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别紧张,发令枪而已!-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十八章:别紧张,发令枪而已!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黄警官!”苏木脸上带着和善笑容,只是手里还拿着刚刚开了一枪的那把黑色手枪,让他看上去并不怎么的良善。

    那些特警一看,立即是把枪口对准了他。

    “别激动!”苏木不等他们说话,便笑着晃了晃手里的这把枪,“看清楚了,这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发令枪而已,它可伤不了人。”

    果然是这样!

    黄志诚的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

    发令枪,这竟然是一把发令枪!

    韩琛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要不然他把发令枪伪装的那么像真枪干什么?吃饱了撑着吗?

    这家伙肯定早就知道了他们在附近埋伏,所以才做了这样的准备。

    可是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黄志诚皱着眉头,一时间想不明白。

    “长官,现场已经被控制。”一名特警队长过来汇报道。

    不过看着现场有些诡异的气氛,又看了眼那个胖子手里的那把枪,这位特警队长也是皱了皱眉头,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

    “统统带走。”黄志诚黑着脸命令道。

    “韩先生,也请你和你的人跟我们回去一趟,方便的话做一下笔录。”

    “当然,我可是良好市民。”苏木笑着说道。

    警局。

    今天这里可真是人满为患了。

    三蛟堂的那一千多号人个个提刀带棍的,而且被抓的时候还有不少人试图反抗,所以审理起来还算比较简单,无非就是关起来,然后看看会不会有人为他们保释。

    如果没有的话,那就直接定个罪名,送进大牢里关个两三年。

    关键是天门的这些小混混。

    他们既没有携带武器,特警出现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反抗行为,而且一个个都说自己是来逛街的,想要从他们嘴里撬出点什么来,真的是千难万难。

    “大晚上的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逛街?”

    做笔录的警员脸色难看的问。

    “阿sir,法律有规定晚上不允许去那里逛街的吗?”

    小混混嬉皮笑脸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摸样。

    警员的脸色更难看了。

    “知不知道你们那么多人,阿sir完全可以告你们一个非法集会的罪名?识相的最好给我老实点!”

    “非法集会?”小混混乐了,“阿sir,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认识那些人的?我是一个人出门去逛街的,跟那些人根本没关系啊!”

    “没关系?”警员气的反笑起来,“你叫双头林是不是?上个月我还在尖沙咀见过你,当时跟你一起的那几个人,今天可都在场,你现在跟我说你们没关系?你觉得阿sir是白痴吗?”

    “阿sir,你自己都说了那是上个月的事情了。”小混混翻了个白眼说,“现在我跟他们早就绝交了,已经老死不相往来了,说实话,我刚才见到他们都有点意外啊。”

    “你少给我说这些废话,快点老实交代!”警员的火气也上来了,这种骗鬼的话,他除非傻了,才会相信。

    嘭!

    面前的小混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阿sir你什么意思?现在是做笔录还是审讯?我可是配合你们调查才来的,要是我不想来,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你”

    做笔录的警员气的腾一下站了起来,两人一副当场要干一架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只手按在了那警员的肩膀上。

    他回头一看,是同组的一位老大哥,顿时收起了脸上的怒容。

    “行了,你去那边休息一会儿,这家伙交给我来吧。”这位老大哥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去一旁休息,消消火。

    “坐下吧,别站着了。”老警员看了眼对面的小混混,语气平静。

    他看了眼本子上的笔录,不一会儿后摇了摇头。

    “你们的口径挺统一的啊。”老警员说,“行了,没什么事了,你可以走了。”

    “这才对嘛。”小混混笑着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得意洋洋地转身走了。

    他身后,那名老警员看着他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无间道世界的主题,就是卧底。

    警方安插在社团内部的卧底。

    社团安插在警方内部的卧底。

    但其实早在韩琛安排人员进入警队成为卧底之前,他就已经收买了极个别的现役警员。

    这位老警员就是其中之一。

    在这个位置混了几十年,他什么事情看不透?

    无论是黑还是白,都没有那么纯粹。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纯粹的黑和白,是人都会自私,都想要为自己谋利。

    区别只在于,谋利的手段而已。

    老警员这一辈的人吃过不少苦,香江最灰暗的那个年代,他们都经历过。有的人在之后坐上了高位,开始带着虚伪的面具扮演着自己的新角色,但更多的,却依旧碌碌无为,为了那点可怜的收入去拼命。

    值不值得?

    这个问题相信很多同行都问过自己,有的人会觉得值得,也许他们会成为人们口中的英雄。而有的人会觉得不值得,这些人就容易变节。

    但更多的,却是对这个问题无法做出准确回答的人。

    老警员原本属于第三者,后来他变成了第二者,然后

    他不出意外的变节了。

    他不知道警队里跟自己一样的人还有多少,但他能够肯定,绝不止他一个。

    香江那么多的社团,关系网之错综复杂,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纵观整个警队,你要说谁是绝对干净的,恐怕还真不好说。

    毕竟97才刚过,香江整个警队内部的氛围还没有调整过来,以前跟着老外混,现在回归了祖国,做事情的方式方法自然要变一变。

    但很多人一时间难以适应,又或者说他们放不开眼前的利益,不想去做改变。

    在苏木上辈子的后世,香江和内地依旧有些格格不入,而那都已经是2019年了,22年过去都这个样子,更别说现在才半年而已了。

    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毕竟不是同一个世界,难免会有些不同。

    但至少就苏木现在所了解的。

    它确实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