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4 「限制」-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54 「限制」

    “嗡————!”

    迦勒底的管制室里,空气终于是被弥漫而开的魔力给搅乱,发出嗡鸣。

    让人惊惧的魔力一点一点的从罗曼身上升腾了起来,仿佛有什么枷锁也被一点一点的解开一样,令得罗曼那原本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身体携带上超然的力量感和存在感。

    “检检测到惊人的魔力反应!”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罗曼医生!”

    “医生!”

    司令室内,一个个的工作人员开始相继发出悲鸣。

    在罗曼那惊人的魔力的作用下,司令室宛如刮起台风似的,又如产生了地震一样,不停的颤抖。

    “嘭!”

    一台仪器有如承受了过重的负荷一般,直接爆炸,冒出火来。

    “啪叽啪叽啪叽!”

    一样样昂贵的器材开始产生龟裂,让玻璃以及零件都不断的从上面弹跳出来。

    迦勒底的工作人员与技术人员便纷纷惊慌失措的躲开。

    离罗曼最近的奥尔加玛丽更是直接退了出去,骇然出声。

    “罗玛尼!”

    此时,奥尔加玛丽的声音中充满着惊愕和震撼。

    没办法,这位迦勒底的所长大人完全没有想到,罗曼的身上,居然能够出现这么可怕的魔力。

    不仅是罗曼而已,在场的所有人都万分的惊愕和震撼,如果罗真在这里的话,肯定也会对此产生同样的反应吧?

    要知道,罗曼可不是什么魔术师,而是真真正正的一般人,即没有魔术回路,亦没有魔术素养,对魔术的了解仅限于知识上,在迦勒底内就只是一个医生,没有除此之外的第二种身份,直到奥尔加玛丽变成邪灵以后才不得不成为其代言人,作为所长代理,下达着一些指示跟决定。

    这样的罗曼绝对没有魔术师的力量,更不可能拥有魔力。

    当然,魔力的源头乃是生命力,只要是人类,其实都能从其身上汲取到一些魔力,但那绝对不是能够庞大到这种程度的东西,相反的还非常的微弱。

    所以,此时此刻里,罗曼展现出来的魔力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会是平时那个即懦弱,又废材的医生。

    只有达芬奇

    “冷静一点!罗玛尼!”

    达芬奇一边举起手来,抵抗着化作暴风的魔力,一边冲着宛若站在台风中心一样的罗曼呐喊着。

    “在这样下去的话,你好不容易种下的「限制」就要解开了,那可是仅限一次的奇迹,这样好吗!?”

    达芬奇便向着罗曼这般呐喊。

    显然,这位万能的天才对于目前的状况其实是知情的。

    这个人知晓罗曼的一些秘密,所以知道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状况。

    正是因为这样,达芬奇才不由得焦急起来。

    “快冷静下来!”

    达芬奇不住的提高声音。

    可惜,罗曼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依旧呆呆的看着显示第五特异点状况的荧幕,如同彻底的失去灵魂一般,全身爆发出的魔力越来越恐怖。

    那已经是凌驾于从者等级,乃至接近〈圣杯〉程度的魔力了。

    再这样下去的话

    “那个「限制」真的会被解开的啊”

    达芬奇的表情显得极其的难看。

    就在事情即将变得再也无法挽回的时候

    “唉?”

    奥尔加玛丽突然即惊讶又惊喜的叫出了声。

    “快看那里!”

    奥尔加玛丽便用猫头鹰的羽翼,指向了荧幕的方向。

    “这是”

    达芬奇看了过去,先是一怔,随即也是一喜。

    “————!”

    连原本呆滞般站在原地的罗曼浑身的魔力都为之一颤,紧接着缓缓的消失。

    其眼中,只剩下又惊又喜的情绪。

    第五特异点,北美大陆盆地。

    异常激烈,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可怕的厮杀还在进行。

    “轰!”

    伴随着惊天动地般的轰鸣声,berserker手中的斧剑重重的劈下,落在地面上,将那一块地面都给整个轰击得粉碎而开,掀起阵阵的沙尘。

    库·丘林以惊人的速度避开了这可怕的一击,如同乘风破浪一样的沐浴在沙尘和劲风里,暴退了出去。

    可才刚刚避开berserker的一击,燃烧着烈焰的身影便突进到其面前。

    “为自己的愚行付出代价吧,狂王。”

    迦尔纳冷冷的做出这样的宣言,一边让浑身燃烧着火焰,一边将手中的神枪举起,似一道道火束,狂风骤雨般的刺向库·丘林。

    乍看之下,简直就像是无数的火焰光束在飞窜向库·丘林一般,连地面都被高速窜动的神枪刮出一道道的沟壑,散发出焦黑的气味,异常的骇人。

    面对这样的猛攻

    “不愧是被叫做〈施舍的英雄〉的人物,只是杂耍的话还满有效的。”

    库·丘林报以极其直接的冷嘲热讽,手中魔枪舞出一道道的枪花,闪烁期间,竟是将迦尔纳的攻击全部接下。

    “铛!”“铛!”“铛!”“铛!”

    神枪与魔枪的极速撞击让一道道的交击声饶有节奏的响起,亦让火星与火花迸裂。

    无数光轮在两把枪之间绽放着,似乎是火焰与魔力互相冲击所产生的余波,眼花缭乱。

    库·丘林便与在顶级从者之中都是破格存在的迦尔纳打了一个势均力敌。

    不,随着战斗的逐渐进行,库·丘林竟是渐渐的取得上风。

    那也是自然。

    “在〈圣杯〉的加持下提升了力量了吗!?”

    迦尔纳敏锐的勘破了这一点。

    “答对了,就赐你一死吧。”

    库·丘林扯起一个残忍的笑容似的,手中魔枪一震,将迦尔纳的神枪给震开。

    只是

    “不是经过自己的磨炼而得来的力量,你居然变成会为这种力量沾沾自喜的人,真是让人失望。”

    带着这样的话语,斯卡哈蓦然窜进库·丘林的怀中,手中魔枪不知道第几次的化作猩红的一闪,于不祥的魔力之下,暴刺向库·丘林的胸膛。

    目标,正是库·丘林的心脏。

    “哐啷————!”

    剑戟的响亮碰撞声中,闪电般刺出的魔枪被同样极速的魔枪给弹开,迸发出一阵猛烈的劲气来。

    库·丘林便让手中魔枪如风轮般旋转,一个招架,用枪尾弹开了斯卡哈的致命一击。

    然后

    “不管是什么样的力量,只要能够屠戮,能够互相残杀,那就是最好的力量。”

    库·丘林对着作为自己师傅的存在,依旧还是那般,冷酷的发言。

    “而哪怕是这根死棘,若是不能杀人,不能拥有力量,那就是一无是处的废物而已,就算舍弃又怎么样?”

    库·丘林就将自己手中从师傅那里继承的魔枪说得宛如路边的杂石,连一丝一毫的留恋都没有。

    “别告诉我你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能够弑杀神灵的影之国女王。”

    说着,库·丘林手中魔枪再次一震,像是一条毒蛇一般,极速窜出,咬向斯卡哈的喉咙。

    下手,完全没有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