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5 让我顺手抹杀你-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05 让我顺手抹杀你

    “噗嗤!”

    当纯粹又强大的魔力在斯卡哈的身上炸裂时,斯卡哈立即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被轰飞似的,炮弹般的倒飞了出去,撞在遥远的战场的大地中,在那里掀起了沙尘,激起了碎石瓦砾。

    “斯卡哈小姐!”

    见状,玛修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那个异境的女王,弑杀过神灵的枪神,连十四头的龙种都能单挑,一直以来都显得即无敌又可靠的斯卡哈,如今,竟是被连反应都反应不及的一击给轰飞,这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场景。

    连罗真都瞳孔一缩,心中涌现出震撼的情绪来。

    藉着〈心眼〉的能力,罗真倒是察觉到了攻击的正体。

    毋庸置疑,那是所罗门所使用的魔术。

    只是,那并不是多么深奥的魔术,仅仅是将魔力凝聚成魔弹再将其发射出去而已,却有如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一样,直接轰在了斯卡哈的身上,将斯卡哈给一击重伤。

    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所罗门的魔术再强大,斯卡哈都拥有着最高等级的〈对魔力〉技能,照理来说,魔弹程度的魔术连给她挠痒痒都嫌不够,怎么可能还能将其重伤呢?

    可所罗门却做到了。

    这位魔术王直接以纯粹又强大的魔力突破了〈对魔力〉的技能,让魔术对斯卡哈生效了。

    “真弱,真弱啊。”

    所罗门便嗤笑了起来。

    “这种程度的话,连让我动用宝具的资格都没有。”

    闻言,玛修咬住了牙,架起盾牌,准备与所罗门对抗。

    反倒是罗真,冷静的开口。

    “你所说的宝具应该是指天上的那个大光圈吧?”

    罗真的发言,让玛修为之一愣。

    “哦?发现了吗?”

    所罗门倒是也很冷静,坦然的承认。

    “没错,那正是我的第三宝具,聚集了数以亿计的光线的光带,其中的每一条光线都拥有着媲美圣剑的威力,全部汇聚起来,完全可以将整个人类史都给烧尽,即不是对人宝具,更不是对军宝具,甚至不是对城、对国乃至对界,而是对人理宝具。”

    数以亿计的圣剑所形成的力量。

    那是什么概念呢?

    要知道,圣剑可是a级的对城宝具啊。

    凌驾于圣剑数亿倍的力量,那如果都不能称之为对人理宝具,什么才是呢?

    “其名为————〈诞生之刻已至,以此修正万象(ars adel saloonis)〉。”

    所罗门便背对着天空中的光轮,向着罗真露出胜券在握似的笑容。

    “之前倒是也稍微用了它一下下,来到这个特异点里的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吗?

    当然知道了。

    迦尔纳已经说过了,就是从那个光轮里降下了一道光,所以原住民一方的国家才被彻底的摧毁。

    在罗真来到这个特异点之前,所罗门就使用过一次这个宝具,让它摧毁了整个原住民的国家,一口气歼灭了原住民一方的从者,仅留下迦尔纳一人靠着能够削弱至十分之一的伤害和自愈能力的宝具撑了下来,侥幸活到现在。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够和我的宝具产生共鸣,更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够对我使役的魔神柱有所感应,在看到魔神柱们对你产生警惕,你也一口气贯穿了第二、第三、第四特异点,就忍不住心血来潮,稍微玩了一下。”

    所罗门就又是变换了姿态,没有和斯卡哈对话时的成熟、稳重的感觉,玩味般的开口。

    “原本的话,这种已经失去用处的特异点,根本不值得我动用到宝具。”

    想必,这也是实话吧?

    从所罗门的态度来看,他根本就没有将罗真至今为止的行动放在眼里。

    人理烧却的工作已经完成,所罗门没有兴趣再关注这些特异点,就算它们被罗真给修复,那也不值一提。

    之所以会在这个特异点里小小的动用宝具,仅是因为得知了罗真的存在,心血来潮的出手了一次而已。

    要不然,真想阻止罗真修复特异点的话,所罗门不会等到现在才出手。

    “明明就杀死了那么多的从者和人类,你居然说那是心血来潮!”

    玛修便因为所罗门的这番话语,受到了很明显的刺激。

    不可能不受刺激。

    谁会因为心血来潮就大开杀戒,将一个国家都给摧毁呢?

    只有这位将整个人类史都面不改色的烧掉的冠位魔术师才能做到。

    “看看,人类多脆弱。”

    曾经被誉为贤王的存在,现在就只不过是在藐视、轻视、忽视着人类这个生命群体,甚至展现出了极端的厌恶。

    “这就是你烧却人理的理由吗?”

    罗真低声开口。

    但是,所罗门似乎已经没有再对话的心情了,如同懒得再说什么一样,如此出声。

    “本来,在我的伟业面前,人类史早该全部毁灭,别说是拯救,就是意识都意识不到便已经全部消失,这才是正常的状况。”

    说着,所罗门瞥向了罗真与玛修。

    “可是,迦勒底这个存在却成为了独立于时间轴之外的东西,做着难看的挣扎,难看的拼搏,难看的拯救,难看的流浪,真是让人觉得不愉快。”

    所罗门的声音变得冰冷下来。

    “如果不是因为迦勒底已经独立于时间轴之外,我早就「看」到它的所在地,将它彻底消灭。”

    以所罗门的力量,想办到这一切,根本不难。

    可惜,迦勒底已经变成特别的地方,连所罗门都找不到它的位置。

    “如果能够和我产生莫名其妙的共鸣和感应的你就是迦勒底准备的底牌,那现在就让我顺手抹杀你吧。”

    所罗门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出这样的话。

    “我的神话里,不需要像你这样的人类存在。”

    话音一落

    “嘭————!”

    纯粹又强大的魔力所形容的魔弹终于再一次的穿越空间与时间的限制,炸裂了开来。

    只是,这一次,所罗门的魔术并没有命中目标。

    “呜!”

    玛修架着盾牌的站在罗真的面前,承受着这股力量,被魔力的奔流给轰得闷哼一声,声音显得极其苦闷。

    赫然,便是玛修以〈决意奋起之盾〉的能力吸引了所罗门的攻击,承受了这连最高等级的〈对魔力〉都无法克服的魔术的一击。

    几乎是在同时,罗真动手了。

    “啪!”

    罗真毅然合掌,咏唱起了咒文。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目契毗药·萨缚他·咀罗吒·赞拿·摩诃路洒拿·欠·佉呬佉呬·萨缚·尾觐南·唵怛罗吒·憾漫————”

    伴随着长长的咒文的咏唱,一股惊人的火气被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