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血色情人节-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十章:血色情人节

    苏木也不跟这些小混混讲什么大道理,什么社团荣辱之类的,他们要是真听的进去的话,现在也就不会在这里好好站着听他说话,而是一个个的红着眼睛冲着他喊打喊杀了。

    他们能够背叛兴义,自然也能够背叛天门。

    这一点,苏木从不怀疑。

    不过他也不在乎,毕竟只是群底层的小混混罢了,说白了其实就是炮灰,一些凑人数撑场面的东西。

    如果他们之中真的有人能够爬到高层,那么到那个时候,他们自己就会去努力的维护天门的利益,因为那个时候,天门的利益就是他们自己的利益。

    他们怎么会跟自己的利益过不去?

    湾仔的其余四个社团,直到第三天才知道,整个兴义已经被天门尽数吞并。

    面对杀气腾腾的天门,这些小社团哪里有反抗的能力。

    其中三个社团直接并入了天门,原本的老大变成了管理一条街的头目,虽然身边变低了,可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另一个社团比较有骨气。

    所以最后整个社团的高层集体失踪,一些对社团忠心耿耿的头目也人间蒸发。

    这就跟之前的兴义一模一样,真正对社团忠心的,会维护社团利益的,全部一夜之间消失了。

    至此,整个湾仔再也没有第二个声音,天门已经统治了这里的一切。

    不过到了这一步,苏木也知道该缓一缓了。

    这不仅仅是因为其他大社团方面给他的压力,同样还有来自官面上的一些压力,让他必须得暂时停下扩张的步伐。

    至少要停个三四个月。

    正好,他原本的计划就打算花个三四个月来整顿一下扩张后的天门,对于湾仔这块新的地盘也要好好的管理一下。

    一些老的规章制度要废除,一些新的规章制度要立起来。

    这都是需要花费时间的。

    中环,一处大楼天台。

    “最近有没有收到什么消息?”

    穿着黑外套,头戴着棒球帽,看上去神秘兮兮的中年男子开口,在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着黑色皮夹克,眼神带着些许忧郁的男人。

    这两人,一个是重案组高级督察黄志诚,另一个则是卧底警员陈永仁。

    对了,陈永仁还是天门数千小弟当中的一员,身份嘛倒数第二档次吧。

    他老大是傻强,是个管着一条街的小头目。

    “能有什么消息,我现在只是个小混混而已。”陈永仁说话带着一丝丝的怨气,当初倪家还在的时候,他这个卧底好歹还能混进组织的核心圈。

    但是现在,加入了韩琛手下的天门,结果混的连那些后加入的小混混都不如。

    可这也没办法,谁让他跟了个叫傻强的老大呢!

    能怪谁?

    看到陈永仁这幅样子,黄志诚也是叹了口气,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换一个老大跟跟,说实话,那个傻强完全就是一副被发配的样子,你跟着他,这辈子都接触不到韩琛集团的核心。”

    “我也想啊!”陈永仁脾气也上来了,“可你根本不知道天门的规矩有多严,没有上面的批准,我根本没办法换一个老大跟,就算傻强同意也没用。”

    “韩琛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黄志诚皱着眉头,他也有点搞不懂韩琛到底想干什么了,一个社团而已,有必要弄的这么正规么?

    这些日子以来,黄志诚从来没有停止过对韩琛的调查。

    可是越调查下去,他就越是发现现在的韩琛跟他记忆里的那个人是越来越不一样了。

    “听说韩琛最近还长高了?”黄志诚突然问道。

    陈永仁眼神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点点头说道:“没错,大概有一米八左右的样子了,不过还是个胖子,而且比以前更胖了。”

    “这么大年纪了,还会第二次发育,不太正常。”黄志诚皱着眉头说道。

    “警察现在还管这个?”陈永仁被逗乐了,笑着说道:“那是不是还要把他抓过来研究一下?”

    黄志诚摇摇头,没有接话。

    片刻后

    “这样,我想办法给你争取一个表现的机会,到时候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的了。”黄志诚说着拍了拍陈永仁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听说你最近因为打架已经进去了五次了,怎么样?要不要帮你请个心理医生看看?”

    “靠!我才不需要那玩意儿。”陈永仁说着一把甩开黄志诚的手,一脸嫌弃摸样。

    黄志诚笑着摇摇头。

    “行吧,那你好好加油,我先走了。”

    “大家都这么说。”陈永仁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1998年2月14日,情人节。

    长寿街。

    这条街不算繁华,有两间洗浴中心,一家娱乐会所,其余三个酒吧,收入还算可以。

    傻强是管理这条街的头目,平时他喜欢先去洗浴中心泡个澡,然后就去酒吧坐一坐,最后到了晚上就去娱乐会所玩一玩,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长寿街没什么纷争,傻强来到这里半年多了,打架斗殴都只发生过十几次而已,什么大场面的械斗,根本没发生过。

    所以,傻强一直很满意琛哥给自己安排的这个地盘。

    长寿街虽然不大,也不算繁华,但是胜在安稳,符合傻强的性格。

    他就喜欢安稳,毕竟他胆子其实挺小的。

    这一天,他像往常那样在洗浴中心洗了个澡,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不过下午没有去酒吧坐一坐,而是开车去了十几公里外的一家外贸公司,把车在公司楼下停好,他对着车里的后视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然后拿起副驾驶座上的一束玫瑰花,开车下了车。

    “99朵玫瑰,阿珍一定会爱死我的。”他傻乎乎的笑着自言自语。

    就在这时,马路的另一头,一辆银灰色的轿车突然加速冲了过来,根本不给傻强半点反应的机会,他整个人就被狠狠挤压在了两辆车中间。

    手里的玫瑰花被抛到了半空中,几片花瓣飞了起来,那殷红的色泽,倒映在地上逐渐蔓延开的一滩血泊上,有种说不出的凄美感。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捂住了嘴,女人吓得尖叫起来。

    嘭!

    银灰色轿车的车门打开,一个撞的头破血流的身影狼狈的从车里爬了出来。

    车门打开的瞬间,一股浓浓的酒味就飘散了开来。

    “救救命!”

    爬出来的人刚说了句话,就整个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