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8 就此沦陷的少女-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68 就此沦陷的少女

    []

    与此同时,库·丘林亦是回到了自己的王座。

    “真是辛苦你了,库。”

    看着浑身伤痕累累的库·丘林,手执鞭子的梅芙不但没有觉得心疼,反而有种亢奋的情绪,似乎觉得这样的库·丘林充满着野性,非常令人着迷。

    当然

    “其余的伤也就算了,心脏的伤可不是能够开玩笑的,差点连灵核都碎掉,即使库再怎么能够忍耐,灵核碎掉也是会死的哦?”

    梅芙便笑吟吟的说着这样的话,一点都不担心库·丘林会就这么死掉。

    事实上,对于自己身上的伤,库·丘林的确是满脸的冷漠,根本不在意。

    “灵核没事,只是心脏被刺穿而已,如果不是因为死棘的诅咒,这种程度的伤早就好了。”

    库·丘林冷酷的说着这样的话。

    “没事的,库,就算是魔枪的诅咒,只要有〈圣杯〉就肯定能够消除,库完全不用担心,交给我,交给我女王梅芙就行了。”

    梅芙开朗无比的这般表示,让库·丘林亦是点了点头。

    “能够治好的话就赶紧动手吧。”

    库·丘林便似在讲别人的事情一样,语气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

    这也没办法。

    自身伤得如何,又有多痛,这从来都不是库·丘林会关心的事情。

    库·丘林会关心的事情只有一件。

    “再过不久,那些家伙就会攻过来了,到时候如果还有这个诅咒的话实在太麻烦,影响我杀人的话,这颗心脏我也不想要了。”

    库·丘林就淡淡的这般开口。

    对于这位狂王而言,自己身上的伤势就仅是这样的东西,继续让它存在只会影响自己的战斗力,更影响自身的状态而已,至于会不会伤重致死,亦或者是失血过多,那全都和库·丘林无关,库·丘林也不会去在意战斗、杀戮以外的事情。

    有鉴于此

    “这边你可得准备好,别到战场上以后出什么差错。”库·丘林这才看向梅芙,道:“将你库存的那些战士都给放出来,战力还剩下多少也都别留了,全部派上战场,还得准备好〈圣杯〉随时召唤新的从者。”

    这才是库·丘林真正关心的事情。

    “放心吧,没问题的。”梅芙不但没有觉得扫兴,反而很是热情的道:“战士的储存量还有不少,除此之外也召唤了一些有趣的东西,虽然还没有召唤新的从者,但只要有〈圣杯〉在的话,这些就全部都不是问题。”

    正是如此。

    拥有着〈圣杯〉这个许愿机,凯尔特一方怎么看都不太可能会输掉。

    只要有〈圣杯〉的力量,梅芙就可以无限制的唤出凯尔特的士兵。

    只要有〈圣杯〉的力量,那么,即便是从者都能召唤出新的。

    拥有〈圣杯〉的凯尔特即使目前仅有四骑从者,而对手则一共有八骑,却也依旧不至于落得下风。

    更别说

    “离家出走的男人也回来了呢。”

    梅芙愉快的笑着,看向了大厅内的第三个人。

    在那里,手执大弓的弓兵缓缓的出现。

    “阿周那吗?”

    库·丘林将视线投至其身上。

    “欢迎回来,阿周那,外出还愉快吗?”

    梅芙则是依旧笑容满面的样子。

    看着眼前疯狂与邪恶的王和女王,阿周那沉着脸。

    “跟上次一样,我会加入你们。”

    阿周那便面无表情的开口。

    “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们知道。”

    对于阿周那这样的发言,库·丘林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只有梅芙非常欢快的点头。

    “当然知道,大名鼎鼎的阿周那,迦尔纳一定是你的,你一定能够打败他,对吗?”

    梅芙向着阿周那不停的欢笑着,换来的却只是阿周那的沉默以对。

    就这样,阿周那重新加入了凯尔特,一如罗真等人之前所猜测的那般,成为了敌人,让凯尔特一方的从者增加到了五骑。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罗真一行人就猜不到了。

    “那么,虽然有了阿周那的加入以后,这边的战力已经不少了,但相比较起敌人,从者的数量还是少了一些。”

    梅芙歪着脑袋,如此开口。

    “至少应该再增加一骑,那样才有胜算。”

    如何增加呢?

    用〈圣杯〉召唤吗?

    但用〈圣杯〉进行召唤的话,出于制衡,又会有新的中立从者被召唤出来。

    所以

    “把那个可爱的玩具带上来吧。”

    梅芙像个孩子一样,以天真无比的声音,做出这样的指示。

    于是,数名凯尔特的士兵将一个人给押送了进来。

    那是一个少女。

    一个身穿华服,将一头枫叶般火红的秀发绑成双马尾,背后背着一张长弓,长相相当惹人怜爱,身材则比较娇的少女。

    “她是”

    看到这个少女,阿周那的眼眸不由得为之一凝。

    因为,少女的那张脸、那头发色以及那身华服,阿周那都曾经看过。

    就在原住民的盆地那里。

    这名少女,赫然便与罗摩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

    此时,这名少女就宛如陷入了极其虚弱的状态一般,几乎是被凯尔特士兵给拖进来的。

    “唔”

    少女的口中发出极其低微的苦闷叫声。

    看着这名少女,梅芙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原本只是为了将那位印度的英雄给引出来才将你给抓回来,没想到,居然还有用上你的时候。”

    梅芙这番愉悦无比的话语,令得少女的身体微微动了动。

    “你想做什么?”

    少女艰难的发出这样的质问。

    这让梅芙的脸上浮现出残虐般的表情。

    “没什么,只是觉得与心爱之人死斗什么的,实在是太过于残酷了。”梅芙嬉笑道:“不过,作为神话而言,这也是常见的故事之一,既然是神话战争,那不如就让你们在这个战场上上演一出悲剧,你觉得如何呢?”

    没错。

    既然召唤新的从者有可能导致新的中立从者跟着出现,那就别召唤新的从者,而是利用已被召唤出来的从者,那样更方便。

    “没事,不会疼的,大概吧?”

    梅芙就对着面前的少女愉快、欢快、勤快的笑着。

    其手中,黄金之瓮缓缓的浮现。

    看到这里,少女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结局。

    “罗摩大人”

    少女便最后一次唤出自己心爱之人的名字。

    紧接着,黄金之瓮绽放光芒,覆盖住了她。

    “————”

    光芒中,少女的哀鸣隐隐约约的传了出来。

    看着这一幕,阿周那闭上了眼睛。

    而库·丘林则从始至终都只是冷漠的看着,没有做出任何的言语。

    少女就此沦陷。

    为了即将上演的神话故事,献上了微不足道的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