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同人-突破哲理之圆环(五)-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新春同人-突破哲理之圆环(五)

    以下内容均为书友“惟愿永眠”提供。

    ---------------------------------------

    无尽位面。

    斯巴利尔世界,异世代之都。

    光辉流溢的倒生树旁边,无言拥着八云紫,刚刚落下挥出的手。

    就在这时,无言眉头一挑,闭上眼睛,一股无形神念冲出斯巴利尔世界,仿佛与那时空乱流相隔两个世界一般,转瞬间就扫遍无尽位面的过去、未来。

    在那些时空遗落的缝隙之处,一个个身缠黑雾,通体暗红色的影子披风倏忽出现。

    在那头罩之中,纤长的水晶体仿佛竖瞳一般,绽放出邪恶的光芒。

    “有种熟悉的感觉。”

    无言神念分化万千,在每一处出现这些东西的地方都显现出来。

    ‘叽叽叽’

    那些东西发出讥笑般的刺耳声音,有的向无言的投影冲来,有的无视投影,向四面八方的位面世界冲去,在这个过程中,它们还逐渐产生了变化。

    暗红色的影子披风下,黑雾中除了红影又逐渐长出了一条条扭曲的触手,仿佛苍然诡异的古树虬枝盘曲,上面布满了猩红的眼睛。

    眼睛一闭一睁,无数猩红色的射线悄无声息的分开了时空的乱流,向着无言以及周边的位面世界射去,黑色的能量闪电宛如血管脉络一般分布在射线之上,带着无与伦比的毁灭气息。

    若是被它们击中,恐怕就算是世界也无法幸免!

    “还真是放肆啊”

    轻啧了一声,无言伸手一指,白色的火焰无声的燃烧起来。

    在他的控制下,神圣飘逸的白色火焰在出现的瞬间便缠上了那些东西射出的能量射线。

    在能够燃烧时间的火焰之下,不管是限制火焰移动的时间本身,还是那些射线能够存续的固有时间,都化为了燃料。

    仅仅眨眼间,所有的射线就在火焰中化为了虚无。

    随后,仍在燃烧着的火焰宛如具有灵智一般,展现出种种神兽、精灵、怪物的神态,扑向因适应了这边的哲理之圆环而产生‘进化’的‘下级单位’。

    “无中生有,哲理适应”

    看着数量继续增加的‘那些东西’,无言眼中闪过一丝明悟,然后纠结了起来。

    “这回要是让她们知道了还不得骂死我啊。

    “算了,怎么说也是自己惹出的乱子,早点解决了吧。”

    叹了口气,无言向身前伸出右手,随着一线流光自上下衔接,一把灿然辉耀,放出万丈神芒的光辉之弓出现在他的手中。

    “再怎么说,这些能力可都是我给你们的,现在还跑来我这搞事,你们想好怎么死了吗?”

    他嘴里吐槽着,然后拉开了手中的神之弓。

    一道完全由光组成的‘箭’浮现出来。

    就像无言所说,不管是无中生有,还是哲理适应模块,都是他弄出来给道标使用的,怎么可能没有破解的办法!

    咻!一箭射出。

    完全由光组成的箭在射出后并没有带起多么惊天动地的声势。

    它只是穿透了时空,然后数量就好像无限增殖了一般,在这无尽位面中骤然下起了一场‘光箭之雨’。

    无尽位面凡是出现了‘下级单位’的时空遗落之处,都有这么一支箭穿过时空的乱流,直接将其抹灭。

    并且,从今往后,这支‘箭’还将继续穿梭下去,就算再有‘下级单位’从世界观之外前来,也会在踏入此境的第一时间被抹消。

    一场浩大的灾厄尚没有发生就被无言扼死在了胎盘之中。

    而对此,大部分生活在无尽位面中的生灵都毫无所觉,只有少数的一部分感知到了这次的动静,却只在来到位面之外后看到了‘箭雨’消灭‘下级单位’的一幕。

    其中,有不少认识无言的人察觉到了那‘箭雨’和‘下级单位’上属于无言的气息,决定前往斯巴利尔世界一趟。

    异世代之都。

    名为‘世代的心脏’的超大型倒金字塔建筑中,无言和自己的老婆们聚集在顶层的客厅里。

    “嘛事情就是这样了。”

    将自己所做的事情和推测告诉了一众少女们,面对她们无奈和关爱的视线,无言只有干笑了起来。

    “也就是这么说吧:你为了探索其他的世界观而发出去的道标因为未知原因产生了异变,而且还是恶性的异变,现在还有可能在其他的世界观里四处祸害别的世界咯?”

