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0 准备怎么办呢?-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60 准备怎么办呢?

    []

    ————〈神话战争〉。冰火文

    凯尔特神话、希腊神话以及印度神话三方的霸权之争、未来之争、信念之争。

    这样的一场战争,注定将在神秘稀薄的北美大陆上展开。

    库·丘林作为凯尔特一方的王,就向着在场所有与己方敌对的敌人做出了宣战布告。

    或许,库·丘林之前根本就没将其余神话的敌人放在眼里,就只是单纯的将他们视为必须斩杀的敌人而已。

    或许,库·丘林只是基于自身的兽性,为了达到最终杀死所有人的目的,方才做出这番宣告。

    可是,此时此刻,库·丘林的的确确向着所有人宣战了。

    为了最终的终结,亦为了最后的胜利。

    “铮!”

    库·丘林便画出一个符文,让那个符文绽放出刺眼的光华。

    紧接着,库·丘林就消失不见了。

    “等!”

    罗摩以及阿塔兰忒面色齐齐一变。

    “别别让他跑了!快点追啊!”

    伊阿宋亦是反应了过来,向着所有人大喊大叫着。

    可惜

    “没用的,伊阿宋大人,我们已经追不上了。”

    美狄亚不知何时从〈禁魔结界〉中走了出来,向着伊阿宋苦笑。

    “那是有利于在战场上逃脱的盾之符文,一旦发动就很难再追上。”

    斯卡哈同样摇了摇头,打消了众人心中的盘算。

    “更何况,受伤的野兽也是野兽,越是伤重,反扑就越可怕。”

    迦尔纳静静的向着众人这般表示。

    “也就是说,无论怎么样都不能追上去的意,对吧?”

    罗摩倒是也理解了。

    “明智之举。”

    阿塔兰忒这个在山林里长大的女猎人更是明白这个道理。

    而

    srkr的话就不用说了,让他破坏眼前的一切倒是容易,让他去追击看不见的敌人就是千难万难了。

    所有人便只能坐视库·丘林的离去,没有前往追击。

    罗真也是如此。

    没办法。

    “我也差不多该休息一下了。”

    罗真便有如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一般,瘫坐在地面上。

    “前辈!?”

    玛修立即即吃惊又担心的扶住他。

    “我没事,伤势已经在痊愈,现在只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没补回来,魔力又消耗了不少,所以有点累而已。”

    罗真向着玛修摇了摇头,示意其别担心。

    闻言,众人这才安心了。

    不过

    “事情还没结束呢。”

    罗真便环视向了所有人。

    “狂王的宣战你们都听见了?”

    罗真直截了当的这么开口。

    这让众人安下的心又是迅速的提了起来。

    “这是一场神话战争。”

    罗真对着所有人说着。

    “在这场神话战争里,你们准备怎么办呢?”

    这是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先告诉你们,北之国,我们肯定是要去的。”

    罗真首先表达了自身的意志。

    “就像狂王所说的一样,我们迦勒底需要拯救人理,修复这个特异点,进而将〈圣杯〉给回收,所以,这一场战争,我们必须参加。”

    倒不如说,除了这条以外,迦勒底也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所以,不仅是罗真而已,玛修同样需要参加。

    而罗真与玛修参加的话,斯卡哈和迦尔纳自然也不必说,两人都没有反对的理由。

    “而你们要不要参加,就看你们的选择了。”罗真以漠然的口吻,这么说道:“当然,对于你们的选择,我会怎么做,那就是我的事情了。”

    这么说着的罗真便看向伊阿宋。

    众人顿时都明白了过去,向着伊阿宋看去。

    只因为,伊阿宋不仅代表着希腊一方,体内还被罗真种下了刑之符文的诅咒。

    如果伊阿宋选择不参加

    “那为了在战斗的时候没有人突然跑出来碍事,坐收渔翁,我也只好做些非常手段了。”

    罗真没有丝毫犹豫的说出这番话,让伊阿宋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

    只是,这一次,伊阿宋没法再不受威胁了。

    毕竟

    “看到刚刚那场战斗,我已经有所决定了。”

    阿塔兰忒缓缓的走了出来,从希腊一方走向了罗真的方向,在其身边站定。

    “我便与你们并肩作战吧。”

    阿塔兰忒竟是脱离了希腊一方的阵营,自顾自的做出这样的选择。

    “阿塔兰忒姐!”

    玛修是又惊又喜。

    但仔细想想,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之所以会留在希腊一方,被伊阿宋使唤,就是不想让这个特异点崩溃。”

    阿塔兰忒没有任何迷惘的出声。

    “但就像迦勒底的御主所说,这终究治标不治本,所以,现在,我决定赌一把,跟你们一起对抗凯尔特。”

    这就是阿塔兰忒的选择。

    “阿塔兰忒!你!?”

    伊阿宋顿时有如遭到背叛一样,满脸的愤怒。

    可是

    “我劝汝也做出明智的选择比较好,伊阿宋。”阿塔兰忒极为冷静的对着伊阿宋说道:“狂王的力量你也看到了,只凭我们是对付不了他的,就算暂时能抵抗,那迟早也会被击溃,汝就是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才想到这里来吸收新的战力,而这里估计就是这个特异点剩下的所有从者,如果他们都在接下来的神话战争中败北,到时候就只剩下我们了,汝觉得我们能够坚持多久?”

    最为现实的分析,让伊阿宋当场哑然。

    “伊阿宋大人”

    美狄亚看向这样的伊阿宋,貌似在等着他做出决定。

    srkr同样站在那里,似一栋雕像,不再有丝毫的动静。

    这让伊阿宋的心中满是不甘跟气愤。

    即使再无能,伊阿宋也不至于连目前这简单明了的局势都看不明白。

    不答应的话就会死。

    就算不会死,在失去阿塔兰忒的现在,即使还有美狄亚和

    srkr在,希腊一方都无法抵抗凯尔特一方的侵略。

    既然如此,伊阿宋还有什么选择呢?

    “可恶!”伊阿宋便气急败坏的叫道:“我知道了!我答应了!这样总行了吧!?”

    伊阿宋那气急败坏的话语,决定了整个希腊一方的意向。

    “余也决定了。”

    罗摩站了出来,看向罗真。

    “御主,请让余跟随你吧。”

    罗摩一反之前的倔强,向罗真妥协了。

    “余也算是认清了,仅凭余一人,根本无法救出悉多,所以,就让余借助御主的力量,将悉多从凯尔特那边救出来吧。”罗摩对着罗真笑道:“当然,余的力量也会借给御主,为御主战斗。”

    罗真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好。”

    罗真顿时点下了头。

    随即,罗真又是转过头,看向了一个方向。

    众人齐齐一怔,旋即也有如想起了什么一般,纷纷转过头,看了过去。

    在那里,有一骑从者正在沉默着。

    “你准备怎么办呢?〈天授的英雄〉?”

    罗真向着这最后一人做出质问。

    这让阿周那不由得握紧手中的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