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7 仅有一个的人类-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67 仅有一个的人类

    []

    在玛修恢复心情以后,罗真又分别前往其余各个从者的所在地,确认他们的状况。冰火中文

    诸多从者似乎也一直都在等着罗真醒来,一看到罗真寻来,一个个的亦是都放心了。

    然后

    “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什么时候开战都没问题,怎么战,如何战,这些事情都由你来决定,我的任务就是像之前所说的那样,作为你的枪,你的从者,在战场上挥杀即可。”

    这是斯卡哈留下的话。

    “啊,只要御主想去,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跟着。”

    这是迦尔纳留下的话。

    “倒不如说,余才是真正着急的那一个,毕竟余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赶快寻回悉多。”

    这是罗摩留下的话。

    “汝决定就行,至少比起伊阿宋,汝的能力更值得信任。”

    这是阿塔兰忒留下的话。

    一众从者们就都在布置着盆地内的结界,在罗真找到他们的时候,纷纷做出自己的表示。

    至于伊阿宋、美狄亚和

    srkr就更不用说,一个罗真压根就没打算对他气,一个现在只是随波逐流的在做观察而已,还有一个干脆完全没有理性,只要罗真决定开战,那就什么时候都没问题。

    现在,负责统率希腊神话以及印度神话的人无疑就是罗真,这点已经毋庸置疑。

    既然如此

    “就得好好准备对策了。”

    罗真是这么想的。

    神话战争,打是一定要打的。

    但是,该怎么打,那也是很需要讲究的。

    而对于领军打战,罗真一点都不陌生。

    平时就作为御主一直在使役从者,通常又作为召唤魔术师在使役使魔,连在机巧世界的时候都使役过人偶,在刀剑世界的游戏里则使役过整个攻略组,对于领军作战,罗真不但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熟练。

    因此,罗真准备了好几个对策用来对付凯尔特。

    “剩下的就看能不能奏效了。”

    这么想着,罗真也开始生成简易式,让简易式帮忙设置盆地内的结界。

    有了罗真这么一插手,当天夜里,众人总算是将盆地内的结界完全设置好,让这片盆地变成固若金汤的世外桃源。

    当中,除了有罗真以〈禁魔结界〉和〈八阵结界〉为首设下的众多咒术结界,还有斯卡哈用卢恩符文设下的诸多隐蔽、防御、对魔、隔离等等效果的魔术结界,再加上后来连美狄亚都介入了,以神殿式的术式将这片盆地打造成一个阵地,重重相叠,互相结合,相信,就算是整个凯尔特攻了过来,那都无法攻进这片盆地里。

    而盆地内又有罗真构筑起来的果林、河川以及众多猛禽野味的兽群,只要盆地内的原住民们好好经营,不杀鸡取卵,荒废度日,那靠着让兽群繁殖、果树栽培以及河道的扩充,食物与用水就能完全保障,自给自足,哪怕人口再增加十倍,那也能够游刃有余的存活下去。

    至此,罗真一行人才对这个盆地彻底的安心。

    旋即

    “走吧。”

    罗真就对着诸多的从者开口。

    “前往北之国。”

    闻言,一众从者们纷纷重重的点下了头,只有伊阿宋,依旧还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却也只能就范了。

    没过多久,一艘通体黄金的船只缓缓的从位于北美大陆西南方向的一座岛屿上飞了出来,往北方而去。

    岛屿内,一片盆地已然是消失不见,再也看不到其踪影。

    承载着众多英雄的阿尔戈号便再次踏上旅途。

    只是,这一次,这艘英雄之船不是准备出海寻找金羊毛,而是准备前往北之国,进行一场凯尔特神话、希腊神话以及印度神话三方的神话战争。

    这场战争,参加的士兵有无数,传说中的英雄豪杰则足有十人以上。

    这十几人,每一个都是有能力决定一场战争走向的真真正正的英雄豪杰,任何一个放在一场战争里,都有能力颠覆最后的胜负。

    而参与这样一场注定惊天动地的神话战争的人类,仅有一个。

    他,即代表了全人类,亦代表了人理的整个历史。

    另一边。

    在北之国的境内,此时,大量的凯尔特战士正在聚集。

    这全是因为两天前回来的王的一个命令。

    “要开战了,你们都给我准备好。”

    冷酷无情的王就只是下了这么一个指示而已,其余的事情就一概不管了。

    “真是一个过于无趣的王。”

    给出这么一个评价的正是隶属于凯尔特一方的从者————芬恩。

    此时,在北之国的城堡上,手持长枪的这位华丽优雅的枪兵便迎风而立,看着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凯尔特战士,脸上一如既往的带着笑容,话语则冲向自己的身旁。

    “你也是这么想的吧?迪卢木多?”

    芬恩就对着身旁的骑士这么寻求着意见。

    仔细一看,在离芬恩有一步之遥的地方,迪卢木多正在候着。

    而面对曾经的主君的戏言,迪卢木多却是颇为认真对待。

    “无论王本人如何,既然是王,那我等就应该为其尽忠职守的效命。”

    迪卢木多一板一眼的说着这样的话。

    由此可见,这位骑士虽然高风亮节,却有愚忠的一面存在。

    而看着这样的迪卢木多,芬恩失笑了。

    “也对,你就是这样的人,只要身为骑士,那就会尽忠。”

    说着这样的话,芬恩罕见的叹息了。

    “这样的道理,为何生前我就没有看透呢?”

    听到这句话,迪卢木多惊讶的抬起头来,紧接着又是沉默了。

    只要是知晓芬恩以及迪卢木多的存在的人,那就肯定知道,这对主从有着什么样的爱恨纠葛。

    比如,在生前,迪卢木多虽然身为芬恩麾下的第一勇士,可却也是导致〈费奥纳骑士团〉分崩离析的最主要原因。

    “一切的起源就是那场政治婚姻吧?”

    芬恩主动提起了这件事。

    “由于与爱林王国之间的政治婚姻,格兰妮公主成为了我的未婚妻。”

    然而,那位未婚妻却是对迪卢木多有所钟情,最后竟是以咒术逼迫迪卢木多带着自己私奔,导致政治婚姻失败,骑士团与爱林王国的分歧亦无法弥补,为日后的崩溃埋下了祸根。

    芬恩自然不可能不对此感到怨恨。

    因此

    “当你濒死之时,我刚好就在一旁,却由于丑陋的怨恨而见死不救,导致了你的死去。”芬恩多少有些伤感似的道:“你应该很恨我吧?”

    毕竟,迪卢木多同样是无辜的。

    “这一次同时被召唤,我还以为你会对我刀剑相向,没想到你还是跟生前一样,选择了尽忠,依旧称我为王。”

    芬恩转过头,看向了迪卢木多。

    “你真的不恨我吗?迪卢木多?”

    闻言,迪卢木多毫不犹豫的回答。

    “不。”迪卢木多便斩钉截铁的道:“我绝不恨您,王啊。”

    “是吗?”芬恩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即如释重负的道:“那就好。”

    主从二人便一起眺望向远方。

    “真期待啊,接下来的战争。”

    “是的。”

    两人就以这样的对话作为了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