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5 怎么没看出来?-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55 怎么没看出来?

    []

    “锵————!”

    清脆的交击声之下,两把魔枪似直接咬合在一起的两道猩红的霹雳一般,接触的瞬间里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冰火文

    面对库·丘林毫不留情的全力一击,斯卡哈同样展现出了抵达神域的枪技,似根本没有考一样,魔枪自然而然就动了起来,划过一个玄之又玄的轨迹,追上了库·丘林的魔枪,与对方碰撞在一起。

    “没想到我都得到〈圣杯〉的力量了,居然还被你这么轻易的挡下来,还是跟以前一样强得过分,真是麻烦的女人。”

    库·丘林便咋舌着。

    “很不巧的是,我就是唯独不缺强大,而且这也一点都不轻易,明明就看得出来,却还用这种口气,看来我果然应该好好教教你什么是面对师长该有的态度啊,瑟坦特。”

    斯卡哈紧视着库·丘林的脸,如同目光都化作两把魔枪一样,锐利异常。

    显然,对于现在的库·丘林,斯卡哈的心中只有不快和愤怒。

    至于「瑟坦特」这个名字则是库·丘林的乳名。

    若是换做一般情况下现界的库·丘林的话,被斯卡哈用乳名称呼,这位猛犬般的英雄应该会觉得很不爽吧?

    可惜,现在的库·丘林没有半分这种感情。

    “就算靠猜的我也能猜得出来,你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令人不快的模样现界,全是因为梅芙那个女人对〈圣杯〉许下了愿望吧?”

    斯卡哈一边往手中魔枪施加力道,一边开口。

    “那个女人唯独对非常的忠诚,曾经对生前的你展现出来的武勇跟义气那般迷恋又怨恨,难得得到〈圣杯〉这种方便的东西,绝对是想胡作非为,所以向〈圣杯〉许下愿望,不但将你召唤出来,还让〈圣杯〉将你改造成能够与她比肩的邪恶之王,拜此所赐,你才变成这个让人恼火的样子吧?”

    就是因为这样,库·丘林才如此冷酷、残忍又无情无义。

    就是因为这样,库·丘林才会变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不但力量变强了,连宝具都产生了变化的样子。

    像针对罗真解放的〈剜穿鏖杀之枪〉那样的宝具,必中心脏的因果逆转的诅咒,那本来应该是b级的对人宝具才对。

    结果

    “如果是现在的你的话,那就会不顾自己的粉身碎骨,将魔枪全力投掷出来,让宝具的威力和有效范围都提升上去,不但变成对军宝具,力量也不同于以往,估计应该变成b级的宝具了吧?”

    斯卡哈如同一个看穿一切的贤者一样,揭穿了这些真相。

    “刚刚的宝具,你在解放出来的瞬间里,身体应该就因为不顾一切的投掷而崩坏了,现在之所以完好无损,不过是使用事先就刻好的符文修复了过来,崩坏的同时立即再生,你应该很痛苦吧?”

    斯卡哈就让自己的话语也化作锋利的魔枪,刺向了库·丘林。

    但库·丘林根本就不痛不痒。

    “那又怎么样?”

    库·丘林便面无表情的出声。

    “既然能够修好,那就没有问题。”

    “既然能够杀戮,那就没有问题。”

    “不将自己的所有都投进战斗,那根本就只不过是玩耍。”

    “我在杀人,我的敌人也在杀人,都是为了杀,那谁还去管痛不痛啊?”

    库·丘林就理所当然般的说着这番话语,让在场的人均都不由自主的觉得心中变得有了些许的冰凉。

    单凭这番话便可以看得出来,现在的库·丘林到底变得有多么的异常。

    他已经不是人了,而是宛如猛兽一般的存在。

    他已经不是光之子了,而是真真正正的杀戮之王。

    在这个人的心目中,力量只是用来杀伐的武器,生命的存在意义是死亡,不管敌人是善是恶,是敌人还是曾经的伙伴,只要是站在自己的对面,那就会全部杀光。

    他不会像通常召唤那样享受战斗的乐趣,更不会像生前那般贯彻信念,只是单调的、枯燥的、一味的、没有意义的执行着屠杀。

    就像迦尔纳所说的那般,这个人就算是北之国凯尔特一方的王,那也是一个狂王。

    拥有理性,却只考虑前进。

    拥有力量,却只考虑杀人。

    自认是战斗和杀戮的机器,是枪尖和剑刃,无论是多么荒谬的工作都不会违抗,对战斗以外的任何事情都不会理会,拥有着只要杀敌,除此以外的一切都无所谓的强烈意志。

    这,就是现在的库·丘林。

    因此,现在的库·丘林不是以r的职阶被召唤,而是货真价实的狂战士————

    srkr。

    对于这样的他,对话是没用的,因为他不会采取达到目的之外的其它选项,否则也不会在拥有这般足以压过迦尔纳和斯卡哈的力量的同时,还对一个人类御主直接进行偷袭,甚至还解放了宝具。

    “虽然只是一个人类,但那个人类是你们那边的「王」吧?”

    库·丘林直截了当的开口。

    “既然如此,那就简单了,直接用最强的力量杀掉他,再将剩下的你们一个个处理掉就行。”

    如此,方才是杀戮之王,邪恶之王。

    “你这个家伙”

    斯卡哈面色一沉,眼中再次燃烧起怒火。

    这即是对眼前的弟子的恨铁不成钢,更是为其所作所为感到的愤怒。

    库·丘林自然能够察觉到。

    “你是在为那个人类被我杀掉的事情感到愤怒吗?还真是稀奇啊。”

    库·丘林邪异似的笑了起来。

    “明明当初看穿我死的命运的时候都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只不过是奉劝几句就让我奔赴战场了,现在居然会为一个人类的御主气愤成这样,该不会是因为以从者的状态被召唤以后连精神和性格都改变了吧?”

    说完,没给斯卡哈回复的机会,库·丘林又是收敛起了表情。

    “不管怎么样,现在是我比较强,我会杀掉你,让你品尝一下一直梦寐以求的死亡的味道的,斯卡哈。”

    不祥的魔力顿时从库·丘林的身上迸现。

    见状,斯卡哈的目光浑然一凝,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就在这时

    “现在是你比较强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当这样的一句话从盆地里传开,进入所有人的耳中时,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

    “这是!?”

    斯卡哈、迦尔纳以及罗摩等人纷纷露出了喜色。

    “什么!?”

    一直都在旁观的伊阿宋、美狄亚以及阿塔兰忒等人则是吃惊了。

    “吼!”

    连

    srkr都转过头,看向了声源处。

    紧接着

    “前前辈!”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都在流眼泪的玛修猛的抬起头来,看向前方。

    在那里,一道身影摇摇晃晃的从堆积着无数滚石的石壁的方向走来。

    “库·丘林吗?”

    罗真便捂着鲜血淋漓的胸口,一边走来,一边沉声开口。

    “虽然已经从老师的举动中看出一些端倪,猜到凯尔特那边的王很有可能是你,但没想到你居然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还真让人不知道是该伤心还是该开心。”

    伤心是因为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差点杀死了自己。

    开心则是因为对方的改变,让罗真彻底的放下了顾虑。

    什么顾虑呢?

    “这样就能不需要任何手下留情的解决掉你了。”

    罗真注视向了库·丘林。

    眼中,冷冽的情感在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