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7 启明之光的英雄-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07 启明之光的英雄

    如今,罗真若是全力全开的话,完全可以媲美战略级的最上级使魔。

    若是不顾消耗,将自身的底牌全部用上的话,那么,像库·丘林那样的战略级巅峰,就算是在玉兔不在的状况下,罗真亦是有信心将其击败。

    虽说,现在不仅是玉兔不在而已,身为罗真目前能够完全使役的最强战力的北斗亦是被重伤,尚且还无法战斗,但对手若是寻常战略级的存在,以罗真的能力,依旧有办法战而胜之吧?

    现在的罗真就有着这样的能力。

    可是,这样的罗真,面对眼前的冠位从者,从内心深处升腾起来的只有无力感,根本没有战胜感。

    那不是当然的吗?

    如果魔术与咒术均都无法对眼前的敌人产生作用,那么,作为一名魔术师,罗真该怎么战胜对方?

    况且,两人在力量上还有着几近绝望的差距。

    即使不算技能,所罗门亦是冠位等级的存在,无论是魔力、魔术还是纯粹的力量,均都在罗真之上,就算罗真拥有着抵达神域的〈心眼〉之力,对方亦是拥有着可以看透过去乃至未来的〈千里眼〉作为抗衡。

    可以说,所罗门完全就是罗真的一个上位版本。

    魔力比罗真强。

    魔术比罗真强。

    特殊的眼力比罗真强。

    更甚者,连〈召唤术〉都是对方比较强,完全可以使役七十二柱魔神,根本不是目前〈召唤术〉还停留在召唤上级使魔的等级的罗真可以媲美的。

    这让罗真终于是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所罗门抱有那么强的敌意。

    不仅是因为发自内心的莫名愤怒和憎恶,更不是因为对方是人理烧却的幕后黑手,而是因为对方和自己根本就是同一个类型的存在,却已经遥遥领先于自己,走在自己的前方。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罗真还不至于对所罗门抱有那么大的敌意。

    问题是,走在自己前方的这个人,正在全心全力的藐视着自己。

    “终究只不过是人类啊。”

    所罗门便如此贬低、否定、嗤笑着名为人类的存在。

    也许,所罗门也发现了吧?

    发现眼前这个对于自己而言过于渺小的存在,其实,和自己是属于一个类型。

    正因为这样,所罗门才会亲自来到这里。

    为了证明

    “我才是应该站在最高峰的唯一的一人,不需要有任何人踏着我的路走上来。”

    所罗门像是为了彻底击溃罗真一样,全身鼓动起凶恶的魔力。

    那魔力,已经是浓郁到足以形成实质般的色泽,让所罗门的全身升腾起即邪恶又不祥的黑雾。

    然后

    “记得是「二十八」对吧?”

    所罗门突然这么说了。

    罗真先是一怔,随即面色豁然一变。

    ————「二十八」。

    这个数字,代表的是什么,罗真不会不明白。

    ————〈二十八战士〉。

    ————〈二十八龙种〉。

    由梅芙亲手制作出来的敌人,一共就有二十八个。

    现在,所罗门提及了这个数字,意味的是什么,根本不言而喻。

    “虽然作为玩耍来说有点太过火,但既然〈二十八战士〉和〈二十八龙种〉你都克服,这次不如就来看看能不能克服〈二十八魔神〉吧!”

    所罗门狰狞的笑了起来,全身的魔力都凶恶的暴涨了,令得漆黑的魔力之雾瞬间弥漫向整个战场,将所罗门周围的大地给吞没。

    “嗡嗡嗡!”

    大气顿时产生了混乱。

    “轰隆隆!”

    大地顿时产生了震颤。

    漆黑的魔力之雾便覆盖住了周围,并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地狱里被释放出来一样,缓缓的突起一根根的气柱。

    然后,对于罗真而言,即熟悉又陌生的东西出现了。

    如同天柱一般,全身都是由血肉所形成,散发出无比邪恶的气息和恐怖的氛围,到处都布满着眼珠子的肉柱。

    正是

    “魔神柱!”

    曾经在第一特异点里相遇,由雷夫·诺莱尔·佛劳洛斯所拥有的本质、原形、象征,凶恶的灾厄之源,如今,再一次的出现在罗真的面前。

    并且,不再是单独一柱,而是有着整整二十八柱。

    “来吧!吾之同胞!”

    “来吧!吾之仆从!”

    “来吧!吾之力量!”

    “来吧!吾之伙伴!”

    “来吧!来吧!来吧!”

    “在这个世界展现你们的力量!碾碎我们的敌人吧!”

    “哈哈哈哈哈!”

    所罗门便悬浮在了半空,全身波动着漆黑的魔力之雾,被一根根的魔神柱给包围了起来,不住的大笑着。

    被数十根魔神柱所包围的身影,真的是显得即凶恶,又可怕。

    理所当然,作为直面这般场景的人而言,那又是何等的绝望,简直可想而知。

    “咚咚——咚咚——咚咚——”

    罗真的心脏便再一次疯狂的鼓动了起来,毛骨悚然的感觉亦是似附骨之疽一样,爬满罗真的全身。

    在那凶恶的光景面前,罗真就像是一个渺小到准备挑战整个地狱的蝼蚁一样,显得是那么的无知,那么的可怜。

    相信,这样的光景,落在别人的眼前,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要知道,魔神柱可是单单一柱都需要数名强大的从者才能抗衡的存在,当初罗真亦是凭借着玛修以及贞德的力量,再加上黑贞德的宝具,最终才将雷夫·诺莱尔·佛劳洛斯这一柱给讨伐而已,现在直面整整二十八柱,就算罗真已经今非昔比,能够感受到的都仅有绝望而已。

    可是

    “不管输给谁,唯独不想输给你们这样的东西”

    罗真倾听着疯狂鼓动的心跳,体会着爬满全身的毛骨悚然,脸上浮现出来的却是无畏般的笑容。

    “来吧!”

    罗真便让体内的魔术回路最大程度的运作,如迸发出电光一般,令魔力极速流动,暴涌而出。

    虽然与那形成地狱一般的漆黑魔力之雾相比,罗真的魔力显得是那么的弱小,但那就像是在黑夜中亮起的启明星,即使孤单,即使黯淡,依旧点亮了黑暗。

    于是,被这启明之光吸引而来的英雄们登场了。

    “轰!”

    惊人的魔力就从战场的边缘轰然炸裂。

    “轰!”“轰!”“轰!”“轰!”

    就像是引起连锁反应一样,一阵阵魔力相继引爆,从四面八方升腾了起来。

    “这是!?”

    罗真如同感应到什么一样,猛的转过头,看向了四周。

    下一秒钟,罗真看到了。

    一道道的流光,向着这边,疯狂的暴掠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