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行动-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十六章:行动

    翌日,上午。

    陈永仁如同往常一样直到九点多才起床。

    他起身的时候看了眼身边躺着的这个完全想不起叫什么名字的女人,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跟着摇了摇头,转身去了卫生间。

    镜子里,倒映出那张远比记忆中更加沧桑的面孔。

    陈永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停顿了片刻,然后才低头洗脸。

    上午10点左右。

    陈永仁开车到了一家酒吧。

    这间酒吧原本是属于傻强的,不过现在已经落户到了他的名下。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死后,那些原本是属于你的东西,就会变成别人的。

    包括老婆,房子,车子。

    傻强没有老婆,虽然有个女朋友,但陈永仁毕竟没那种嗜好。

    所以他只是继承了傻强的房子和车子。

    嗯还有他的地位。

    现在,他是长寿街这边的管事人,小弟们见了他都要叫一声仁哥。

    这一点倒是跟过去没什么变化。

    “阿发,来一碗鱼翅粥。”

    走进酒吧的陈永仁冲着柜台后的一个小弟吩咐道。

    酒吧当然不卖鱼翅粥,但酒吧隔壁有一家店会卖,陈永仁懒得去那里,所以一般都是吩咐小弟去买来,拿到这边来吃。

    刚坐下,陈永仁就听到隔壁几个大清早(?)就在喝酒的小弟聊着什么伏击的事情。

    他听了几耳朵,原本满不在乎的神情,很快就是被震惊所代替。

    “昨晚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陈永仁心里惊讶。

    表面上,他装作好奇的过去那边坐下,跟几个小弟打听这件事情的经过。

    很快,当阿发把鱼翅粥端来的时候,陈永仁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大致经过。

    不仅如此,他还打听到了一个事情。

    韩琛正在调兵遣将,疑似今晚会有行动。

    顾不得品尝平日里最喜欢吃的鱼翅粥,陈永仁随便吃了几口,就借故上厕所,跑去厕所里打了一个电话。

    警局,重案组。

    新装修过的办公室里,黄志诚正在查阅电脑上的文件。

    就在这时,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看了眼上面显示的号码,面色一凝。

    “出大事了。”

    电话刚一接起,那头就传来一道刻意压低了的声音。

    黄志诚下意识地眉头一皱,问道:“是不是韩琛那边要有什么行动?”

    “昨晚他被三个社团的人伏击了,现在正在调兵遣将,今晚就会有行动,地点在铜锣湾。”

    闻言,黄志诚立即是眼前一亮,连忙问道:“那他会不会亲自过去?”

    “有这个可能,但我不能肯定。”电话那头传来声音说,“好了,我这里不太方便,消息就这么多。”

    连句再见也没说,陈永仁直接挂断了电话。

    从厕所隔间出来,他再次检查了一下其余几个隔间,确定没有除了自己之外的第二个人后,这才洗了洗手,假装刚上完厕所的走了出去。

    重案组办公室。

    黄志诚放下手机,一脸凝重表情。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今晚调集整组去铜锣湾布控,韩琛来了最好,没来的话,能够抓他一班小弟也不算白跑一趟。

    不过之前陈永仁提到的昨晚韩琛没伏击的事情,他这个重案组的组长,同时也是主要负责韩琛集团的调查组,竟然没能收到任何的消息。

    这让黄志诚的心情变的格外糟糕。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些该死的蛀虫!”

    他狠狠地一拳砸在桌子上。

    下午5点。

    苏木正在锻炼身体。

    偌大的私人训练馆内,只能听到他一个人的沉闷呼吸声,伴随着金属杠铃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响,他一下又一下的进行着标准的卧推动作。

    金属的杠铃两端是整整六片足有一个巴掌厚的金属杠铃片。

    这些金属杠铃片,每一片都是十足的分量,足有两百公斤重,那大小和厚度,是苏木特意找人定制的,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用到这样的杠铃片。

    而他,此时的这根同样特制的杠铃杆上,却挂着整整六片,足足一千两百公斤的重量。

    最后一组卧推结束。

    苏木坐起身来,拿起边上的水杯小口小口的补充水分。

    用毛巾擦了擦自己额头和脖子上的汗水,他站起身又是走了几步,缓解一下自己变的有些急促的呼吸。

    这时,他放在一旁台子上的一个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苏木走过去拿起手机,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按下了接听键。

    “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今晚打麻雀,带上铜锣,必要时可以敲响。”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听上去莫名其妙的话。

    苏木轻笑了声,说道:“知道了。”

    说完,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个打电话给他的人,是他安插在警队里的卧底,也是目前他几个卧底当中爬的最快的一个。

    刘建明!

    他刚刚那番话的意思是,提醒他警方今晚会有行动,并且是在铜锣湾,而且带有重火力,必要时候会选择开枪。

    这一点,其实苏木早就料到了。

    不仅仅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手下有个叫陈永仁的卧底警员,更是因为昨晚的事情闹的太大,根本遮不住。

    警方肯定会知道,迟早的事。

    所以,今晚的行动,他也早就针对这一点做好了布置。

    “怕是要让你们白跑一趟了。”苏木轻笑着说道。

    夜晚9点,铜锣湾。

    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只有偶尔几个行人经过,也是觉察到这里不正常的氛围,纷纷是加快了脚步离开。

    路两旁的一栋建筑内,五楼的一处窗户口,里面被人用黑布遮住,只有一条缝隙打开,黄志诚拿着望远镜,正观察着马路的另一端。

    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没有半点动静,气氛极度的压抑。

    就在黄志诚以为这一次行动要失败的时候,他突然看到马路的另一头,乌央乌央的一群人突然从拐角处涌来,为首的那人,正是他做梦都想将对方送进大牢的韩琛。

    “来了!”他头也不回的说道。

    马路上,苏木大摇大摆的带着几百号小弟招摇过市。

    每一个小弟手里都拿着报纸卷,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摸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