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3 放弃你的国家吧(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43 放弃你的国家吧(求月票)

    对于伊阿宋,罗真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半分的好感。

    这不单单是因为伊阿宋表现出来的傲慢无礼以及骄纵自大实在令人反感,更因为此人生前也是一个人渣。

    因为女神阿佛洛狄忒的诅咒,美狄亚爱上率领阿尔戈号的伊阿宋,在伊阿宋的甜言蜜语下,不但助其盗取了金羊毛,还和伊阿宋一起逃往国外,更为了困住追踪过来的父王的船,亲手作出将弟弟大卸八块并把其尸骸撒到海里的暴行,彻底失去了可以回归的故乡,从而被人们蔑视为魔女。

    其后,为了让心爱的伊阿宋坐上王位,美狄亚还一次次的用魔术和谋略杀死伊阿宋的敌对者。

    可那个时候,由于做出将弟弟给大卸八块的暴行,伊阿宋却早已对美狄亚产生了恐惧。

    虽然美狄亚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伊阿宋,但伊阿宋从未爱美狄亚爱到能相信她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自己的地步。

    对伊阿宋来说,美狄亚只是他成为王所必要的人才,却不是恋爱的对象。

    所以,当阿尔戈号取得金羊毛,重新回到故乡,船的航行就此结束以后,伊阿宋就这么对美狄亚宣言过。

    “可恶的魔女,我可没有爱过你这种货色。”

    没错。

    伊阿宋从来没有爱过美狄亚,只是利用她的才能在实现自己的野心而已。

    因此,对美狄亚的做法,伊阿宋不仅感到恐惧,还感到厌烦,逐渐的变得讨厌她。

    可美狄亚依旧为了伊阿宋,一次又一次的协助他登上王位。

    不久,伊阿宋虚伪无耻的本性彻底外露,甚至无视了美狄亚,移情他女,准备与他国的公主结婚,稳固自己的地位。

    至此,美狄亚才彻底的绝望,不但毒杀了那位公主,还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儿子。

    这就是人称背叛魔女的美狄亚的结局。

    也是因为这样,看到美狄亚居然还站在伊阿宋的身边,一副乖巧听话,为其所战的模样,众人才会觉得心情复杂。

    尤其是罗摩。

    “那个少女跟余是一样的吧?”

    罗摩不止一次的这么想。

    因为是在少年时期的关系,罗摩可以不用在乎王位,不用在意民意,只是一心一意的爱着悉多,这是只有与悉多邂逅的这个时期现界才能拥有的状态。

    反观美狄亚,估计也是一样的。

    “因为是以少女的姿态现界,被固定在依旧不顾一切的还爱着伊阿宋时的时期了吗?”

    斯卡哈同样嘟哝着。

    这让玛修看着美狄亚的眼神渐渐变得心疼起来,只有迦尔纳,像个超然的旁观者那般,照样在静静的看着。

    美狄亚自然也察觉到了众人对自己的心疼和复杂,却是歪着脑袋,一副很不解的模样。

    对于这个尚未经历过伊阿宋的背叛的少女来说,众人的心疼以及复杂都是不明所以的吧?

    也正因为这样,众人对伊阿宋才更加的厌恶。

    罗真,同样是如此。

    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无能的伊阿宋会是〈阿尔戈英雄〉之首,又为什么能够邀请到那么多的英雄帮助他,从而取得金羊毛。

    但有一件事情,罗真是明白的。

    “说是能够与凯尔特一方抗衡,其实,你们也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吧?”

    罗真揭穿了希腊一方的现状。

    “面对拥有着〈圣杯〉可以源源不断的创造出军队的凯尔特,希腊乍看之下貌似能够与对方打成平手,实则那只不过是表面上的状态而已。”

    别的不说,就说龙牙兵,即使能够靠数量来与凯尔特的军团抗衡,可凯尔特一方的军队是无穷无尽,龙牙兵却是需要龙牙为引才能制作出来,一旦龙牙耗尽,那就可以宣布结束了。

    并且

    “高端战力上,希腊同样已经不可能与凯尔特抗衡。”

    罗真施施然的分析。

    “虽然都是四骑,但凯尔特那边不但有两名骁勇善战的枪兵,身为王以及女王的人物本身同样实力不俗,此前也不是没有上过前线,你们那一边有数骑从者就是被他们给杀掉的吧?”

    这是从斯卡哈以及迦尔纳那里收集来的情报。

    所以,罗真知道,凯尔特一方的实力非常的不俗。

    反观希腊一方

    “支配者是一个草包,身为其辅助者的美狄亚公主虽然魔术造诣不凡,但因为从者一般都拥有〈对魔力〉的技能,越是强大的从者越是如此,所以caster职阶在从者战中可谓是最不利的一个职阶,只能在后方做辅助,两骑从者的能力已经大打折扣,如果不是还有半神的大英雄,你们早就败下阵来了吧?”

    罗真瞥了一眼berserker的方向,随即看向满脸扭曲的伊阿宋。

    “再加上凯尔特一方还有〈圣杯〉的力量,随时能够召唤新的从者出来作战,希腊其实早就已经是强弩之末,因此,你才会这么着急的跑到这里来找我们。”

    估计,希腊一方的龙牙兵应该已经快用完了,南之国迟早会被凯尔特一方给踏平。

    对这个形势感到着急的伊阿宋便为此焦虑烦躁,以至于急需邀请到别的从者来作为可用的战力。

    对方会直接往这里来,甚至有可能是为了这里的原住民,打算收拢原住民们,将原住民组成军队,派上战场,补充己方已经逐渐不足的龙牙兵。

    “想法是不错,可惜做法太糟糕了。”

    罗真如此开口。

    “直接说吧,伊阿宋,你根本没有让人追随的魅力,还是放弃你的南之国,滚回〈英灵之座〉去吧。”

    罗真终于是将对伊阿宋的不屑给展现了出来。

    “呼呼”

    伊阿宋顿时剧烈的喘息了起来。

    其眼中、其脸上,全是不可抑制的怒火。

    “啊啊,明白了,终于明白了。”

    伊阿宋就像是在保持着仅剩的理智一样,扯起一个难看的笑容。

    “也就是说,你打算妨碍我,对吧?”

    伊阿宋仅是理解到这种程度的事情。

    “区区一介人类的御主,契约了几个从者而已,真的有让你那么高兴吗?”

    伊阿宋故作平静的出声。

    “看来得让你好好认清楚现实才行了。”

    伊阿宋的话音才刚刚落下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berserker的咆哮有如暴风,席卷了开来。

    这位希腊的大英雄终于是打破了自制,重新陷入了狂暴。

    “咚!”

    炸裂的冲击中,berserker踩碎了地面,冲了出去。

    目标,正是罗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