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2 拿走你的心脏-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52 拿走你的心脏

    []

    看着集体沉默的希腊一方的从者,罗真的脸上却是带上淡淡的笑容。

    对于希腊一方的妥协,罗真是很有把握的。

    伊阿宋不用说,面对建国的野望,这个人是绝对不想死的,在现在这个情形下,唯一的选择就是服从。

    阿塔兰忒亦是一样,跟曾经在第一特异点的法兰西现界时完全不同,不再是一个狂暴的野兽,而是非常直接、冷静且无法坐视苦难的女英雄,若不是因为立场的关系,这个女猎人是绝对不会反对加入罗真的阵营,与其一起并肩作战的。

    美狄亚则看起来对伊阿宋唯命是从,只要伊阿宋妥协,这位还没成为魔女的公主殿下肯定也会妥协。

    至于

    srkr倒是有点危险,早已失去理性,根本不知道妥协,只知道战斗到死为止,目前也仅是因为生前的因缘与同为〈阿尔戈英雄〉的希腊一方一同作战,与其说是被操纵,不如说是本能的遵从伊阿宋这个生前的船长而已,什么时候会彻底的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破坏眼前所有的存在,这点还未可知。

    不过,目前看来,这位狂战士貌似还没有彻底的暴走,只要伊阿宋、美狄亚和阿塔兰忒妥协的话,这位半神的大英雄应该也会跟着一起罢休吧?

    罗真正是看穿了这些希腊英雄的本质,方才毅然对伊阿宋出手,为此直接闯进阿尔戈号中。

    只要能够制住伊阿宋,那希腊一方就没有抵抗的能力了,罗真就看穿了这一点。

    (虽然是个无能的王子,但不管怎么样还是联系着所有希腊英雄的中心,这点还真不知道该不该讽刺。)

    罗真便瞥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伊阿宋,心中感慨万千。

    当然,罗真并没有忘记,除了希腊一方的从者以外,这里还有着一个棘手的麻烦。

    “你们打算做什么,那都跟我无关。”

    眼看着希腊一方集体沉默,阿周那却是打破了寂静。

    “我的目标就只有迦尔纳而已,别妨碍我。”

    阿周那便凝视向迦尔纳,眼中燃烧着的是绝不为此妥协的意志和执念。

    “真不像你啊,阿周那。”

    迦尔纳手执神枪,面对阿周那的逼视,默然了一会以后,淡淡的发言。

    “我还以为,原本的话,你才是最有可能站在御主这一边的人。”

    要知道,阿周那可同样是货真价实的英雄,源自《摩诃婆罗多》的天赐之子,众神宠爱的存在,即使《摩诃婆罗多》中有着众多的英雄,他依旧是其中核心一般的存在,立于印度众多英雄之上的人物。

    与其相比,迦尔纳反而才是反派,在《摩诃婆罗多》中亦是站在阿周那前进道上最大的劲敌,最终被其击败。

    如果换做是一般情况,阿周那一定是会不惜豁出性命为人理而战的英雄吧?

    可这次,在北美大陆的特异点中,阿周那不仅不顾一切的加入了凯尔特一方,与原住民一方为敌,现在也跟着希腊一方一起来到这个原住民的最后容身之所,无视人理的危机,这根本不像阿周那的所作所为。

    只是

    “这就是我的愿望,累积了数千、数万年的愿望。”

    阿周那没有丝毫迷惘的开口。

    “既然你选择站在原住民一方,那我就站在凯尔特一方。”

    “既然你选择成为英雄,那我就成为邪恶。”

    “如果你为了拯救人理、拯救世界而战,那我也会站在你的对立面,成为毁灭人理、毁灭世界的存在。”

    “这就是我的愿望,与你平等、公正、对立的一战。”

    阿周那高声呐喊出自己的心声。

    “我之所求即为你的对手,除此之外,一切皆无所谓!”

    这就是阿周那寄托于现界这个奇迹唯一想做的事情。

    不是他想助纣为虐,更不是他想毁灭一切,只是因为迦尔纳站在这边,因此,他必须站到另一边才行。

    如此,方才能称之为对立,称之为对手。

    故此

    “如果你们想阻止我的话,那就尽管来吧!”

    阿周那坚定的出声。

    “就算需要跨越你们所有人,我都一定会抵达迦尔纳的面前!”

    因此,阿周那是在场的所有人里,唯一一个不可能妥协的存在。

    “来吧!”

    阿周那手执大弓,浑身升腾起惊人的魔力来。

    “与我一战吧!迦尔纳!”

    阿周那便一如刚刚开始那般,眼中只有迦尔纳一人。

    “”

    迦尔纳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抬起手中的神枪,身上烈焰环绕。

    而看着这对从生前开始便宿缘不断的英雄,在场的所有人纷纷互相对视了一眼,最终均都选择了旁观。

    没有一个人准备上前介入。

    没有一个人打算阻止对战。

    连迦勒底中的众人都在张了张嘴巴以后,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从理性来讲,众人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一拥而上,一起拿下阿周那,亦或者是将其逼走,这才是最理想的做法。

    可是,英雄从来都不是理性的存在,反而一个个的均都是感性的化身。

    眼看着这对宿缘之敌即将对决,谁又会愿意介入两人这因缘之战呢?

    英雄都有其骄傲,都有其信念,所以,谁都不会让这场对决受到玷污。

    包括玛修。

    包括罗真。

    当然,若不是英雄,而是只懂得杀戮的凶兽的话

    “就趁着这个机会拿走你的心脏吧。”

    一个声音极其突兀的响了起来。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

    “蠢蠢欲动吧,死棘之魔枪。”

    冷酷、残酷、无情、无义,宛如刨除了世间所有的感情,只剩下杀气的声音就这么响彻而开。

    “————〈剜穿鏖杀之枪(gablg)〉。”

    不祥的魔力,绽放了开来。

    “呛————!”

    这是一道猩红的闪电。

    闪电从遥远的山间暴窜而来,划破了大气,划破了空间,即似威力绝伦的导弹,又似极速无比的火箭,带着清幽的吟声,闯进了战场。

    它的正体乃是一把枪。

    一把极为不祥、狰狞的魔枪。

    此时,这把魔枪的真名被解放,带着任何人都无法阻止的因果,穿透而来。

    其目标,正是罗真的心脏。

    “什!?”

    直到这一刻里,在场的所有人才纷纷都反应了过来,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

    特别是斯卡哈,宛如意识到什么似的,睁大着眼睛,旋即不顾一切的踩碎地面,向着罗真的方向暴冲而来。

    但这个时候再动作,已经是来不及了。

    连迦勒底都没有侦测到的魔枪,早已划过了虚空,抵达了罗真的所在,从其背后的方向,带着诅咒的魔力,穿刺而来。

    “噗嗤!”

    撕裂声,响彻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