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恭喜你被耍了-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二十四章:恭喜你被耍了

    既然b栋那边已经出现犯罪嫌疑人了,那么他们a栋这边想来是安全的。

    两个便衣稍微考虑了一下,就决定先去那边看看,毕竟他们刚刚可是听到了“杀人啦”这种话,身为一个警察,怎么能坐视不管?

    几乎就在两个便衣起身离开没多久,一个医生打扮的男子就从另一边走了过来,推开门走进了17号病房。

    病房里,女便衣听到声音转头看过去。

    见到进来的是个医生,她不由问道:“不是一个小时前刚检查过吗?现在又要检查?”

    医生不说话,只是往这边走。

    女便衣终于觉察到有点不对劲了,她一只手快速的摸向后腰。

    可是还没等她拔枪出来,对方就已经是一个箭步冲了上来。

    砰!砰!

    几声闷响,女便衣很干脆地两眼一翻,倒了下去。

    松开手,医生摘下口罩,露出了口罩下那张冷峻的脸庞。

    看了眼地上昏迷的女便衣,他几步走到病床边上。

    这个时候,陈富已经睁开了眼睛,他用唯一完好的一只眼睛,一副惊恐眼神的看着眼前这人。

    这个人他认得!

    上次把那个游戏机交给他的,就是这个人!

    “老板让我给你带句话。”男子低头说,“你的任务完成的很好,但还不够完美。”

    呼吸器下,陈富张张嘴想说些什么。

    可还没等他发出半点声音来,一抹凉意就从脖子上传来,跟着他感觉脖子上好像有‘水’在流淌,眼前的视线突然变的明亮起来,然后天旋地转,连痛楚都没感觉到,意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男子做完这一切,又戴上了口罩,一副若无其事摸样地走出病房。

    转头看向人群那边,口罩下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一抹笑意,跟着快步朝着反方向远去,很快便是消失在了走廊上。

    人群里,两个便衣已经制服了那个袭击医生的病患亲友。

    事实上这家伙一开始情绪还很激动的样子,可过了一会儿后突然就松开了那个医生,两人没费什么力气就制服了他。

    看上去,感觉好像是对方故意在配合他们一样。

    可是周围的人显然没看出这一点来,还在纷纷拍手叫好。

    与此同时,耳机里也是传来黄志诚暴跳如雷的声音。

    “a栋那边的注意,对方很有可能已经去了你们那里,一定要给我看好陈富!记住,看好陈富!”

    刚好露出笑容的两个便衣脸色骤变,匆忙的将这人交给几个医院保安负责后,两人连忙是跑去病房那边。

    还没开门进去,他们就透过门上的小气窗看到了里面倒在地上的女便衣,顿时心道一声坏了。

    果然,门一推开,他们就看到了病床上已经没了动静的陈富。

    鲜血染红了被子和床单,不过因为空气里满是消毒药水的气味,倒也不怎么闻的出血腥气来。

    两个便衣的脸色十分难看,支支吾吾的把这里的情况汇报了上去,顿时对面就传来黄志诚愤怒的咆哮声,吓得两人缩着脖子一句话都不敢说。

    b栋四楼,病房外。

    黄志诚愤怒的一把将手里的白纸揉成一团,狠狠砸在对面墙壁上。

    边上,那个可以的男子已经被铐上了手铐。

    他一脸无辜摸样,眼神看向周围这些怒气冲冲的警察,吓得缩了缩脖子。

    就在一个小时前,有人给了他一千块钱,让他穿上这身白大褂去圣玛利亚医院住院部b栋四楼的412号病房,将一张纸交给一个叫黄志诚的人。

    他很开心的收了钱,穿上了这身白大褂来到了医院。

    大概是因为心虚吧,毕竟不是医生却穿着医生的衣服跑来医院里,所以他才看上去有些形迹可疑的样子,以至于被埋伏的便衣给盯上了。

    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牵扯到犯罪事件中来。

    看周围这些警察的表情,他就觉得这件事情小不了。

    早知道,就不见钱眼开了。

    男子欲哭无泪。

    黄志诚这会儿正处在暴怒之中,要不是理智尚存,他真想揍一顿这个白痴。

    也不用脑子想想,正常人谁会花一千块钱让人穿着白大褂来医院送一张纸?

    真是人头猪脑!

    更让他恼火的是,那张纸上写着的那句话。

    这是挑衅!

    黄志诚气的暴跳如雷。

    他布了一个局,结果韩琛却顺势而为耍了他。

    这让黄志诚感觉自己的智商遭到了暴击,而更加让他怒火滔天的是,韩琛既然能知道他布下的这个局,那么也就说明了警队里有他安插的内鬼,而且这个内鬼身份肯定不一般。

    要知道,他这一次的行动知道的人可不多。

    “到底是谁?”黄志诚心想着。

    可任凭他想破了脑袋,在没有任何证据和线索的情况下,他也想不出来谁会是韩琛安插在警队内部的内鬼。

    私人训练馆。

    偌大的训练馆里,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不断回荡。

    一个巨大的沙袋,足有两米高,一般成年人都无法双手抱住它。而且跟普通的沙袋不同,它内部填充的是实打实的铁砂,每一颗都是直径一毫米的球形铁砂,灌注在沙袋里,外部是足足十二层牛皮包裹,整个沙袋净重800公斤。

    就连苏木,打起来也很困难。

    但也只有这样,才能对他起到足够的锻炼效果,像是一般的沙袋,不说一拳下去直接撞天花板上了,几拳之后,外面的布就烂了,沙子都流出来了,根本不能用。

    也只有这种他特别命人定制的,才正好合适他。

    此时,苏木双拳不断击打在这个特制沙袋上,沉闷的拳击声回荡在训练馆里,汗水一颗一颗的从苏木额头上滑落,挥洒在地面上,留下斑斑痕迹。

    他上身的短衫已经被打湿,手上缠着的绑带都有点被打烂了。

    又是十几分钟过去。

    苏木才停了下来。

    每天挥拳三万次,踢腿两万次,苏木刚刚完成了挥拳三万次的训练目标,现在可以休息几分钟,然后再来完成踢腿两万次的训练目标。

    而这,仅仅只是他上午的训练量而已,下午还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