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兄弟的春节礼物-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四兄弟的春节礼物

    以下内容均为书友“metal-h”提供。

    注:出场的哥哥们都是剧情结束之后的,只不过设定成平常使用以前常用的身体形态,例如真祖形态啦,眼睛里不是彩虹啦(笑)。

    --------------------------------------

    一少女大召唤

    幻想乡,春之季节即将到来,红魔馆中的女仆们这一天也忙碌地工作着。

    不过,这一天的气氛似乎有一些喜庆。原因大概是因为,昨天红魔馆天真无邪的二小姐说的一句话。

    “呐,哥哥,姐姐,夜,我们过春节吧!”

    芙兰朵露兴奋地冲进红魔馆的大厅,跑到小桌前,对着正在享用红茶(加入了b型血)的蕾米莉亚,站在背后侍奉着的女仆长,以及蕾米莉亚的椅子(大雾)说道。

    “嗯?春节是什么节日?哥哥你知道吗?”蕾米莉亚放下茶杯,皱着眉头,然后往背后一靠,仰头看着她的椅子不对,是某位真祖的眼睛。

    自然地双手揽着坐在怀中的蕾米莉亚,某位神大人低下头,柔和地笑着说:“那是华夏的传统节日啦,庆祝春天到来的节日,也是一年中最大的节日。芙兰你是怎么知道的?”

    芙兰继续兴奋地说:“是中国告诉我的!而且她还说那天会有好多好吃的东西!而且还有新衣服穿,还能放符卡!很热闹的节日!还有姐姐我也要坐哥哥怀里啦!”

    放符卡幻想乡的基准真是厉害。

    这样内心吐槽着的无言,任凭大小姐和二小姐纠结着座位权,有点出神。

    “毕竟,我从前也每年都过春节的啊”

    这时,背后的女仆长轻声的话语打断了他的思绪。

    “白大人,您想到什么了?”

    醒觉的无言,看着他面前银发凛然的面庞,微笑着说:“芙兰说的也无不可,毕竟红魔馆也经常办宴会,过个节日也差不多吧。”

    闻言,夜也露出了笑容:“那我去吩咐一下下人,可以开始预备了。这样的节日似乎有一些独特的习俗,白大人既然了解的话希望也能教一教我呢。”

    “不过要教的话,我好像也没什么东西好教啊连春联都写不好。就算成神了,字不好看还是不好看啊。”

    回想着夜的话,无言不禁有点苦笑,他的面前则是一叠红纸,以及几张已经废弃的。

    “算了,这个也不急,还是先跑几趟别的世界吧,先把那群丫头带回来,春节可是要团圆的。”

    “雏菊一直在陪她的家人,伊卡洛斯和阿斯特雷亚说想回去看望代达罗斯,也都在天降之物的世界。”

    “琴里和狂三、十香、四糸乃自从初始精灵的事情解决了就呆在五河家里,夕弦和耶俱矢虽然和她们在一个世界,但却在周游全球,美九也在巡回演唱,倒是稍微得赶赶路啊。”

    “还好其他人都在异世代之都。幻想乡的几个人还是让夜去邀请就好了,毕竟紫还在冬眠,怕是等当天才会醒过来吧。”

    无言心里合计着,手里把玩着一支精美的金如意。这个是无言想着有万事如意的寓意,作为女孩子们的礼物的样品,从系统里拿出来的。

    “不过,之前我也拿出来了一支,怎么找不到了”

    二全方位幻想

    箱庭世界,东区,一片张灯结彩的喜庆景象。

    但一间装饰优美的办公室里,某位世界之子正端坐在办公桌前,露出死鱼眼,看着面前笔直挺拔地肃立着,却面带笑容的吸血鬼女仆。

    “那啥啊,蕾蒂西亚,明明东区借着‘按照太阳的运行春节要到了’的理由,办起祭典了,我却在这处理公务。我还以为当初你们叫我过来只是因为需要我的太阳主权,结果却要干活吗?”

    金发的吸血鬼骑士当然是毫无瑕疵地回答:

    “毕竟您才是全权支配者嘛,就算我是代理,既然您回来了,那我当然没有理由继续越俎代庖了。而且十六夜先生和久远小姐之前有偷偷和我说‘春节前就不要处理公务了,都堆给诺亚,反正他说要来’,我都没有这么做,就不用抱怨了吧?主人?”

