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同人-突破哲理之圆环(六)-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新春同人-突破哲理之圆环(六)

    以下内容均为书友“惟愿永眠”提供。

    ---------------------------------------

    “我自认已经是比较无节操了,没想到兄弟你比我还强!真是我辈楷模啊!”

    当这句话从无言口中传出的刹那,诺亚的眼角猛然一跳,正在旁边观望的盖亚撇过头去,吹起了口哨。

    比这更严重的埋怨诺亚都已经承受过了,这点调侃自然算不了什么。

    只是这里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被别的男人看到,诺亚还是有点受到冲击,只能吸了口气,压下胸中翻滚的情绪。

    诺亚踏出一步,来到结界之外,然后没好气的回呛了无言一句。

    “谁跟你是兄弟呢,你到底是什么人?”

    “嗯道标的创造者吧。”

    无言轻描淡写的说出爆炸性的话语,眼神扫了一眼诺亚身后结界里的一众少女,发现了不少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伊莉雅、凛、还有樱具有相同概念的世界吗?’无言心里嘀咕出声,倒是没有多少意外。

    世界这么大、这么多,就算是同一个世界里都有可能存在平行的时空,更何况在别的世界观里出现相似的人。

    另一边,诺亚眼神微凝,一瞬间思索了很多。

    他回过头,看向结界内的少女们,说道:“米拉,你们先回去休息吧,刚从世界里回来又遇到那些东西入侵,肯定累了吧?”

    “好,你这边也早点结束。”米拉露出了笑容,带着姐妹们回到宫殿里去,大门缓缓闭合,诺亚放心的点了点头。

    “和我好好说明一下怎么样?”

    右手一挥,一套桌椅穿过金色的涟漪,稳稳的落在两人之间,诺亚做出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坐到椅子上。

    无言赞许的点了点头,跟着坐到了诺亚的对面。

    “嗯,我从头跟你讲起吧”他微垂眼眸,仔细思考了下说道。

    然后,从发送道标的初始原因,到道标产生异变的几个因素和推测,再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间的根本目的,无言都仔细斟酌着和诺亚说了一遍。

    “我会来到这里,除了想要亲眼看看别的世界观是什么样外,就是想要消灭已经异变的道标。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我惹出的麻烦,不解决的话,不光是我老婆那一关,我自己良心上也过不去。”

    说到最后,无言无奈而又温柔的耸了耸肩,然后他才注意到似的指着诺言身后完整的‘羽毛世界’和‘世界的碎片’,问。

    “对了,那些‘世界’的惨样应该不是道标干的吧?”

    “就差一点。”

    一提起这个,诺亚就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那些可是他和少女们三年来辛辛苦苦修复的啊,差一点就前功尽弃了!

    “就差一点,也就是说不是了。”无言松了口气,然后干笑一声。

    “幸好不是,不然我都不好意思面对你了。

    “对了,这个给你。”

    无言伸出手,一个金色的光点在他的掌心浮现,然后猛然膨胀至拳头大小,在那金光之中,仿佛蕴含了一个宇宙。

    “这是什么?”诺亚没有伸手去接,而是让它就这么悬浮在桌面上。

    “这是一份‘能力’的具现化,我叫它哲理突破。”无言从容不迫的看着诺亚,解释道。

    “这是我根据从‘下级单位’那获取的情报,重新编织出的能力,也是通过它我才能来往于不同的世界观。

    “如果你信得过我,可以接受这个能力,这样你就能突破哲理之圆环的限制,看到世界之间外面的景象。

    “这样一来,你要保护自己的世界也会方便很多吧。

    “怎么样,你的意思呢?”

    无言问道。

    看了眼桌面上的光球,诺亚站起身。

    他看了眼一片纯白的世界之间,看了眼自由飞舞的‘羽毛世界’们,看了眼身后的宏伟宫殿(其中的少女们)。

    他再度看向无言,眼中闪耀着名为‘决然’的光。

    “我问你,那些东西所谓的‘下级单位’在其他的世界观,也会像在这里一样进行毁灭世界的行为吗?”

    “这是当然。”无言回答。

    “道标异变的根本就在于这个世界之间里的恶性概念,那个东西会做些什么,你肯定比我熟悉吧。”

    “那好,消灭道标和‘下级单位’的人也加我一个!”诺亚顿时开口,让无言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这样好吗?你还有很多残破的‘世界’等待修复吧。”无言看向那些残破的‘羽毛世界’,开口说道。

    “我们这边可以等,其他的世界观却不一定能等。”诺亚蓦然一笑。

    “而且,我不喜欢坐以待毙,如你所说,那些东西能够通过记录‘世界观冲突’来使自己不断变强的话,我可不敢保证它们下次过来时,我还能不能像今天这样轻松的消灭它们。

    “既然要消灭危险,自然要趁自己还有足够能力的时候将它们彻底消灭干净!”

    说罢,诺亚伸手一抓,掌心伴随着星光覆盖在金色光球上。

    璀璨的星光从诺亚掌中的缝隙泄露出来,等到一切动静平息下来,诺亚伸手一挥,将光球还给了无言。

    “不过,突破世界之间,前往其他世界观,我会用自己更熟悉的能力,就借你这个能力当做参考了。”

    反手将那光球收起来,无言饶有兴趣的看着缠绕诺亚周身的星光,旋即开口道:“这个好像是模拟创星图的力量吧?你对它进行了改进吗?”