    ‘司令官模式’下的五河琴里翘着二郎腿,嘴里噙着一根棒棒糖,冷静的总结道。

    “就是这样没错了。”无言无奈的捂了捂脸。

    “所幸就算出现了异变,该收集的情报还是通过这些‘下级单位’收集到了。”

    无言将一块束缚在金色光球中的水晶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这是一块被无言特意留下的‘下级单位’的水晶体,只是除了被具有‘无敌’效果的金色力量封印了外,还被强制关闭了所有的能力模块。

    “我从这块水晶里得到了所有的观测数据,有了样本进行参照,前往其他的世界观已经不成问题,不过”

    因为谈到了正题,无言神色认真了起来。

    “现在,包括‘无尽位面’和唯一明确的‘世界之间’在内,都有这样的‘下级单位’在肆虐,而且可以肯定还有其他的世界观遭了秧。

    “‘无尽位面’因为有我留下的手段可以不用在意,但在‘无尽位面’之外的地方,属于‘无尽位面’的我们要尽可能避免出现哲理冲突的情况,在这种前提下能够发挥的实力就可能很有限。”

    “所以你想我们留下?”御坂美琴眉头一挑,反问道。

    “美琴,这次就让言一个人去吧。”八云紫突然说道,她位于客厅的一侧,端坐在身后的隙间上。

    “毕竟是跨世界观作战,我们的能力究竟能够发挥出多少,单靠这个‘下级单位’的数据还很难做出判断。”她帮助无言向在座的众多少女解释道。

    “如果是言一个人的话,能够熟练使用哲理突破来往于不同的世界观,再加上拥有系统中的所有能力,即便遇上不利的情况,至少也能够回到这里。”

    但如果带上我们就难说了。

    这句话八云紫并没有说,但是在场的少女们不难听出那番含义。

    “啊啦啊啦我倒是觉得,我们应该担心一下夫君大人去了其他的世界观之后,会不会给我们带回新的姐妹呢”

    时崎狂三眉眼一弯,看着无言笑了起来。

    这一句话,恰好打在了众多少女的心房上。

    “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去泡妹子的!这次真的只是去解决道标的事情而已!”

    面对一众少女的注目礼,无言心里大叫着‘被算计了’,赶紧满头大汗的表了态。

    “就当是这样吧。”

    死死的盯了无言一会儿,御坂美琴率先开口,然后不怎么坦率的偏过了脑袋。

    “另外,快去快回。”

    “嗯。”

    无言对一众少女露出了笑容。

    通过从‘下级单位’的记忆体中得到的情报,无言设计出了名为哲理突破的能力。

    这是此前连系统中都没有的能力不是说没有类似效果的,而是在位格上,系统中没有能够跨越‘无尽位面’,前往其他的世界观的能力。

    说到底,所谓哲理之圆环,就是指最基本的有和无的划分而已。

    在无的最基本体现‘不存在的事物’方面,不管是什么样的世界观都是一样的。

    但是,在有的最基本体现‘万有之物’上却可能千奇百怪,就连不同的位面世界之间,基础定义都有可能具有巨大差别,更罔论不同的世界观。

    每一种不同的世界观,都必然有一个作为让它们从无中生有的‘起源’,这样的起源可以相似,却绝不可能相同。

    就像两部同样题材的作品,作家之所以创造出这样的作品,哪怕题材一样,但是最原始的动机却是不同的就算仅有一丝丝不同,那也是不同。

    而现在,无言身化为无,游走在这些‘不同’的夹缝之中,象征着‘起源’、象征着‘原始动机’的‘哲理’或是相安无事,或是彼此冲突。

    这里就是世界观的‘最外侧’了。

    “从这个角度看,所谓‘突破哲理之圆环’也不过是来到一个更大的世界观里罢了啊”

    无言一边消灭沿途遇到的‘下级单位’,一边眺望般的看着不同的世界观,心生感叹,旋即洒然一笑。

    “不过没关系,能够突破第一次,就能突破第二次,总归不过是世界观罢了。”

    说罢,他望向在这里‘距离’无尽位面最‘近’的那个世界观,同时也是‘下级单位’里最初的记录点世界之间。

    现在这个世界之间仍被无数‘下级单位’包围着。

    无言随手撒出一片光雨,将还没有‘无尽位面化’的‘下级单位’抹灭。

    “真是奇怪,明明世界观相差这么大,无中生有的‘原始动机’却这么相近,难不成这俩还相当于同一个作者的作品不成。”

    随口吐槽了一句,无言看向世界之间的内部,正好看到诺亚启动原初世界创星展开(uniquecosmology)消灭‘下级单位’的一幕。

    “虽然确实消灭了世界观内部的敌人没错,但却忽视了世界观外啊,还是对这些东西了解太少了。”

    能够进行有与无的状态转换的‘下级单位’,可不是必须依存于‘世界观’才能活动的东西。

    无言自言自语道,旋即笑了笑,走向世界之间。

    在一片光辉漩涡中,无言首次踏进其他的世界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