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 余现在就来救你-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84 余现在就来救你

    如果说,另外两个战场的最终对决可以以轰轰烈烈来形容的话,那么,在这里进行的对决就是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噗嗤!”

    随着**的撕裂声的响起,一支箭矢划破长空而来,直接洞穿了罗摩的肩膀,在上面带出一阵殷红的血迹。

    “呜!”

    罗摩不由得停下不断闪开迎面暴射而来的箭矢的脚步,发出一声苦闷的叫声,紧接着伸出手,握住刺入肩膀的箭矢,将其用力的拔了出来,又是带出一阵鲜血。

    “哈哈哈”

    罗摩就这么痛苦似的喘息着,身上早已千疮百孔,不仅腹部有着严重的伤势,身体的各个部位亦是均都有着被箭矢给射中的痕迹。

    但是,比起身体上的痛苦,内心的痛苦才是真正折磨罗摩的东西。

    “悉多”

    罗摩就痛苦似的唤着自己的妻子的名字。

    对此,正在张弓搭箭的悉多露出的是凄美以及邪恶并存的笑容。

    “您终于肯叫我的名字了,像这样绝望、无力、痛苦的叫我的名字了,罗摩大人。”

    悉多便憎恶般的说着。

    “当我怀着您的骨肉,却被您丢弃在河边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呼唤您的名字的,罗摩大人,您可知道吗?”

    说着,悉多将搭在弓上的箭矢释放,让三支箭矢在半空中划过,以惊人的速度,逼近了罗摩。

    “铛!”“铛!”“铛!”

    罗摩立即挥舞不灭之刃,在数次的钢铁碰撞声中,将来袭的三支箭矢给弹开。

    可是,在这三支箭矢之后,竟是还隐藏着第四支箭矢,趁着罗摩的不灭之刃还没来得及回收之际,重重的落在了他的大腿上。

    “噗嗤!”

    不知道第几次的撕裂声中,罗摩大腿中箭,让箭矢直接穿透而过。

    “啊!”

    罗摩顿时不由自主的单膝跪了下去。

    “呵呵呵呵呵呵呵”

    看着罗摩这个凄惨的模样,悉多即愉快又憎恶的笑着。

    “再让我听听您痛苦的叫声吧,更多更多多到足以覆盖我内心这憎恨的程度!”

    悉多就如怨魂一般的发出这般声音,继续向着罗摩放箭。

    罗摩只能拔出大腿上的箭矢,竭力的站起,一边拼命的躲闪,一边让手中的不灭之刃将来袭的箭矢给弹开,勉强保护着要害不被击中。

    照理来说,罗摩不应该沦落到这番田地。

    即使不是以成年时期被召唤,即使不是以rr职阶现界出来,罗摩亦是货真价实的顶级从者,对上悉多,哪怕不至于形成碾压之势,那也不应该沦落到这般被单方面的射击、射伤的局面。

    可是,就算有着滔天的武力,在悉多的面前,罗摩又该怎么展示?

    “我恨您!我恨您!我恨您我恨您我恨你我恨你!罗摩!”

    悉多便不停的吐露着怨恨的话语,并向着罗摩释放着箭矢。

    对于罗摩来说,悉多那一句句饱含怨恨的话语,都是这个世界上再锋利不过的箭矢,持续刺入自己的内心。

    真正杀伤着罗摩的不是刺穿身体的箭矢,而是刺穿内心的箭矢。

    回想起生前对悉多所做的一切,又看着悉多那凄厉的诅咒着自己的模样,罗摩的心已经是变得千疮百孔。

    “你就那么憎恨余吗?悉多!”

    罗摩便只剩下这样的疑问。

    然后

    “是的,罗摩,我憎恨你,悉多憎恨你,无比的憎恨你。”

    悉多就这样子宣言着。

    “所以,能不能请你去死呢?”

    这成为了刺穿罗摩的最后一支箭矢。

    “噗嗤!”“噗嗤!”“噗嗤!”

    罗摩的身体就相继的被箭矢给洞穿,洒出鲜血的同时,终于是再也战斗不下去似的,缓缓的倒在了地面上。

    “啊啊结束了啊罗摩大人”

    悉多便即似愉快,又似遗憾的开口。

    “悉多还想给你更多的绝望,更多的痛苦,但看来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说着,悉多举起手中的弓,让搭在其上的箭矢对向了罗摩。

    “请放心,我会给予罗摩大人解脱,罗摩大人可以不用再战斗了。”

    悉多的这番言语,传入了罗摩的耳中,更传入了罗摩变得千疮百孔的内心。

    啊啊结束了吗?

    罗摩就倒在地上,看着悉多对自己举起的弓,内心不由得涌现一阵自嘲。

    或许,这才是适合余的结局。

    以少年的时期被召唤,能够一心一意的爱着悉多,这让罗摩非常的满足。

    罗摩也认为,只有现在的自己才有资格寻求悉多,只有现在的自己才能为了悉多而献上一切,最终给予悉多补偿,让她得到应有的东西。

    可是,这终究也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悉多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补偿,就算对自己抱有什么情感,憎恨也是理所当然应该存在的第一种。

    毕竟

    这就是余抛弃了悉多的代价,这就是余应该得到的报复。

    所以,这样就好。

    这样如果能够让悉多获得一点救赎,那就足够了。

    罗摩这样想着。

    结果

    诅咒依旧是诅咒啊。

    永远不能相见,即使相见也无法享受喜悦的诅咒,此时此刻里,的的确确在生效。

    就算见面了,那么,我们也只有这个结局而已。

    罗摩就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罗摩即将闭上眼睛的那一刻

    “悉多?”

    罗摩无意间看到了正准备给自己最后一击的悉多的脸,当场愣住了。

    因为

    “再见了,罗摩大人。”

    悉多邪恶的笑着。

    然而,或许连她本人都没有察觉到吧?

    在其笑着的同时,她的那张脸上,已经是不知何时,布满了泪痕。

    是的。

    哭了。

    悉多哭了。

    看到这里,罗摩瞬间明白了。

    悉多并不是真的恨着余!

    说的也是。

    那个悉多怎么可能会憎恨自己呢?

    就像自己至始至终都爱着她一样,悉多也一直在爱着自己啊。

    想到这里,罗摩千疮百孔的心燃烧了起来。

    那是对自己的怒火。

    “居然怀疑你在憎恨着余?”

    这简直就是最大的不信任。

    生前,罗摩已经对悉多表现过不信任,让她遭受到清白被毁的不明之冤。

    现在,自己居然再次展现了这份不信任,这让罗摩心中燃烧起对自己的怒火。

    “咻!”

    而这个时候,悉多已经放出了箭矢。

    突破空气的箭矢,就这么朝着罗摩的脑袋射来。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罗摩放声怒吼着。

    “铛!”

    不灭之刃以比先前任何一次都有力的挥舞,将来袭的箭矢给狠狠的弹飞。

    “唉?”

    悉多顿时怔住了。

    而罗摩则是挣扎着从地面上爬了起来。

    “对不起,悉多。”

    罗摩便注视着悉多,以前所未有坚定的语气,如此说着。

    “余错了,余不应该以为自己以少年的时期现界,所有的事情就能解决。”

    既然人以过去的形态现界,那遭遇到的试炼也该跟着一起重现。

    “现在的你,肯定是被余看不见的魔王给俘虏着吧?”

    罗摩就擦掉嘴角的血迹,眼中绽放出光辉。

    “等着余。”

    “悉多。”

    “余现在就来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