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 她,是谁?-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15 她,是谁?

    “————宣告————”

    这一刻里,庄严的咏唱声响遍全场。

    “————汝之身在吾之下,吾之命运在汝之剑————”

    罗真带着前所未有决然的表情,一边自然而然的咏唱出声,一边高高的举起手中的黄金之瓮。

    “————若遵从吾之呼唤,就此意志、此义理的话,便回应吾吧————”

    名为〈圣杯〉的存在顿时缓缓的悬浮了起来,飞上半空。

    “————在此起誓————”

    “————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

    “————吾乃完成世上一切恶行之人————”

    “————汝受吾之灵魂缠绕此生————”

    罗真便将自己的一只手同样高高的举了起来,似想和悬浮在半空中的〈圣杯〉互相连接一样。

    而且,还是举起了那只刻着最后一划令咒,亦是佩戴名为〈奇迹〉的指环,令其闪闪发光的右手。

    以此令咒、此戒指为媒介,罗真做出了最后的呼唤。

    “————来吧,我的守护者————”

    于此,仪式完成。

    “铮————!”

    璀璨耀眼的光芒如潮水,瞬间覆盖住了整个战场。

    那光芒,来自于天空中的黄金之瓮。

    那光芒,来自于右手上的璀璨指环。

    两道炫目的光就汇合在一起,让一个极其巨大又复杂,宛如从古至今留下来的几何奥义一样,呈现出立方体的感觉的庞大魔法阵缓缓的旋转而出。

    奇迹,便在这一刻里降下。

    “什!?”

    所罗门貌似想说点什么,却是因为那夺目的璀璨光芒而不由自主的举起手,挡在自己的面前。

    “这道光!?”

    “怎么了!?”

    “啊!”

    战场上,一众为了与所罗门对抗而变得伤痕累累的从者们亦是纷纷都吃惊了起来,紧接着同样被刺眼的光芒给夺去视野,令得众人相继抬起手来,挡在自己的面前。

    “成功了吗!?”

    斯卡哈沐浴在光辉之中,如此叫着。

    “前辈!”

    玛修更是只来得及呼唤自己最重要的人的名字,随即被光芒给吞没。

    所有人就这么被潮水般涌开的璀璨光辉给掩盖了身形,视野内的一切更是全部变成一片金灿灿的光景。

    这个瞬间里,谁也看不见,谁也感受不到谁,令得所有人都只能发出声音,却连那声音都被光辉给覆盖。

    而身在光辉的最中心,罗真亦是失去了意识。

    不。

    罗真的意识,已经顺着〈奇迹〉与〈圣杯〉一同打开的通道,前往了自己呼唤的守护者的所在地。

    此时,罗真只觉得自己好像正在穿越着什么一样,整个人都在没有重力的悬浮感和没有方向的眩晕感中前行,不停的游动着。

    这种感觉,罗真即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这种感觉罗真并不是第一次体验。

    过去,每当罗真使用〈奇迹〉打开前往异世界的门,前往别的世界时,其所感受到的就是这样的悬浮感和眩晕感。

    所以,这种感觉,罗真很熟悉。

    陌生则是因为这次与以往不同,多了一种违和感。

    以往,罗真前往别的世界时,身体都会受到时空穿梭的干涉,进而产生变化。

    具体来说就是身体会不断缩小,最终要么变成小孩,要么直接变成婴儿,以新生的姿态,在异世界里降临。

    哪怕是那些曾经去过的世界,穿过世界与世界之间的通道时,罗真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游动。

    可是,这一次,罗真失去了这种感觉,因而才会产生违和感。

    换言之

    “我的身体不见了?”

    就是这么回事。

    这一次,罗真仅仅是意识脱离了,进入了〈奇迹〉打开的通道而已,并不是整个人都穿到了别的世界。

    这是特例中的特例,本来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

    只有意识穿过通道,身体却留在另一边,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但是,这次是例外。

    因为,打开通道的不仅仅有〈奇迹〉的力量,还有〈圣杯〉的力量。

    在仪式完成的瞬间里,藉着〈圣杯〉的力量,罗真与召唤对象之间的通路被连接了起来。

    照理来说,如此一来,被罗真召唤的存在就会顺着这条通路,进而被召唤到罗真的面前才对。

    可惜,或许连斯卡哈都没有想到,即使是有〈圣杯〉的力量介入,最终,罗真的召唤都以失败告终了。

    那是因为,无论是罗真的术式还是〈圣杯〉的力量,均都无法将这个存在的灵魂进行复制,进而使其作为从者,降临到现界。

    对方就是这么一个连〈圣杯〉的力量都有所不及,无法完全操纵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呼应罗真的愿望,名为〈圣杯〉的存在只能全力的维持这条通路,不让其断掉。

    只是,照这样下去,最后,通路还是会断开,进而使此次召唤彻底的宣告失败。

    然而,这个时候,同样是为了呼应罗真的愿望,与罗真共生的〈奇迹〉亦是释放了自己的力量。

    本来就能够打开不同的世界之间的门的这枚戒指,便将这条通道给彻底的稳定住了。

    拜此所赐,不需要再消耗力量维持通道的〈圣杯〉立即为了实现罗真的愿望,将其意识给唤出,送往通道的另一边。

    这是〈奇迹〉与〈圣杯〉一同制造的一个机会。

    让罗真见到那位不得了的存在,与其结缘的机会。

    如今,顺着这条通道,罗真抵达了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召唤成功的存在的所在地。

    “铮————!”

    通道的前方就出现一阵刺眼的光芒,让罗真通过了它。

    “唔”

    如同从漩涡里被抛了出来一样,罗真低吟了一声,随即缓缓的睁开自己的眼睛。

    “这里是?”

    印入眼帘的场景,让罗真不由得怔住了。

    “洞窟?”

    没错。

    这里是一个洞窟。

    一个非常原始的洞窟。

    洞窟非常的巨大,四周的石壁就像是山壁一样,即高大又沉重,透露出了非同凡响的岁月感和沧桑感。

    而很不可思议的是,在这样一个即巨大又原始的洞窟里,地面上,竟是铺满着金银财宝,闪闪发亮。

    然后,一张巨大的石床就坐落在了洞窟的中心。

    罗真的目光便落在那石床之上。

    “————!”

    下一秒钟,罗真的呼吸停了,心跳也停了,一对眼眸更是瞬间睁至最大,瞳孔却是反而一缩,浮现出骇然的情绪来。

    只因为,在那石床之上,正躺着一个人。

    “不”

    那不是一个人。

    那是一个

    “巨人”

    是的。

    躺在石床上的正是一个正在沉睡,体型堪比山峰的巨人。

    巨人酷似人类的少女。

    若是缩小比例,令其变得和正常的少女一样的话,那对方就是一个身材纤细,浑身的肌肤都为褐色,却留着一头白色的短发,头上则戴着纯白的头纱,看起来反而像是留了一头白色的长发一样,身上穿的极其暴露,只有白色的抹胸和同为白色的裤裙的少女。

    这样的一个巨人般的少女便静谧的躺在石床上,孤独、寂寞、失落的睡在了这个不可思议的洞窟中。

    其身上,一股让罗真都为之心悸和恐怖,仿佛本能在颤抖一般的气息,不停的散发了出来。

    只此一眼,罗真就确定了。

    “她,绝对不是英灵。”

    她有可能是神,更有可能是魔,甚至有可能是鬼、是怪、是具备人形的凶兽,却绝对不可能是英灵。

    既然如此

    “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

    “她,是谁?”

    罗真完全茫然了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