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 让我好好疼爱你-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88 让我好好疼爱你

    “轰隆隆”

    半空中,互相碰撞的龙息所产生的冲击便形成了飓风,在大气的轰鸣声之下,如海啸一样,滚滚涌开。

    霎时间,整个天地都似在高温与低温之间不停的转变一样,来回交错,告诉了别人,此次的碰撞有多么激烈。

    北斗便仅凭一己之力,以寒冰的龙息抗衡着整整四头巨龙的火焰龙息。

    于是,龙气以及魔力同样像是暴风般的在席卷着,让周围的一带似彻底的卷起台风了似的,掀起阵阵沙尘,经久不息。

    “可恨!”

    看到这个状况,梅芙似不耐烦般的嚷嚷着。

    “你们也给我上!”

    说着,梅芙一挥手中的教鞭,周围立即响起一阵阵的龙吟。

    那是双足飞龙的叫声。

    别忘了,除了二十八头巨龙以外,梅芙还召唤出了无数的双足飞龙。

    现在,梅芙便命令着周围一带的双足飞龙,全部都往罗真的方向冲了过去。

    见状

    “〈飞龙召唤〉!”

    罗真猛的将手按在地面上,调动全身的魔力,启动了召唤用的术式。

    “嗡————!”

    一个巨大的魔法阵便从罗真的身下扩展了开来,滴溜溜的旋转着。

    而在其中,一头头的双足飞龙开始飞了出来。

    “吼!”

    “吼!”

    响应罗真的召唤,成千上万头双足飞龙终于也是从魔法阵里窜出,飞上了天际。

    “连双足飞龙也能召唤!?”

    这一次,梅芙是真的惊愕了。

    不管是龙种还是亚龙种,梅芙都是借助〈圣杯〉的力量才能成功使役,让它们成为自己的士兵的。

    如今,罗真一个人类,却当着梅芙的面,将她做到的事情都做了一遍。

    甚至,罗真还没有借助〈圣杯〉的力量,完完全全就是靠自己的能力办到这一切。

    这让梅芙终于是意识到了。

    “这个人类的御主才是最危险的敌人。”

    这句话,之前,库·丘林已经不止一次的跟梅芙说过。

    可是,梅芙口头上顺着库·丘林,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更没有将罗真视作威胁。

    本来,梅芙就是眼高于顶的女王,别说是人类,就是英灵都罕有能够入她的法眼的,让她真正去重视一个人类,那又谈何容易呢?

    更别说,梅芙一直都仗着自己这边有库·丘林、有〈圣杯〉这个许愿机、还有数不尽的军团以及这足以蹂躏一切的龙群,认为胜利迟早都属于自己,如此一来又怎么会意识到罗真的威胁呢?

    但现在,梅芙总算明白,库·丘林为什么数次都想袭杀这个人类的御主。

    这个人类的御主,绝对不单单只是给从者们提供魔力和支援那么简单。

    他不是那种只能作为魔力的提供者的无能御主,而是一个真真正正能够将每一骑从者的力量发挥到极限,乃至超越极限,甚至视战场的状况给予最佳的辅助,而且还是隐藏得最深的王牌。

    库·丘林便出于对胜利的执着,本能的察觉到了这一点,因此一直都只想先杀掉罗真,除此之外,连斯卡哈这位理应最受库·丘林忌惮的老师都被其忽视了,即便是印度以及希腊的大英雄们亦是始终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由此可见一斑。

    现在,在罗真的指示下,从魔法阵里窜出的双足飞龙便纷纷都冲天而起,与从天而降的梅芙的双足飞龙军团厮杀到了一块,竟是隐隐的形成了对抗。

    在这样的情况下,梅芙再不清楚罗真的威胁,那就妄为女王了。

    既然如此

    “干脆把你变成我的东西吧。”

    就像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一样,梅芙清纯的笑了。

    那个清纯的笑容,却是透露出一股妩媚又淫荡的感觉。

    然后,梅芙就从自己骑乘的巨龙身上跳了下来。

    本来,这些龙种就不是梅芙的坐骑。

    梅芙是rider职阶的从者,虽然也拥有〈骑乘〉技能,而且〈骑乘〉技能的等级还高达a级,但那仅能让梅芙可以自由驾驭除幻兽、神兽等级以外的所有野兽及交通工具而已,还远远达不到骑乘龙种的级别。

    之所以能够骑乘龙种,那完全是因为这些龙种是梅芙凭借〈圣杯〉的力量制造出来的孩子,对她言听计从而已。

    证据就是库·丘林明明没有〈骑乘〉技能,却也同样能够骑乘龙种。

    当然,这仅仅是表面上的骑乘,真真正正的骑乘可不单单只是骑上去而已,还得完美的驾驭住骑乘物才行。

    而在这方面,比起不能骑乘的龙种,梅芙更信任自己的战车。

    那是梅芙自身的权势得到具现化的战车,展示出统治人的王权、虐人的钢铁、震撼人的恐怖的存在。

    这辆战车利用了在库利牛争夺战中相关的两头神牛进行拉动,一旦在战场上奔驰,其突进力将足以摧毁一切挡路的敌人。

    因此,那是b级的对军宝具。

    其名为

    “〈我心爱的钢铁战车(chariot my love)〉!”

    在梅芙的呼唤下,两头角牛拉动着战车,一边咆哮,一边从战场的边缘上奔驰而来。

    梅芙便刚好落在自己的战车的驾驶座上,甩动皮鞭,狠狠的抽打在两头牛的身上。

    “上吧!将那个男人给我征服!”

    这并不是口头说说而已。

    实际上,梅芙的战车就有着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对被梅芙所看中的男性有着极大的特攻效果。

    所以,梅芙便驱使着自己的战车,卷起沙尘,抛开泥土,如猛兽一般,向着罗真的方向突进而来。

    罗真自然不会没有察觉这声势浩大的攻击。

    顿时,罗真在自己面前的地面上画出了一个隐晦至极的符文。

    那是能够用作陷阱之用的焰之符文。

    “炸飞吧!”

    罗真便在金乌大衣的翻飞下,豁然飞上了半空。

    只剩下梅芙的战车,趋势不减的碾过了其原本所在的地方,车轮踩中了焰之符文。

    “嘭————!”

    狂暴的火焰立即盛开,如爆发的火山,将那一带都给吞没。

    然而

    “啊哈哈哈!”

    梅芙竟是有如未卜先知一样,从战车上一跃而起,甩出手中的长鞭。

    “啪!”

    清脆的响声中,梅芙的长鞭缠住了罗真的脚。

    “什么!?”

    罗真不由得吃惊了。

    罗真完全不知道,因为在生前征服过众多男性的关系,梅芙能够在极短的时间里借用那些男性的宝具。

    比如,曾经做过其一段时间的丈夫的阿尔斯特王康纳尔所持有的未来视能力,就被梅芙暂时性的借用了。

    “来!让我好好疼爱你吧~~~”

    梅芙便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手中一个用力。

    下一秒钟,罗真整个人都被长鞭给扯了下去,与梅芙一起,被锁进了她的战车的车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