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5 乙级咒术的精髓-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65 乙级咒术的精髓

    留下了那样的一番话以后,美狄亚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这位公主殿下之所以会在罗真醒来的第一时间里过来,不是因为专门来看罗真,只是想让罗真去帮伊阿宋解开诅咒而已。

    理所当然,罗真拒绝了。

    “如果将那个蠢货的诅咒给解除,那家伙肯定会得意忘形的过来我面前挑衅,届时我肯定会给他一个教训,你确定要这么做?”

    罗真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而已,美狄亚就很干脆的放弃了。

    显然,在美狄亚的心中,这样的光景是稍微想想都能想到,无论是真实感还是说服力都非常充足。

    因此,美狄亚就放弃了。

    这样的美狄亚根本不知道。

    “什么刑之符文啊?”

    看着美狄亚离去的身影,罗真撇了撇嘴。

    “根本就没有那样的诅咒好吗?”

    是的。

    没有那样的诅咒。

    正确来说,应该说是罗真在下了诅咒以后,立刻就将诅咒给解除了。

    原因很简单。

    “不这样做的话,以那位公主殿下身为神代魔术师的能力,还真指不定就有破解的方法。”

    至少,在魔术的造诣上,罗真有把握能够媲美神代的魔术师,可要说绝对凌驾于对方,让对方拿自己设下的诅咒完全没办法,那罗真就没自信了。

    除非是在伊阿宋的身上种下数百种完全不同的诅咒,再让这些诅咒环环相扣,设下一层层的陷阱及妨碍,连针对干涉的反弹及反噬都给考虑进去,经过长达三天三夜的布置,让企图解咒者无计可施。

    否则,单凭一个刑之符文的力量,想让美狄亚这位神代魔术师束手无策,那是很难的。

    于是,罗真才会在施下诅咒以后立即将其解除。

    这样一来,即使美狄亚企图解咒,那也会找不到符文术式的存在,进而无能为力。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障眼法。

    或许,伊阿宋和美狄亚都以为之所以找不到诅咒的符文术式,那是因为罗真的魔术造诣实在太高,远远凌驾于美狄亚之上,方才让美狄亚连术式都找不到,更别谈是解除了,谁曾想,诅咒其实早就已经被解除了呢?

    “如果是成长以后的美狄亚,那或许会识破我这种简单的障眼法。”

    可惜,现在的美狄亚是一个纯洁无垢的公主殿下,即使能力不俗,经验却不足,再加上罗真之前在阿尔戈号上以咒术击败了她,她一定会认为罗真是一个远在自己之上的魔术师,是自己能力不足,方才无法察觉到符文术式的存在,又怎么会知道这根本就是障眼法啊?

    理所当然,美狄亚看不出来,伊阿宋那个草包就更看不出来,其余人同样不会认为罗真早已解除了诅咒,只会口口相传,认为是罗真的魔术造诣高到惊人的地步而已。

    “欺骗与谎言,这就是乙级咒术的精髓。”

    因此,一定要说的话,罗真下的不是诅咒,而是一种乙级咒术。

    给别人造成错误的印象,并逐渐的被欺瞒下去,名为障眼法的乙级咒术。

    想解除这种咒术,那可比单纯的诅咒难得多。

    只要罗真一天不亲口告诉别人,那别人就永远都不会知道。

    “不过,斯卡哈老师或许已经看穿了也说不定。”

    只有那位独具慧眼又经验老道的女王方才能够看穿这一点吧?

    只是

    “以老师的性格,估计也不会拆穿,而是会很愉快的在一旁观察伊阿宋着急焦虑的模样吧?”

    罗真就肯定着这一点,随即瞥了一眼一直屹立不动的berserker。

    “他对我有好感?”

    回想起美狄亚的话,罗真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还还是别想了。”

    说完,罗真赶紧离开石屋。

    berserker便一动不动的继续守在石屋前,宛如真的变成一座雕像一样,即使罗真离开,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经过一天一夜以后,盆地已经再次恢复了之前的热闹与生气,到处都能看到原住民们在摘取果实、料理肉类、驱赶兽群以及在河川边舀水的模样,令欢声笑语与嬉戏打闹的声音不断在盆地中徘徊。

    而看到罗真的身影时,这些原住民则是有的激动的跪下,有的对着罗真进行祈祷,一副朝圣的模样,让罗真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赶紧往山壁的方向而去。

    在罗真休息的这段时间里,一众从者们就都在布置着盆地内的结界,打算将整个盆地彻底保护起来以后再安心离开。

    连罗摩以及阿塔兰忒都加入了这个行列,美狄亚先前也一直都在到处游走,在这片盆地里加上自己的设置,让其变得更加的安全。

    只有伊阿宋,从始至终都没有打算加入这种工作,将自己关在阿尔戈号的船舱内,也不知道是因为体内的诅咒没有余力关心盆地的安危还是将这种工作视作下等人的行为,不屑与之为伍。

    但是,众人也没有想过伊阿宋能帮得上忙,就任由这位王子殿下自己去为自己体内的所谓诅咒着急去了。

    就这样,罗真顺着契约的感应,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人。

    只见,在一面山壁前,持盾的少女就在张贴着符篆,表情相当的认真。

    “芙!”

    芙芙口中叼着一张符篆,将其送向了玛修。

    “谢谢你,芙芙。”

    玛修从芙芙那里接过符篆,一边摸了摸芙芙的脑袋,一边继续张贴了起来。

    一人一兽就一直在互相配合,一个将地面上的符篆一张张的叼起来,送进其饲主的手中,一个不停从随身的小兽那里取得符篆,在山壁上张贴着。

    那场景,不得不说,还真有些温馨。

    乍看之下,那根本就是性格认真的后辈在努力工作的温暖人心的模样。

    只有罗真,方才能够察觉,这位认真努力的在工作的后辈,其实,心中一直有些沮丧。

    不是这样的话,罗真也不会第一时间醒来以后立刻找上玛修了。

    罗真就看着这样的玛修,缓缓的上前。

    “芙!芙呜!”

    芙芙第一个察觉到了罗真的到来,叫了一声以后,向着罗真的方向扑去。

    “你也在帮忙啊,小家伙。”

    罗真便接住扑过来的芙芙,一边抚摸着它,一边笑着。

    “前辈?你醒了?”

    玛修这才发现了罗真,有些惊喜似的连忙过来。

    “嗯,刚刚醒过来没多久,不管是身体还是魔力都恢复完全了,所以就过来找你了。”

    罗真对着玛修嬉笑着。

    “那就好。”

    玛修这才似彻底放心了一样,放松了肩膀。

    对此

    “这样你就该放心了吧?”

    罗真伸出手来,摸了摸玛修的脑袋,直视着这个后辈学妹惊讶的眼眸,似笑非笑的开口。

    “我完全没事,差不多该将自己没有能够保护到我,害我差点死掉的自责给扔掉了吧?”

    罗真的话语,让玛修一下子愣住。

    旋即,玛修垂下了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