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发难-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二十六章:发难

    “元叔,你也别太危言耸听。”

    会议室里,元叔话说完,有人就接过话说道:“不错,韩琛手下的天门实力是强,但还不至于强到让我们新义安惧怕的程度,更何况那次的事情说是咱们新义安挑头的,可是在座的各位谁不知道那只不过是某个人自己私下里做出的决定罢了。”

    这人话刚说完,对面的权叔就气的拍桌子站了起来。

    “肥仔强,你这话什么意思?”他大声质问,脸都涨红了。

    肥仔强冷笑,神态傲慢道:“我什么意思?你为了自己那点私利就对韩琛动手,对外还说是我们新义安决定这么做的,你说我什么意思?”

    “你”权叔被怼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拿手指着对面的肥仔强,气的两眼冒火,又不能把他怎么样。

    “行了!”

    元叔带着警告意味的看了肥仔强一眼,随后看向权叔,伸手示意他先坐下来。

    “都少说两句,阿权行动之前跟我商量过,当时也有几位叔父辈在场,大家都是同意这么做的。”元叔说,“现在不是讨论要由谁来负这个责任,而是要讨论该怎么应对接下来的问题。”

    “元叔,你要这么说我就不服了。”说话的是管理观塘一带的大哥王宾,这是个生的孔武有力的汉子,就听他语气带着不满意味说道:“要是以后社团做什么决定都由你元叔和几位叔父商量一下就确定下来,连跟我们说一声都不说,那还要我们这些大哥做什么?干脆都别干算了。”

    “就是,元叔你这么做不公平!”

    “元叔,这次你确实过分了。”

    “不是我说,这次的决定,真的太草率了。”

    下面几个大哥都纷纷附和起来,你一言我一语,丝毫没有在意上面元叔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那么你们想怎么样?”元叔压抑着心头的怒火,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跟这些人翻脸,要真的翻脸的话,岂不是正和了他们的心意?

    说实话,他心里也有点生气权叔的办事不利。

    当初要杀韩琛,也是权叔自己提议的,那个时候他正烦恼着社团内部的情况,再加上一个韩琛还没被他看在眼里,所以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可谁知道,权叔不但把这件事情给办砸了,而且还触怒了韩琛这条隐藏起来的蛟龙。

    结果,不到半年,两个实力不弱的社团接连被灭。

    天门的势力越做越大,现在都快赶上他们新义安了。

    当初那个不被元叔放在眼里的韩琛,现在却成为了他的心头大患。

    早知道这样,他当初说什么也不会同意权叔的提议。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为今之计,最重要的还是解决问题。

    可偏偏,他们新义安自己内部还矛盾重重,还想着解决外面的问题?简直开玩笑一样!

    更让元叔恼火的是,手底下这些大哥很明显是想要拿这件事情向他开刀。

    权叔是他的人,叔父辈里很大一部分都是站在他这边的。只有极少数两不相帮,两边都不愿意得罪。

    现在的情况就是,他要保住权叔,就必然要跟这些大哥翻脸。但他要是保不住权叔,就会让那些支持他的叔父辈们寒心,从而失去他们的支持。

    不管是怎么选,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想到这,元叔心里连一拐杖打死权叔的心都有了。

    你说你吃饱了没事干,挑衅那个韩琛做什么?

    人家又没去招惹你!

    心里再气,表面上元叔还得故作平静的样子,不能让他们看出自己内心的想法来。

    可是接下来王宾的一席话,却是让元叔气的差点没一口气给背过去。

    “社团不能没了规矩,做错事就要罚,这一次因为权叔的行动失误,导致社团面临如此大的困境,如果元叔你不惩罚权叔的话,我们这些大哥每一个人会服气。”王宾说的是义正言辞,其余那些大哥也是点头赞同,气的对面的权叔浑身都在发抖,一个是气的,另一个是吓的。

    不过王宾的话还没说完。

    “而且,就在前两天,韩琛的人已经找过我了。”

    王宾这话一出,元叔和那些叔父辈们也是暗自一惊,他们没想到韩琛竟然还真找上门来了,这家伙真的是睚眦必报啊!

    更让他们心惊的是,在座的这些大哥竟然没有半点惊讶的样子。

    显然,他们之前早就知道了。

    这让元叔的一颗心,再度沉了下来。

    “韩琛的意思很简单,他要我们交出这件事情的主事人,我觉得韩琛做事情还是很有分寸的,谁招惹了他,他就打谁,不会无理取闹,我认为这个提议很不错。”王宾说话,丝毫没有在意对面整张脸都已经黑了下来的权叔。

    他继续说。

    “同时,韩琛还要拿下旺角的地盘,这一点我觉得可以商量一下,毕竟任何事情都有商量的余地,说不定谈一谈还会有什么改变。”

    人家韩琛要地盘的时候,你就知道可以商量一下谈一谈了?

    那之前说要交出主事人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要商量一下谈一谈?

    权叔是还好没有心脏病,要不然这会儿保准是被气的心脏病发了。

    “行了,我话说完,该怎么决定,元叔你来说。”王宾双手抱胸,一副让话事人来决定的样子。

    可元叔却被他气的剧烈咳嗽了起来,好半响才是顺过气来。

    “旺角的地盘,不能让!”元叔咬牙切齿道,“至于阿权,那更不可能交出去,真要那么做了,谁还会把我们新义安放在眼里?”

    听到这话,下面的权叔脸色稍稍好看了一点。

    “话不能这么说。”王宾又是说道:“以韩琛的性格,要是我们把他提出的两个条件全部拒绝的话,他一定会打过来,以我们新义安现在的情况,真打起来,后果有多严重大家都一清二楚,不用我说了吧?”

    “王宾,你到底什么意思?”权叔再也忍不住了,他站起来吼道。

    王宾看了他一眼,冷笑道:“要我说,解决的办法也简单。”

    大家纷纷看向他。

    “权叔这次因为自己的私人利益,弄的社团损失惨重,我觉得,我们可以把他逐出社团。”王宾不急不慢的说,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对面刚还暴跳如雷的权叔脸色瞬间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