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6 那就来试试看吧-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56 那就来试试看吧

    “————!”

    眼看着罗真捂着鲜血淋漓的胸口缓缓的往这边走来,冷酷如库·丘林亦是眼眸骤然一凝。

    虽然看起来的确是受了重伤的样子,可罗真的身上却依旧散发出一股股慑人的魔力,证明其离死亡还很遥远。

    换言之

    “挡下来了吗?”库·丘林冷冷的道:“将我必杀的一击。”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目前的状况了。

    但是

    “挡?”罗真极其讽刺的道:“你的魔枪可是遵循着必定命中心脏的轨迹运行的必杀一击,只要是将其解放,那就算将你杀掉它都会自己命中敌人,这样的一击如何挡啊?”

    就像金乌所化的大衣,以其力量,想挡下魔枪的一击,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在「命中心脏」这样的「果」已经被决定的状况下,魔枪一定会顺着无法防御、无法察觉、无法闪避的轨迹极速窜来,就算是金乌都没办法反应过来,只能被魔枪顺着大衣的缝隙,命中罗真的心脏一样。

    面对库·丘林的魔枪,防御是没有意义的,即使将全身都包裹住,这把枪都一定会找到死角,进而命中敌人的心脏。

    想避免被这样的宝具瞬杀,只有两个方法。

    一个是像berserker那样,即使心脏被破坏都能复活,亦或者是即使心脏被刺穿都无所谓的敌人,那就能够克制这把魔枪。

    一个是拥有足以扭转结果的强运或者是非同凡响的感觉,要么在无意识间避开来自死角的绝对必杀的一击,要么就是靠连死角都不存在的超感官来察觉魔枪的轨迹,进而将其避开。

    罗真之所以没有死,正是因为后者。

    “强运的话我不知道我有没有,但很不巧的是,我拥有着足以洞察所有现象的一对眼睛。”

    罗真便注视向了库·丘林。

    “所以,就算是那把魔枪的轨迹,我还是极为顺利的看到了。”

    正是如此。

    靠着〈心眼〉的能力,罗真得以能够窥视到微观世界的所有现象,在魔枪被解放,进而穿刺而来的时候,罗真就已经察觉到了空气的变动、魔力的变化以及枪的运动方向,将库·丘林的魔枪的一击清清楚楚的收入到脑海中。

    “可惜,再怎么说都是必定能够命中的一击,即使察觉到了,它的射击轨迹依旧是难以躲避的一个角度和速度,金乌又来不及做出反应,幸好我的身上还加持有身体强化的能力,再靠着〈心眼〉的力量,总算在千钧一发之际里侧过身,避开了心脏的要害。”

    这么说着,罗真松开了捂着胸口的手。

    在那里,与心脏极近的位置上,一个血口极为刺眼的印入所有人的眼帘。

    虽然离心脏极近,可它终究还是偏开了心脏。

    因此,罗真虽然身受重伤,但并没有直接被击杀。

    如果不是伤势太重,罗真不会忍到现在才出来。

    “胸口被开了一个洞,原来是这么的痛,真是谢谢你让我有了这样的体验,狂王。”

    罗真便将一张特制的治愈符贴在了胸口上。

    在翠绿色的特制治愈符的效果下,罗真的伤势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这本来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即使避开了要害,魔枪依旧是被诅咒的宝具,命中心脏的力量亦同样是诅咒,乃是一把能够逆转因果的诅咒之枪,由其所造成的伤势是无法恢复过来的。

    当然,只要想办法解除诅咒,那就没问题了,哪怕魔枪的诅咒极其棘手,一般状况下根本很难找到方法解除,但这一次,金乌没有派上用场,一直作为幕后功臣守护着罗真的玉兔却派上了极大的用途。

    有这位专门对内使用的神灵所化的宝具,只要不是连神都无法解除的诅咒,玉兔就可以全部将其免疫。

    “前辈!”

    玛修便喜极而泣。

    其余人看到罗真的伤势在极速复原的样子,同样感到了惊喜。

    在这样的情况下

    “你刚刚说,现在是你比较强,所以要让斯卡哈品尝一下一直梦寐以求的死亡的味道,对吧?”

    罗真对着库·丘林露出一个完全没有笑意的笑容。

    “既然如此,那就来试试看吧。”

    罗真将一只手伸向了斯卡哈的方向。

    “试试看,你到底能不能做到。”

    话音一落,罗真的手中喷出了巨大的魔力。

    那魔力庞大得犹如熊熊燃烧的烈焰,似洪流一样,在穿过空间的时候,将周围一带的大源魔力通通都吸引了过来,化作汹涌澎湃的魔力巨浪,注入了斯卡哈的身体。

    “轰!”

    斯卡哈的身上顿时爆出惊人的气势和力量。

    “这是”

    感受着从身体内涌现的惊人力量,因为罗真的生还同样感到惊喜的斯卡哈不由得又是惊讶了。

    斯卡哈能够感觉到,此时此刻里,注入自己体内的魔力已经抵达了这个灵基能够容纳的极限,将自身强化到了极点。

    不仅如此,罗真还在斯卡哈的身上一连使用了数种能力。

    以〈刚体〉将斯卡哈的身体能力进行了强化。

    以〈魔防〉覆盖在斯卡哈的全身,如膜般贴了上去,牢牢的保护着她。

    以〈魔韧〉加持在斯卡哈的魔枪,将魔枪的威力提升到巅峰。

    最后,罗真还将〈灵视〉、〈天眼〉以及〈心眼〉都全开了,如同全身都绽放出光芒一般,翻涌着力量。

    “来吧!”

    罗真便不假思索的使用了最后的〈念动〉能力,让魔力化作无形的念力,如同炮弹一般,轰在了库·丘林的身前。

    “磅————!”

    响亮的爆炸声中,念力的炮弹在库·丘林的身前炸裂,掀起了漫天的狂沙。

    “耍这种小聪明?”

    库·丘林面色一冷,手中魔枪豁然一挥,整个风沙就宛如被其震飞一样,烟消云散。

    然而,就在风沙消散的瞬间里,一道身影以惊人的速度窜到了库·丘林的面前。

    那个速度,快得简直就像是瞬间移动一般。

    “喝!”

    斯卡哈便爆发出一声冷喝,手中加持了〈魔韧〉的魔枪如同一道流星,浑然暴起。

    “呛————!”

    钢铁的清啸响彻天际,让红色的流星化作极致的一闪,暴射向了库·丘林的脑袋。

    这一枪,凌驾于斯卡哈之前任何一次的攻击。

    这一枪,惊艳绝伦到连空间都为之颤鸣。

    罗真就使出浑身解数,将斯卡哈强化到了极致。

    因此,当库·丘林反应过来时,魔枪的枪尖已经是在其眼前不断的放大,抵达其眉心不到两公分的距离。

    “!”

    库·丘林的瞳孔顿时也缩至针尖般大小。

    旋即,库·丘林毫不犹豫的一挥魔枪,如同想跟斯卡哈拼个同归于尽一般,刺向了斯卡哈的胸口。

    两把魔枪的枪尖便交错而过,刺向了这对师徒的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