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5 只此一刻的触碰-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85 只此一刻的触碰

    “救我?”

    听到罗摩的话语,悉多睁大着自己的眼睛。

    这对于悉多来说,应该是一个不小的触动吧?

    再怎么说,生前,为了从魔王的手中拯救悉多,罗摩都花了整整十四年的时间来与魔王做斗争,最终才成功的将其救了回来。

    因此,罗摩的拯救宣言,对于悉多来说,绝对是再强大不过的触动。

    只是

    “不!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罗摩!”

    悉多大喊着,就像是拒绝着什么,抗拒着什么,不愿意承认什么一样。

    但看到悉多这个样子,罗摩反而镇定了下来。

    “余不,我知道,悉多,你承受了许多的委屈,也承受了许多的不公和不平,而那些都是我带给你的。”

    罗摩便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向着悉多靠近过去。

    “我没有打算求你的原谅,也没有打算让你理解我,但这就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罗摩就一边向着悉多靠近,一边斩钉截铁的开口。

    “我在此起誓,悉多,无论面露什么样的困境,无论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都会去救你。”

    罗摩如此宣言。

    “所以,在那里等着我,我这就过去。”

    说完,罗摩开始奔跑。

    “别过来!”

    悉多立即宛如遭受到刺激一样,举起手中的弓,对着罗摩放箭。

    “咻咻咻咻咻!”

    无数的箭矢顿时从悉多的弓上被释放,让箭雨铺天盖地的袭来。

    即使是刚刚,悉多也没有释放出这样的箭雨,而是一下一下的给予罗摩伤害,如同想折磨他一样的放箭,现在,悉多却是已经不管不顾,拿出全力全开的射击来。

    “噗嗤!”“噗嗤!”“噗嗤!”

    顿时,罗摩的身体遭受到了铺天盖地的箭雨的袭击,手臂、大腿、肋部以及脸颊等等都遭受到箭矢的擦过,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的伤口。

    可罗摩却完全没有停下来,一心一意的向前奔跑着。

    其手中,正握着一枚戒指。

    一枚精致无比的戒指。

    拿着这枚戒指,罗摩不由得回想起在阿尔戈号上的事情。

    “这是?”

    看着被递到自己面前来的戒指,罗摩不禁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因为,从这枚戒指之上,罗摩察觉到了一股尊贵的神气。

    这绝对是与神息息相关的宝物。

    作为毗湿奴的第七化身,与众神有过诸多交集的英雄,罗摩确认着这一点。

    事实上,这不但是与神息息相关的宝物,其本身甚至就是神灵所化身而成的东西。

    因此

    “我打算把它交给你。”

    罗真将从自己的手指上摘下来的戒指递到罗摩的面前,直视着罗摩,这般开口。

    “这是我护身用的宝物,以它的力量,就算是神灵的诅咒都能抗衡,即使你的诅咒已经化为固有技能,照理来说不可能消除,这件宝物又是我专用的东西,交给你的话,哪怕有我在操控,它也只能多多少少发挥出一些效果而已,但它的力量是毋庸置疑的,应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你身上的诅咒才对。”

    如此一来,哪怕诅咒没有完全消除,至少,在佩戴着这枚戒指的状况下,罗摩也能见到悉多的面才对。

    这让罗摩又是惊讶,又是郑重。

    “既然是如此珍贵的宝物,将它交给余,真的可以吗?”

    罗摩便无比认真的注视着罗真,向着罗真询问这个问题。

    罗真顿时无奈的撇了撇嘴。

    “怎么可以啊?失去了它,我的力量至少会下降整整一截。”

    罗真就实话实说着。

    不说感应能力、精神干涉、灵体防护、诅咒抗性以及对幻术的自主反弹等效果,就说对魔力的减少消耗、恢复加速以及对〈灵视〉、〈天眼〉、〈心眼〉等技能的强化,这些也一直都是玉兔之戒在默默的进行的工作。

    除此之外,玉兔还有示警的功能,当初在盆地里遭遇到库·丘林的袭杀的时候,罗真之所以能够避开致命伤,其〈心眼〉的犀利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但在此之前,玉兔同样给予了示警,方才让罗真能够及时反应过来,做出回避。

    玉兔就是这样,作为对内效果的咒具,表现不像金乌那般显眼,作用却一点都没有输给金乌,只是一直默默的在执行自己的使命而已。

    如果失去了玉兔,那罗真的实力就算不下降一半,下降个两、三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即使是这样,罗真依旧将它拿了出来。

    “既然决定要帮你,不出全力可不行。”罗真就对着罗摩笑道:“况且,我也只有这个办法能够抑制你那化作固有技能的诅咒了。”

    没有神灵级别的奇迹的话,想抑制罗摩那化作固有技能的诅咒,根本就不可能。

    那已经是伴随着罗摩这个存在一起升华到〈座〉内的记录。

    想篡改它,就跟篡改〈英灵之座〉内的记录一样困难,没有神灵级别的力量,怎么可能有机会介入呢?

    “可你这样”

    罗摩还想说些什么,却是被罗真给打断。

    “知道吗?罗摩。”罗真就对着罗摩笑了笑,如此说道:“在我们的时代,给妻子戴上一枚戒指,那才是真真正正的爱。”

    闻言,罗摩为之一怔。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将玉兔之戒交给了罗摩。

    “如果有机会的话,那就把这枚戒指戴到悉多的手指上吧。”

    罗真便玩味般的开口。

    “当然,这只不过是借你的而已,你可得带着你的悉多,一起过来还我哦?”

    这句话,深深的刻入了罗摩的脑海,被其记了下来。

    回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罗摩便莞尔似的笑了。

    “多谢你,御主。”

    罗摩便紧握着手中的戒指。

    “多亏了你,余才有救下悉多的机会。”

    虽然不知道悉多遭受了什么,但她的状态肯定不正常,或许是被〈圣杯〉的力量所操纵了,那也说不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枚连化作固有技能的诅咒都能进行一定程度的抑制的戒指,肯定也能抑制控制悉多的力量。

    “现在就是为悉多戴上这枚戒指的机会!”

    罗摩顶着箭雨,不顾浑身的箭伤,向着悉多喊着。

    “悉多————!”

    带着最为奋力的高喊,罗摩伸出手,触及了悉多。

    “罗摩————!”

    悉多同样大喊出声,将手中的弓对向了罗摩的心脏。

    戒指与箭矢便同时被两人伸出的手给释放。

    旋即,触及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