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8 还请不要阻止余(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38 还请不要阻止余(求月票)

    盆地里,靠近中央的位置被空出了一小块,提供给罗真一行人。

    燃烧着的篝火之上,一个简易式的式神就正在烤着鹿肉,并一声不响的交给罗真一行人,让罗真一行人边吃边聊,气氛倒也显得颇为和谐。

    原住民们都没有靠近过来,只是远远的看着,似乎还在因为罗摩之前大闹一场的事情感到畏惧一样。

    不过,经过一番交谈以后,罗真等人倒是发现,罗摩虽然有着些许骄傲自大的举动,可并不难以相处,本性善良又有王者气质,只是有时难免会显露出比较孩子气的一面,总体来说,给人的印象有点像是一个傲慢不逊的小屁孩,倒是不会让人产生恶感。

    而经过一番交谈以后,罗摩亦是了解了罗真等人的状况。

    “原来如此,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势力,只是为了修复这一特异点而从遥远的未来前来的御主跟从者吗?”

    罗摩了解了罗真的状况,并对罗真有些刮目相看的样子。

    “不错,为正义而战是一件好事,这片大陆上本来只有陷入疯狂和堕落的战士以及从者,让余感到失望之极,现在才知道还有像你这样的人存在,余能够一直坚持没死,也算是有所收获了。”

    罗摩就因为这样对罗真改观了。

    这也说明此人果然不愧是《罗摩衍那》中嫉恶如仇的英雄,即便称王以后变得不再那么具备英雄气概,转而被王位、义务、繁荣之类的东西占据了几近所有的人生,但他还是站在正义这一边,这一点是无法怀疑的。

    当然,因为是以少年的模样现界,神情间又带着些许傲然的关系,说出这番话的罗摩看起来反倒不像一个英雄,而是像一个在模仿英雄的小孩子。

    若不是已经见识过罗摩的实力,甚至见过其解放的宝具的威力,众人还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有点臭屁的少年是《罗摩衍那》中的那位拘萨罗之王。

    罗真就对这样的罗摩感到有些啼笑皆非。

    反倒是玛修,非常好心的向着罗摩询问。

    “罗摩先生是因为被凯尔特的从者追杀,所以才身受重伤倒下,被迦尔纳先生给带回来的吗?”

    玛修就这样询问着。

    这让罗摩瞥了站在一旁,静静的守着罗真似的迦尔纳,向其点了点头。

    经过刚刚的交谈,罗摩已经知道了迦尔纳的真名,更知道是他将自己救了回来。

    所以,罗摩即有对那位《摩诃婆罗多》的〈施舍的英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振奋,更有对迦尔纳的感激。

    至于斯卡哈,对于这位异境的女王,罗摩同样表示过敬意,貌似有对其惊人的枪技感到佩服的一面,又有对同为王之人的对等正视,完全没有因为她是凯尔特出身就有偏见。

    由此可见,罗摩或许精神不怎么成熟,但作为一名英雄以及王者的气概,这位少年已经基本具备,甚至凌驾于许多人之上。

    如果真是经历过诸多试炼,作为英雄以及王者成形,打败了魔王,登上了王位的那位罗摩,那肯定是不逊色于斯卡哈以及迦尔纳的破格英灵吧?

    现在的罗摩则尚且还没达到那个地步,却也足以令人为之赞叹。

    这样的罗摩

    “虽然感到耻辱,但不可否认,余的确是因为挑战凯尔特一方才身受重伤,最后在敌方的追击下耗尽魔力,无奈倒下。”

    罗摩似乎对这点有些耿耿于怀的样子。

    可罗摩的发言,反而让众人为之一怔。

    “你是自己去挑战凯尔特一方的?”

    罗真便讶异了起来。

    “是的。”罗摩神色微沉,垂下眼帘,以复杂的语气,如此说道:“因为,凯尔特的人掳走了余的妻子,悉多。”

    这句话,让在场的众人纷纷都神色凝然。

    也就是说

    “余与悉多一起在这片大陆上现界,作为被〈圣杯〉召唤出来的中立从者。”罗摩如此说道:“只可惜,余是在大陆的西方现界,悉多则是在大陆的东方现界,吾等相隔距离甚远,却是在被召唤的第一时间里知道,对方与自己一样,已经在这片大陆上降临。”

    于是,罗摩与悉多便为了见到彼此,一直都在寻找着对方。

    可是,两人却一次又一次的彼此错过,甚至均都被卷入战争中,无法脱身。

    然后,悉多就被凯尔特一方的从者所发现,并最终被俘虏带走。

    “凯尔特一方很敌视中立从者,为了不让中立从者搅局,从以前开始就一直在围歼中立从者。”罗摩神色沉重的道:“而这样的他们居然没有杀死悉多,反将她带走,余知道,这肯定是为了引诱余出来。”

    显然,凯尔特一方在一次次的纷争中识破了罗摩的真名,更知晓悉多与其的渊源,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对策。

    罗摩自然是别无选择,只能为了拯救悉多,冲进北之国。

    如果照这样下去,罗摩一定会中了敌人的陷阱,从而被凯尔特一方的从者给击杀吧?

    然而,这个时候,原住民一方的国家突然被摧毁,整个大陆形势大乱,让凯尔特一方为了彻底消灭原住民战力齐出,只留下一骑从者留守后方,给了罗摩趁虚而入的机会。

    拜此所赐,罗摩拼着重伤击杀了那骑从者,闯入了关押悉多的牢房,却因为凯尔特一方的人及时凯旋而归,只能含恨逃离。

    最后,希腊神系的从者突然降临,北美大陆局势更乱,罗摩连疗伤的时间都没有,一直被卷入各种纷争,最后还遭到〈费奥纳骑士团〉的两名枪兵的追杀,若不是希腊神系在战场上出现,导致芬恩以及迪卢木多被召集回去,恐怕罗摩已经被杀害了。

    即使这样,罗摩还是因为魔力耗尽,重伤倒下,然后才被迦尔纳给发现,带了回来。

    “尔等救了余,让余得以能够恢复,重新把握救出妻子的机会。”

    罗摩的目光相继的扫过罗真等人。

    “大恩不言谢,如果有机会,此情此恩,余必定会回报。”

    说完,罗摩一擦啃完鹿肉的嘴,站了起来。

    见状,众人纷纷相继起身。

    “你打算再次闯进北之国,将悉多给救出来吗?”

    罗真一语道破了罗摩的打算。

    “这样太危险了。”

    玛修连忙开口劝阻。

    这让罗摩脸上展露出无所畏惧般的笑容。

    “余当然知道这样很不明智。”罗摩一边笑着,一边道:“但余想见悉多,做梦都想见悉多,只要是为了悉多,余可以牺牲一切,这是只有现在的余才能做到的事情,亦是给予悉多唯一的补偿,所以,还请不要阻止余。”

    简简单单的话语,将罗摩心中对妻子的爱、对自己的无力的恨以及对前方的困难绝不妥协的意志给完全展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