    闻言,诺亚摇了摇头,失笑地继续审视着文件。

    这时候门突然打开了,一个拥有稚嫩的童颜,某个部位却难以言喻,以至于用蓝丝带束起来的女孩冲进房间,笑着打起招呼。

    “哟!诺亚君!我回来了!”

    这时候,紧随的一头白发让人联想到兔子的少年,和栗子色头发的小人族少女,才从后面跟进来,慌张地带上被粗暴打开的房间门,并紧张地对女孩低声说着。

    “上神大人,这个办公室好像很重要的,闯进来不好吧”

    “没关系啦,我可是诺亚君的上神啊,我进来怎么不行了?”

    “这里又不是欧拉丽啊”

    这时,诺亚示意蕾蒂西亚坐到了一边,笑着问道:

    “赫斯提亚,玩的开心吗?”

    赫斯提亚听到这话,兴奋地转过头,几乎手舞足蹈起来。当然,某个部位也(划去)

    “超级开心的!这个叫‘箱庭’的地方,比欧拉丽还要不可思议呢!虽然看不到一起玩乐的神,但是孩子们的城市也是一样繁荣呢!”

    感觉就像小孩子一样啊,说好的是上神大人呢。

    诺亚笑着问:“那其他人在哪你知道吗?”

    “嗯?不太清楚啦,我只有路过看到几个,那个叫莉雅斯的恶魔和她的眷族在参加恩赐游戏呢。你的那两把剑和两个龙神,还有那几个用着仙精啊,应该叫精灵的武器的孩子也在一起逛呢。至于洛基眷族的那几个孩子在哪逛我才不管!”

    闻言,诺亚心里合计着:“嗯,米拉她们把刚办完婚礼的几个都拉走逛街去了,樱她们还有青子和有珠也去了。”

    “再加上茱莉、莉莉丝和延珠她们在一块,这样差不多吧,等这些处理完差不多就该去找她们准备吃年夜饭了。佩丝特和艾丽卡她们还等在楼下呢,我得快一点。”

    突然,他的眼前一晃,才发现在他眼前晃动一个吊饰,以及赫斯提亚满脸的笑容。

    “诺亚君你看你看,这是我从一个眷族那里买的挂坠哦,据说有天琴座的祝福呢。可惜本来买了两个的,可是笨蛋贝尔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弄丢了一个。”

    贝尔连忙慌张地在旁边抗议:

    “不是的,我一直把包装盒拿在手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了啊!”

    “嘛嘛,反正前辈也经常弄丢东西的,以前不就丢过小刀吗。”

    “我第一次丢小刀不是你拿走的吗?!”

    笑声,从办公室的门口慢慢飘散。

    三直死无限

    学战都市里,界龙第七学院无疑是最富有中华特色的学院。春节的时候这点尤其突出。连黄龙殿内的通路门,都有贴着对联,福字,挂着灯笼。

    “所以你们只是想着界龙有过年的感觉,于是就回来了?”

    范星露戏谑地笑着,看着眼前已然是杀神的弟子,以及挽着他右手臂,还与他的右手相握,开心地笑着的歌姬。

    “嗯当然也有回来看师傅的打算啦,毕竟师傅也勉强算长辈嘛,过年看望长辈是习俗吧。”

    同样笑着的方里回答道。

    “老身可不相信你这么孝顺啊。我看多半是你的小女友心血来潮吧?”

    “星露,虽然你猜对了,但是里他可没有说谎哦,还是有一点这个原因的。”

    歌姬笑着回答的声音无比优美。而方里则接着说道:

    “而且师傅,现在不是女友了,是妻子。虽然只是回我的家乡领了个证。”

    闻言,范星露差点瞪大眼睛。

    “什么?你应该没有骗老身吧?”

    “没意义的吧。”

    “差点吓了我一跳,你这个随性的弟子还真是什么时候都有可能吓到人呢。”

    “多谢师傅夸奖。”

    “我可没有在夸你,刚刚还说什么老身是长辈,结婚了居然现在才让我知道。”

    “其实也没有多久啦,算算日子现在是在度蜜月?”

