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8 不一般的废渣!-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48 不一般的废渣!

    “什!?”

    当突如其来的声音在背后响彻而起时,伊阿宋露出了至今为止最夸张的惊容。

    连美狄亚都大吃了一惊。

    没办法

    “即使在从者战上有所劣势,你终究还是神代的魔术师,只要对手是人类,以你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被人无声无息的靠近到这种程度还没发现,否则当初在战场上,我的〈隐形术〉也不会被你识破,更不会被你破解了。”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如同海市蜃楼般摇曳,出现在阿尔戈号的甲板上。

    “估计,那个时候,你应该只是使用类似于〈千里眼〉那样的魔术在观察着战场的形势,结果却发现我躲在一旁,以为是敌人在旁边打算搞些小动作,所以才会出手,破解我的咒术,可惜我不是凯尔特一方的人,算是无缘无故的被你摆了一道,是不是应该在这里找回一些场子呢?”

    罗真便看着自己眼前的两骑从者,露出了随性的表情。

    明明眼前的两人即是从者,亦是希腊一方的王以及其最得力的助手,罗真这个人类的御主却是丝毫都没有畏惧,甚至表现出满不在乎的态度来。

    “为为什么!?”

    伊阿宋一边不由自主的后退,一边发出这样的震惊之声。

    “想问我这一次为什么没有被那边的公主殿下给发现吗?”

    罗真瞥了一眼同样吃惊中的美狄亚,蓦然一笑。

    “很简单,拿出一些真本事了而已。”

    既然一个〈隐形术〉不够用来欺瞒美狄亚这个神代魔术师的眼睛的话,那就多用几种咒术或者魔术即可。

    以罗真如今脑袋里装着的众多知识,想达到这一点,轻而易举。

    而且,上次在战场上,罗真之所以会被识破,一是掉以轻心,没有发现美狄亚的存在,二是当时的注意力被战场给夺走,以至于没有对咒术进行太多精细操纵。

    现在,罗真一连使用了数个强大的咒术以及魔术,甚至还以卢恩符文作为媒介,施展隐匿的手段,在美狄亚被下方的战场给夺去注意力的状况下,无声无息的潜过来,问题不大。

    换言之

    “这次换做你被摆了一道了喔,美狄亚公主。”

    罗真似笑非笑的对着美狄亚这么说着。

    “呜”

    美狄亚立即露出紧张的表情,握紧了手中的魔杖。

    那副模样,和传说中的背叛魔女简直就是两个表现。

    但没办法,现在的美狄亚是以少女时期的状态被召唤,也许还没有做出背井离乡的事情,更不曾被伊阿宋给抛弃,内心没有经过背叛和绝望的折磨,自然还没有发展成为那个有名的魔女。

    现在的美狄亚就只是刚刚从身为师父的女神赫卡忒的神殿修炼有成的巫女长,虽然具备着最高位魔术师的素养,但经验不足,阅历也不足,估计还不擅长战斗,会做出这样的表现,那也很正常。

    正是因为这样,罗真才能凭借着丰富的知识与技术来摆对方一道,报上一箭之仇。

    当然

    “区区一介人类的御主,你居然敢这么出现在我的阿尔戈号上!?”

    伊阿宋出奇的愤怒,英俊的面容上满是扭曲。

    别说是伊阿宋,就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想到,面对从者等级的存在,一个人类的御主居然敢只身一人闯到别人的面前,还这么光明正大的站在那里吧?

    那根本就是和找死没什么两样的行为。

    而罗真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有如眼前之人不是超越人智的从者、英雄,只是路边微不足道的石头一样,让伊阿宋感觉自己受到了对方的轻视以及侮辱。

    这让自视甚高又没有自知之明的伊阿宋如何能够不愤怒呢?

    再加上罗真之前一举揭穿其真名的举动以及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冷静,对于伊阿宋的到来、邀请乃至开战都表现出没有将其视作威胁的态度,这种明明只不过是渺小的人类却凌驾于自己之上的表现,让伊阿宋早已对罗真心存怨愤。

    因此

    “美狄亚!我的美狄亚!快给我杀掉他!”

    伊阿宋便向着这边的美狄亚大喊出声。

    “啊!是!”

    美狄亚反应了过来,连忙挥舞手中的魔杖。

    “咔咔咔咔咔咔!”

    依旧还留在阿尔戈号的甲板上的龙牙兵们顿时动了起来,一个个向着罗真的方向扑去。

    “————南无八幡大菩萨————”

    面对来自四面八方,如同密密麻麻的蝗虫一般扑过来的大量龙牙兵,罗真低声咏唱,并豁然击掌。

    “磅————!”

    惊人的炸裂声中,一股可怕的咒力自罗真豁然相击的手掌之间迸发,化作纯粹的冲击,似爆炸一样,轰向了四面八方。

    “咚————!”

    如同天空都震颤起来一般的冲击声中,无数的龙牙兵被一轰而来的咒力给炸飞,如同脆弱的骨头一样,一一散开、碎裂,彻底的被摧毁。

    转眼间,甲板上的无数龙牙兵就被通通轰碎,如垃圾一样的从阿尔戈号上落下。

    “不可能!”

    伊阿宋睁大了眼睛。

    “唉?”

    美狄亚亦是惊愕而起了。

    罗真却是反倒讽刺了起来。

    “看你那么恨我,我还以为你会自己冲上来,没想到居然是继续躲在那里,让一个少女出手,你还真是一个不一般的废渣啊。”

    罗真看向伊阿宋的眼中满是轻蔑。

    “你这样的家伙,我真的不明白,到底为什么能够邀请到那么多的英雄出海,又为什么能够取得金羊毛,坐上王位,简直就是神话中最大的骗局呢。”

    这样的话语,这样的轻蔑,让伊阿宋持续睁大着眼睛,旋即目呲欲裂的怒视向罗真。

    “你!你!?”

    伊阿宋浑身颤抖着,怒不可遏。

    这时

    “收束!发射!”

    在一声娇喝之下,美狄亚的身前竟是旋出了数个即复杂又精密的魔法阵,如同一个个几何图案,化作炮台,架在美狄亚的面前。

    其上,无数的魔力弹暴射而出。

    那是将魔力凝聚到极限,进而释放出来的魔弹。

    那些魔弹,每一发都有蒸发大气的威力,每一个都能将巨大的岩石给轰碎,一旦落在人体身上,要么是将对方给燃烧殆尽,要么是将对方轰得爆体而亡。

    若是对上从者,因为〈对魔力〉的关系,这些魔弹自然派不上用场,除非对方的〈对魔力〉等级比较低。

    而对手是人类的话,神代魔术师倾尽全力的魔术,其威力,那根本就是现代的奇迹。

    然而

    “嘭嘭嘭嘭嘭————!”

    一发发的魔弹相继的落在毫不躲闪的罗真身上,在其身上激起一阵又一阵的爆炸,让魔力化作劲风,狂乱的刮动着。

    可是,那威力不俗的魔弹,落在罗真的身上,竟是连一丝一毫的伤害都无法带来。

    “怎怎么会!?”

    这回,连美狄亚都失声了。

    至于伊阿宋,一张脸已经变得无比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