    “你也知道模拟创星图?”诺亚吃了一惊。

    “嘛我也有就是了。”无言耸了耸肩,倒是没有炫耀。

    在掌握了系统之后,他拥有的能力就已经多到了他自己都不清楚的程度,除非启动‘全知系’的能力刻意去找。

    一般来说,除了自创的能力外,他都是使用自己用的比较多、比较习惯的那些,而那些能力已经足够应对他所遇到的大部分情况了。

    “我也开始有点好奇其他的世界观都是怎样的情况了。”诺亚深深的看了一眼无言,叹了口气。

    对此,无言只是笑了笑,又恢复了初见时不着调的样子,他轻飘飘的后退了一步,身形宛如泡沫融化在空气中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句调侃。

    “我来这里的目的已经完成了,接下来会去追踪道标的本体,你和自己的妹子们道过别后,就追上来吧。

    “不过,可别倒时候又舍不得自己的大‘后宫’呀”

    “我感觉我以后一定会为和你结交而后悔。”

    诺亚不禁伸手扶额。

    在和后宫(笑)中的少女们温存了一会儿后,诺亚在她们的鼓励和支持下启动了创星图,离开了世界之间。

    为了保护世界之间在他离开的时候不会受到威胁,诺亚使用模拟创星图升级后的第二个能力和所有的主权、权能之力创造出了一个从外部保护世界之间的结界。

    “这个是那家伙的力量。”

    在布置结界时,诺亚发现了一道同样笼罩在世界之间外部,但是隐而不发的力量,那力量之中蕴含着复数交织的概念,奉行着无言的意志保护着世界之间。

    “那家伙临走前布置的吗,倒是承了他的情了。”诺亚撇了撇嘴。

    随后,上好了‘保险’的诺亚顺着无言一路刻意留下的痕迹追了上去。

    主神空间,编号1173号主神使者的个人住所。

    在这堪称豪华的个人住所中,位于其中的一处花园里,身穿居家休闲服的席尔薇娅正拿着梳子帮助一位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梳理有些过长的白发。

    “好啦,小伯邪,别生闷气了,方里也不是故意不带你去的嘛”席尔薇娅忍不住微笑的说道。

    伯邪,这个曾经作为方里的专属武器而存在的纯星煌式武装,如今却变成了一位有着白色长发的小女孩。

    自方里、席尔薇娅、茵蒂克丝都升上第二等级之后有一段时间,因为某个世界的‘奇迹’,伯邪获得了成熟的灵智,拥有了变化成人的能力。

    大概是成为了生灵的缘故,主神空间对她的判定从一把武器变成了一位从者,进而就如同方里的其他从者一样,对她进行了相似却有些特殊的改造。

    只是,在沉睡的这段时间里,方里征服过的某个世界发生了一些波及整个世界的大事,方里不得不前去处理。

    结果,伯邪恰好在这段时间里苏醒,看不见主人的小家伙就开始闹起了变扭,只好由席尔薇娅这个陪伴方里时间最长的女友进行照顾。

    “嗡!”

    就在这时,花园的空间开始震颤起来,一道有些虚幻的大门豁然敞开。

    嗒、嗒。

    一道熟悉的身影走出虚幻的门扉,映入席尔薇娅和伯邪的眼中,让俩人眼前一亮。

    是真的亮,伯邪整个人都开始亮起白色的星光了。

    歌姬殿下无奈的笑了笑,放下梳子,对方里说道:“回来啦,这个小家伙可是闹起别扭了哦,你可得好好安慰人家。”

    伯邪没有言语,只是认真的望着方里。

    而看到这样的伯邪,方里的神情柔和下来,蹲到伯邪的身前,微笑着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

    “伯邪,欢迎你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

    “嗯”

    小家伙轻轻的蹭了蹭方里的手掌,仿佛在感受那熟悉的触感一般,连放出的白光也跟着心情一起产生了变化。

    见状,方里和席尔薇娅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其他的人呢?”方里抱起伯邪,坐到席尔薇娅的身边,随口问道。

    “美琴和夏娜她们在训练区进行训练,正在为自己升上第二等级的方法而苦恼,爱尔奎特带着茵蒂克丝、爱丽丝她们在娱乐区啊对了,之前好像说要带她们回自己的世界去玩呢!”

    歌姬殿下如数家珍般的告诉了方里他执行任务时,其他的少女们都做了什么。

    方里不禁哑然一笑:“和我走之前没什么变化嘛。”

    “才几天而已,你想有什么变化啊。”席尔薇娅风情万种地白了方里一眼。

    “可我已经想你们了啊。”

    摇了摇头,看到歌姬殿下久违的可爱模样,方里不禁心头一热,身体向她倾斜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伯邪可还在这里呢”

    作为方里的枕边人,敏锐察觉到他的心思的席尔薇娅,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我不管。”

    方里一把抓住了席尔薇娅,然后吻上了小女友的唇。

    “啾唔?!”

    暧昧的氛围就这么扩散开来,伯邪睁着纯洁的大眼睛,望着两人。

    良久,唇分。

    方里看着脸色酡红的席尔薇娅,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只是亲个吻而已,你在想什么呢?”

    “你坏死了!”

    歌姬殿下羞涩难当的捶了一下方里的胸口。

    就在这时,一道听不出男女的无机质声音响起在三人耳边。

    “通告所有第二等级主神使者/从者。

    “现在颁布最高难度任务:立于世界之外,抵御外来异物之入侵。

    “失败惩罚:无,但汝等眷恋之世界将有可能被外来异物毁灭。

    “完成奖励:成功防守住的位面世界/副本世界将全数归入防守该世界的主神使者个人世界行列。”

    “什么?”

    席尔薇娅脸上现出惊愕的表情。

    “竟然是主神亲自下达的任务。”

    方里直起身子,脸色凝重,一双虹色的魔眼闪闪发亮,望向个人住所外,试炼之塔所在的方向。

    “到底发生了什么,外来的异物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