,惊讶出声。

    “不灭之刃!?”

    没错。

    不灭之刃。

    迦尔纳手中的神枪,赫然也是不灭之刃。

    “这是吾师持斧罗摩赐予我的武器。”

    迦尔纳以言简意赅的一句话,说明了一切的问题。

    同为毗湿奴的化身,持斧罗摩便与罗摩一样,持有着不灭之刃。

    只不过,持斧罗摩将不灭之刃赐给了迦尔纳,让迦尔纳得以获得这一强力的宝具。

    这一宝具亦不仅仅局限于弓箭的形态。

    职阶为rr之时,此宝具便是弓。

    拥有其余的职阶之时,此宝具会显现成别的飞行道具。

    而作为nr现界的迦尔纳,其所拥有的不灭之刃便化身为神枪,本身蕴含着等同于级的物理攻击力。

    因此,迦尔纳的筋力虽然仅是级而已,却能够凭借手中的神枪发挥出相当于级的力量。

    理所当然,持有此宝具,迦尔纳自然不可能认不出罗摩手中的不灭之刃。

    或许,之前还没解放真名时,迦尔纳并没有注意到,可现在,迦尔纳绝对不会怀疑罗摩手中的剑便是不灭之刃。

    作为以br职阶现界的从者,罗摩的不灭之刃便化身为剑,并且对魔性的存在拥有着非凡的威力。

    所以

    “你就是罗摩,这点已经毋庸置喙了。”

    罗真以极为笃定的口吻确认了这一点。

    与此同时,罗摩貌似也终于是开始正眼看向众人。

    “汝等难道不是凯尔特的从者吗?”

    罗摩便紧皱着眉头,极为警惕的询问了。

    听到这句话,众人大致明白罗摩为什么会在醒来以后产生那么激烈的反应,并二话不说的发动攻击。

    原因很简单。

    “看来你受到凯尔特一方的从者不少的迫害啊。”

    罗真叹息出声。

    显然,罗摩是遭到了凯尔特一方的追杀,身受重伤以后倒下,危机感与警惕心却依旧没有解除,所以才会骤然醒来便产生了激烈的反应,又对罗真一行人发动了攻击。

    谁让罗真的身边有着那么多的从者呢?

    感受到有复数从者的存在,他们又以罗真为中心,罗摩才会以为罗真是凯尔特一方的人,前来追杀自己,进而直接对罗真发起攻击的吧?

    可惜,这是一个误会。

    “我们并不是凯尔特一方的人。”

    罗真直截了当的这么说了。

    “是您误会了,罗摩先生。”

    玛修亦好言相劝。

    “我虽出身凯尔特,却并不打算与那些蠢货同流合污。”

    斯卡哈摇了摇头。

    “”

    迦尔纳则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凝视着罗摩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摩虽然还没有解除警惕,却渐渐的相信了罗真一行人的说法。

    如果对方真的是来追杀自己的凯尔特从者的话,那现在根本无需多言,以对方的战力,直接拿下自己即可。

    不说那名手持魔枪的女性拥有着凌驾于自己之上的武力,就说那手持同为不灭之刃的神枪的战士都散发出一股令自己心悸和警惕的压力,连那名手持盾牌的少女都看似柔弱,实则能轻而易举的挡下自己奋力的突袭,更别说是那个人类,自己居然隐隐有种看不透对方的感觉。

    这样的一群人,若是想拿下罗摩,也许身为完成体的罗摩可以不惧,可现在以少年的姿态被召唤的罗摩是抵抗不了的。

    再看看失去意识前遍体鳞伤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周围又有着一个个心有余悸的正在看着这边的原住民,罗摩相信,这绝对不是凯尔特一方的人能够形成的景象。

    “看来是余错怪你们了。”

    意识到这一点,罗摩放松了身体,虽然神情倨傲,却依旧认真的致歉了。

    “抱歉,余多少有些鲁莽,但这也是无奈之举,面对凯尔特的强敌,余不得不做出万分的防备和戒心。”

    说到这里,罗摩的眼中透露出来的却不仅仅是防备和戒心,还有一种堪称咬牙切齿般的愤恨。

    清楚的看到这一点,罗真当即决定。

    “总之,先跟我们说说状况吧。”

    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就因为误会的解开而化解。

    罗摩便接受了罗真的邀请,冷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