    方里依旧是清爽的笑容。

    范星露看着这第一个成才出师的弟子,嘴角也柔和了不少。

    “嘛,算了,这是件好事。以前你与死相伴,如同容易折断的利刃,现在仿佛已经将死完全掌握于手心,看来是和她的缘让你能够蜕变,你可要珍惜啊。”

    “当然了,珍惜到就算是悖论,也要把她的‘死’给杀死的程度呢。”

    听着方里仿佛云淡风轻的话,席尔薇雅依旧温柔地笑着,只是握着方里的手握的更紧了。

    范星露则仿佛满意这个态度似的,一摸袖中,拿出两支相同的玉如意。

    “那老身作为师傅,给你们个礼物权当祝贺吧。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值钱东西,老身很久以前身上带着而已。本来还有一支,不过老身也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好了,你们就好好过吧,老身不送你们了。”

    然后,范星露一挥手,两人的身影随着传送消失在大殿中。

    “所以,方同学,接下来继续度蜜月吗?”

    “你这个说法像是在捉弄我呢。”

    “反正你也在你师傅面前这么说了嘛,再说那群孩子都在各个世界做任务呢。”

    “那好啊,你有什么打算吗?”

    “过中国年不是要吃年夜饭吗?”

    “除夕还没到呢,一定要的话我可以把你当成年夜饭。”

    “使坏。(脸红)”

    两个身影走在界龙校内的道路上,灯笼的微光,渐渐模糊。

    四奇迹的召唤师

    人理保存机构,迦勒底,建立在海拔六千米,终年白雪皑皑的地方。

    季节,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某位问题御主的房间内,房间的主人正戴着耳机,用鼠标键盘操纵着游戏人物,与别的玩家搏斗着。

    滑动门轻快地移开,发出一声小小的气阀声。

    粉色的短发,一边刘海遮住一只眼睛,身着迦勒底制服的女孩走了进来,拎着一个盒子。

    她把盒子放在旁边的桌上,然后坐在屋中的床边,静静地,温柔地看着少年和他的屏幕。

    少年的余光自然能看到她,但是他没有出声,不仅因为团战一触即发,还因为两个人已经习惯了两人独处时这样的空气。

    游戏结束,罗真摘下耳机,起身倒了两杯茶,也坐到床边,递给玛修一杯,轻声说道:

    “对不起啊,玛修,让你等了一会。”

    玛修也如同往常一样回答。

    “没关系的,罗真你肯定不会让我等太久的嘛。”

    说着,玛修打开了盒子,里面收纳着仿佛饼干一样的糕点。她微笑着说:

    “今天据说按照外面的日期,是中国的春节,是一年过去的日子呢。”

    罗真有点困惑地出声。

    “呃,春节是做糕点的节日吗?”

    “应该不是吧不过也没关系啦,毕竟迦勒底也没有什么过节的气氛嘛。”

    说出这句话的玛修,听着这句话的罗真,仿佛两盏摇曳的火焰在一起取暖一样。

    “那不管这么多了,我先尝一尝嗯!好吃!”

    “太好了,我是让罗曼医生教我的,好像也是中国的糕点,叫做桃酥,虽然他最擅长的是蛋糕呢。”

    “芙!芙!”

    “小家伙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啊而且还自己拿了一块。”

    就这样,两人一兽吃着桃酥,慢慢地盒子变浅了。这时罗真注意到了。

    盒子底部本来应该排满的桃酥,似乎是少了两块的。

    “玛修,一般来说不是底上先装满的吗?”

    “嗯?好奇怪啊不对,难不成是”

    这时滑动门又打开了,橘色头发穿着白大褂的身影走了进来,嘴上还叼着一块桃酥。

    “哟,罗真和玛修,晚上好诶,玛修你为什么表情好像有点可怕”

    “医生,还有一块是不是已经进了你的肚子了啊?”

    “诶,我只拿了一块来着啊!不对!不是这样的!等一下!对不起啊啊啊!”

    迦勒底的新年夜晚,似乎比以往,多了一些温暖。

    第五篇萝倾的书桌

    除夕前一夜,二次元分区的著名肝帝,如倾如诉,依旧准时按照老婆的指令,准备乖乖地上床睡觉。

    这时候,他看到桌子上多出了四个之前似乎并没有的东西。

    “金如意、天琴座的挂坠、玉如意、桃酥这是哪来的?”

    “嘛,算了,明天起床还要忙呢,先睡吧。”

    春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