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3 对您很有好感?-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63 对您很有好感?

    “保护我?”

    罗真先是一怔,紧接着转过头,看向了声源处。

    下一秒钟,罗真看到了一道身影缓缓的向着这边走来。

    “是你?”

    罗真眉头一挑。

    来者,赫然便是美狄亚。

    “你你好,我是caster的从者,真名是美狄亚。”

    美狄亚连忙向着罗真进行问候,无论是态度还是举止都显得有些拘谨。

    那与其说是怕生,不如说只是把握不了和罗真之间的距离感,又不知道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因而表现得有些拘束罢了。

    (这位公主殿下看来有些不谙世事啊。)

    罗真就对其产生了这样的印象。

    对于这样的美狄亚,罗真还真是不敢相信,日后,她居然会成为那个有名的背叛的魔女,不仅将亲生弟弟给大卸八块,还为了伊阿宋做出许多残忍的事情。

    当然,熟知神话的罗真也明白,这并不是美狄亚的错。

    这个少女本来就只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殿下,之所以会迷上伊阿宋,那也仅是因为神的诅咒,导致其后半生的悲剧。

    这导致罗真亦无法拿出太过于强硬的态度来针对美狄亚。

    于是

    “你说berserker在保护我?这是你们决定的吗?”

    罗真如此询问。

    这让美狄亚有如松了一口气一样,先是点了点头,又是摇了摇头。

    “为了不让之前狂王袭击您的事情再次发生,从者们的确有商量必须得留下至少一骑来保护您,原本这应该是玛修小姐的任务,但不知为何,等到我们意识到的时候,berserker已经守在门前,还不让任何人进去,这一点连我们都没有想到。”

    美狄亚这么说着,看向berserker的眼中亦满是疑惑,证明其所言不虚。

    “不会吧?”

    别说是美狄亚了,就是罗真都觉得很惊讶。

    “那个beerserker居然会主动想保护我?”

    这根本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要知道,这位半神的大英雄可是已经近乎完全失去了理智,根本无法控制,之前也只会对罗真穷追猛打而已,现在竟突然做出这样的事情,着实让人惊讶。

    但仔细一想,之前狂王来袭的时候,这位berserker同样数次做出为罗真出头且挺身而出保护他的举动,现在再做出同样的事情,貌似也不值得奇怪了。

    只是

    “为什么呢?”

    罗真很想知道这一点。

    “我们也不清楚。”美狄亚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以后,有些不确定的道:“或许berserker其实对您很有好感?”

    这句话,让罗真直接哑然了。

    berserker对自己有好感?

    感觉有点可怕呢。

    罗真便瞥了一眼berserker的方向,结果仅能看到这位大英雄如雕像般伫立在那里的模样,如岩石般刚毅的脸上亦没有丝毫的表情。

    “算了。”

    罗真就决定将这件事情置之脑后。

    反正,这也是一件无法得到答案的事情,只要不坏,那就接受吧。

    反倒是美狄亚

    “请您放心,我们不会再与您为敌了。”美狄亚低下头,恳求似的道:“所以,能不能请您帮伊阿宋大人解除诅咒呢?”

    闻言,罗真眉头一挑。

    “看来,你是帮伊阿宋看过体内的诅咒了啊。”

    罗真意有所指的这么说着。

    这是早有所料的事情。

    伊阿宋不可能被下了诅咒以后还能安心,肯定会让美狄亚想方设法的帮自己解除诅咒。

    有这位神代的魔术师在,不管是什么样的诅咒,应该都能找到应对的方法吧?

    然而

    “我不但没能解除诅咒,甚至连术式的魔力和存在都没有感觉到,完全束手无策,让伊阿宋大人狠狠的责骂了一番。”

    美狄亚即有些垂头丧气,又有些无奈的这么说着。

    见状,罗真终于是禁不住问出自己心中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你会对伊阿宋任劳任怨啊?”

    罗真真的想不通。

    虽然是以少女的时期被召唤,但这并不代表着美狄亚会对自己以后的命运一无所知。

    英灵都是刻在世界外侧的记录,作为从者现界时的确会根据状况的不同以生前不同的时期被召唤,可不同的仅仅是这样而已,对于生前所发生过的事情的所有记忆,除非是特殊情况,否则,从者自身不可能不记得。

    就像罗摩,以少年的时期被召唤,却对自己打倒罗波那,成为拘萨罗之王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更知道作为英雄和王者被磨炼完成的自己将会怎么对待悉多,因而留下的只有无限的悔恨和怜惜。

    美狄亚也是一样,就算是以少女的时期被召唤,对于成长以后的自己将会遭遇的一切,她应该也是记得清清楚楚的才对。

    所以,对于生前的记忆,从者不会无缘无故的失去。

    会被失去的记忆,仅有死去以后的记忆。

    换言之,若是被作为从者召唤出来,并且死去,那么,在从者时期的记忆虽然会被传回〈座〉中,被本体以阅读书本的方式得知,可若是该英灵再以从者的形式被召唤出来,却是不会拥有这段记忆,而是仅拥有生前的记忆而已。

    例如,阿塔兰忒就完全不记得第一特异点法兰西的事情,不知道自己在当时被狂化,进而做出许多残暴的事情,更不知道是自己曾经死在罗真的手中,这就是证明。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某些特殊情况发生时,就算是死去一次,该从者再被召唤,或许都有可能持有这段从者时期的记忆。

    就像berserker便隐隐约约的似乎记得在冬木市的特异点时,罗真和玛修将其击败了。

    拜此所赐,这位希腊的大英雄才会在战场上对罗真与玛修那么执着,一看到两人,直接舍弃其余的敌人,冲锋而来。

    这或许是berserker潜意识里想再次和罗真与玛修一战的缘故吧?

    至于这位大英雄为何能够拥有那时的记忆,或许是因为人理烧却的幕后黑手介入这个特异点,导致这个特异点的原住民直接被逼进绝路,面临崩溃。

    这极速的崩溃,使特异点本身产生了许多的混乱和异常,进而将希腊一方的从者都给召唤出来,亦导致berserker多多少少拥有一些别的特异点的记忆。

    这也同样不是绝对的事情,或许仅是偶然。

    否则,除了berserker以外,阿塔兰忒应该也能记得第一特异点的事情才对,证明其是一件非常偶然、不确定的事情。

    总而言之,从者对于自己死后的记忆无法确认,但对于生前的记忆,作为纯粹的记录存在,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失去。

    除非,有人特意抹消美狄亚的记忆。

    但这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