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3 大战之烈!-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73 大战之烈!

    作为太阳神苏利耶之子,迦尔纳有着与生俱来的宝具日轮啊,化作甲胄(avacha and unda)。

    那是与迦尔纳的**一体化,无时无刻不在放出太阳光辉的强力防御型宝具,由光本身所化成的存在,因此即使是众神也难以破坏,能够将所有的敌对干涉,诸如物理攻击、魔术、诅咒等进行削减,使迦尔纳仅遭受到十分之一的伤害,还拥有着治愈的能力,即便是致命伤也能修复完全,乃是a级的宝具。

    靠着这一宝具,迦尔纳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无敌的存在,连在生前都因此遭到雷神因陀罗的忌惮,认为拥有这具黄金铠甲的迦尔纳难以战胜,所以才会为了让阿周那获胜,骗取迦尔纳的黄金铠甲,令其剥下这具与**一体化的铠甲,不但失去几近无敌的防御力,还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个宝具的话,在人理烧却的幕后黑手出手,摧毁原住民一方的国家时,迦尔纳绝对无法活下来。

    正是有这个宝具的存在,迦尔纳才会被视为几近无法战胜的存在,由此可见这个宝具的可怕。

    但是,迦尔纳并不仅仅只有这件宝具。

    比如其手中的神枪,那是持斧罗摩赋予其的不灭之刃所变化而成的宝具,使迦尔纳的每一击的威力都能高达a级,非常强力。

    而迦尔纳就能将作为自身属性的炎热效果付予给这把神枪,并将其发射出去,使其化作威力足以媲美核武器的一击。

    梵天啊,诅咒我身(brahmastra unda)。

    这便是迦尔纳此时此刻里所使用的宝具。

    它不是对人宝具,亦不是对军宝具,甚至不是对城宝具,而是威力极其可怕的对国宝具。

    “轰!”

    于是,当可怕的烈焰从阿尔戈号上爆发而出时,迦尔纳浑身缭绕的火焰全部都压缩进了其手中的神枪里,被其投掷了出去。

    神枪顿时化作一道火光,如光束一般,径直的轰向了从天而降的激荡水流。

    “咚!”

    伴随着轰鸣声的响起,火焰与水流便在高空中骤然碰撞,激起了盛大的爆炸,让水蒸气似雪崩一样,扩展向了周围。

    能够击杀堕落神灵的魔之一击,便被迦尔纳秘藏的对国宝具给当场抵消。

    “什么!?”

    芬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吃惊的神色。

    “吼!”

    就在这时,一个愤怒般的咆哮声响彻而起。

    一道庞大的黑影冲破了漫天的水蒸气,带着呼啸的劲风以及破空的声响,从阿尔戈号上一跃而起,似火箭般,窜到了芬恩的面前。

    正是berserer。

    “吼!”

    berserer便怒吼着,手中斧剑似降下的陨石,重重的劈向了芬恩所在的方向。

    “铛!”

    响亮的交击声中,斧剑被紫色的双手枪给挡了下来,掀起了冲击波与暴飞的火星。

    “咕呜!”

    芬恩只感觉到自己架起的长枪上传来一阵可怕的力量,令其不由得发出闷哼声。

    “吼!”

    berserer再次怒吼,一个旋身,竟是骤然飞踢,似岩石般坚固且坚硬的大脚板狠狠的轰在了芬恩的腹部上。

    “磅!”

    简直就像是爆炸一样,berserer的踢击将芬恩给轰飞了出去,激起一圈冲击劲风,吹灭了周围的水蒸气。

    芬恩就这么被踹得摩擦着空气,似断了线的风筝,一路带起破空声响,以惊人的速度,撞进地面,将地面都给撞得陷了下去。

    一时之间,沙尘、碎石以及裂缝在地面上横行,将不少凯尔特的士兵都给吹飞,化作大件的垃圾。

    但是

    “就是这里!”

    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从berserer的背后窜出。

    除了迪卢木多以外,还能是谁呢?

    “得手了!”

    迪卢木多便发出低喝。

    其手中,仅剩下的一把黄色的短枪暴起,似黄色的闪光一样,刺向了berserer的后背。

    “噗嗤!”

    下一刻,黄色的短枪刺穿了berserer的腹部,从其前腹中透了出来。

    鲜血,顿时从berserer的身上大量洒出。

    “吼!”

    berserer发出痛苦似的咆哮。

    迪木卢多则是根本来不及高兴。

    因为

    “咻!”

    尖锐的破空声下,一根夹杂在魔力旋风中的箭矢冲天而起,怒射而来。

    “锵!”

    迪木卢多及时挥枪,另外一只手上不知何时握上了投掷而出的红蔷薇之魔枪,将威力高达a级的魔力之箭给弹开。

    有了红蔷薇的魔枪的破魔效果,阿塔兰忒那加持了魔力的射击对于迪卢木多而言,威胁根本不大。

    只是

    “别忘了还有余!”

    罗摩高声呐喊着,身影早已是同样跃上了半空。

    携带着下落之势,罗摩高举不灭之刃,对着下方刚刚挥枪的迪卢木多劈下了气势十足的一击。

    “铛!”

    清脆的钢铁交击声下,迪卢木多拔出了刺入berserer身体的黄色短枪,迅速的将其抬了起来,挡下这一击。

    可惜,与借助魔力才达到a级的阿塔兰忒的射击不同,罗摩的筋力是实实在在的a级,以迪木卢多的力量,又被对方携下落之势的劈下,即便能挡下来,那也无法维持身形。

    更别说,此番前前后后诸多交手,全部都是在半空中完成,迪卢木多同样是纵身跃上半空,现在被从上方劈下这么一击,整个人直接是被劈飞,卷着呼啸的劲气,同样往地面落去,砸进了大地里。

    而这时,berserer已经是重新落在阿尔戈号的甲板上。

    其腹部,鲜血不停的滴落而下。

    看着这样的berserer

    “为为什么没有再生啊!?”

    伊阿宋惊愕无比的叫着。

    要知道,berserer可是连灵核被击碎都能复活,拥有着再生能力的宝具的从者,区区被贯穿腹部,在他的再生能力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只有罗真才知道。

    “那伤势是恢复不了的。”

    罗真低声开口。

    “那是迪卢木多奥迪那的第二个宝具必灭的黄蔷薇(gáe buidhe)。”

    必灭的黄蔷薇(gáe buidhe)。

    那是海神玛纳诺麦克列赠予迪卢木多奥迪那的礼物,拥有着阻碍被其刺伤的对手恢复的效果,与红蔷薇一样的魔枪。

    这把魔枪上同样刻有卢恩符文,分别是成功、冰雹(力量)、赠礼、桦(富饶)以及军神(胜利)的符文,附有无法愈合此枪造成的伤口的诅咒,即使使用治愈魔术或再生能力也无法解除其造成的伤,乃是同样常驻发动型的宝具,不需真名咏唱即可发挥效果。

    要去除此枪的诅咒,只能破坏黄蔷薇之枪,或是将身为短枪持有者的迪卢木多杀死。

    所以,即便berserer拥有着复活的能力,依旧无法恢复这一伤势。

    “这就是神话战争吗?”

    玛修不由得感到战栗了。

    其余人同样心头微沉。

    战争刚开始不到数分钟,两边的从者便相继解放了数个宝具,造成如此惊人的激战。

    而这,仅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