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 下次加倍努力吧-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66 下次加倍努力吧

    “前辈”

    感受着罗真在自己的脑袋上抚摸的手,玛修即觉得安心,又觉得愧疚。

    “对不起,让你操心了。”

    玛修就有些失落的这么说着。

    显然,罗真刚刚所言的事情,的确是一个事实。

    玛修,的确在为自己没有能够保护好罗真的状况感到自责。

    那也是当然的吧?

    一直以来,玛修都将自己当做是罗真的盾,不求自己能够发挥出多么强大的战斗力,只求自己能够保护好罗真,让罗真可以安心的在每一个特异点中行动。

    为此,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玛修也一直坚持着锻炼了过来,就为了能够在罗真需要的时候派上用场。

    “明明都已经约好了”

    半年前,在罗真离开迦勒底的时候,两人就做过约定,约好要一起成长,一起在人理奠基的道路上持续的走下去。

    结果,半年的时间过去,罗真的确成长到了一个极为惊人的地步,从第二特异点开始就频频拿出一种种让玛修为之吃惊的手段,甚至在魔术上的造诣突飞猛进,展现出过人的素质和知识,愣是在短短半个月里突破了三个特异点,来到这个第五特异点中。

    反观自己,虽然也有所成长,可比起罗真,不但逊色了不止一筹,还没办法保护好罗真,即使在离罗真最近的地方,依旧害罗真被库·丘林的魔枪给命中,若不是罗真自身能力高超,或许,现在,罗真已经死了。

    一想到那个后果,玛修就无论如何都无法视若无睹,自责的心情亦是不断的在心间涌现。

    只是,玛修没有将其表现出来,在别人的面前,一直都掩饰得很好。

    可罗真是什么人?

    “我认识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看一眼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罗真耸了耸肩。

    倒不如说,就算没有看到玛修,光靠对玛修的了解,随便猜一猜,罗真都能猜到玛修在想什么。

    要不然,罗真也不会立刻到这里来了。

    “前辈”

    得知了这件事情,玛修不仅没有得到安慰,反而更加失落。

    “我是不是很没用啊?前辈?”

    玛修就连声音都变得非常的微弱了。

    “怎么这么说呢?”

    罗真多少有些感到啼笑皆非,却难得很有耐心的询问着。

    “因为,我不但没有能够保护好前辈,还让前辈这么操心,明明我是前辈的从者,应该为前辈排忧解难才对的。”

    玛修的失落似乎一发不可收拾了。

    对此

    “你错了。”罗真摇了摇头,这般道:“从者的存在可不是为了帮御主排忧解难,御主也不是为了得到一个可以排忧解难的帮手才与从者缔结契约,而是为了共同战斗才会召唤从者。”

    如果仅是想排忧解难,那有的是办法。

    但是,面对连人理都被烧却的战斗,人类的力量再怎么努力都有限,必须借助身为世界的守护者本身的英灵的力量才行。

    最初的〈英灵召唤〉就是为了守护世界,与能够毁灭灵长类的大灾难相抗衡,方才由世界本身唤出七骑天之使者。

    所以,英灵的存在本身就是世界的防卫机制,可不是为了给御主排忧解难才出现的。

    至少,罗真不需要这种帮手。

    “我是一名御主,欠缺的是能够一起战斗的伙伴、使魔、从者,如果仅是竭力思考、解决困难的话,我自己也能办到,正因为有些事情我自己办不到,所以才需要与你们契约啊。”

    罗真就这样向着玛修说着。

    虽然其中有些安慰的成分在,但基本上,这也的确是罗真的想法。

    若自己什么都能办到的话,那罗真就不需要召唤什么使魔和从者了。

    正因为需要借助使魔和从者的力量,罗真才需要将〈召唤术〉勤练到底。

    当然,这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理由。

    罗真之所以将〈召唤术〉勤练到底,最终还是为了探究神秘,掌握奇迹,从根本上来说,算是一名非常正统的魔术师的想法了。

    只不过,现在的话,这些不需要说出来,否则就太不体贴了。

    即使罗真本来就与体贴二字相差甚远,但面对玛修,罗真一直都很不自觉的变得迁就、温和。

    在这样的情况下

    “可是,我明明就在前辈的身边,却害前辈差点被杀”

    玛修终于将心中耿耿于怀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罗真有些无奈的道:“库·丘林的魔枪对于我们这些拥有心脏要害的人类来说的确太过于致命,比任何的宝具都可怕,连因果都能逆转的诅咒之魔枪,必中心脏,无法防御,就算换成斯卡哈老师在我身边,那也不一定就能在当时的状况下让我幸免于难。”

    这也是一个事实。

    “对手再怎么说也是凯尔特的王,那位阿尔斯特传说中的光之子,太阳神鲁格的儿子,半神的大英雄,而你仅是得到英灵之力不到一年的亚从者,能够一路闯到这个特异点,那已经足以说明你的优秀,没必要因为这样就沮丧下去。”

    罗真有些野蛮的揉着玛修的脑袋,在玛修为之惊呼的同时,笑着开口。

    “再说,比起你,金乌离我还更近,倒不如说它就在我的身上,结果都没能反应过来,及时保护我,最懊恼的可是它呢。”

    这同样是一个事实。

    事后,金乌的确对自己没有能够反应过来,从魔枪的手中保护罗真的事情感到十分的恼怒,再加上对手不过是一个太阳神的儿子,半神的光之子,象征着太阳本身的自己居然被对方摆了这么一道,让金乌可以说是暴怒不已。

    要不是罗真不允许,当时,金乌肯定会直接现形,拿出身为神灵的全部力量,当场爆发。

    届时,在场的所有从者都将无法幸免,罗真的魔力亦是会被彻底抽干,所有的原住民更是会身死当场。

    罗真自然不会让金乌这么做,结果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安抚住了它。

    “所以,不是离得近就有用,那就是魔枪的力量,并不能说明你的能力不足。”

    罗真一点一点的安慰着玛修。

    “如果你真的无法释怀,那就在下次加倍努力吧。”罗真看着玛修,这么说道:“第一次失败是正常的,我们要做到的是不让第二次失败出现,难道不是吗?”

    闻言,玛修的眼神微微泛亮。

    “不让第二次失败出现”

    玛修便低声呢喃着,随即露出了坚定的表情。

    “是的,前辈。”玛修极为认真的道:“我不会再让第二次的失败出现了。”

    若是有下次,我一定要保护好前辈,保护好御主。

    玛修心中的失落逐渐被这样的决心给取代。

    见状,罗真才满意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