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谈?没什么好谈的!-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二十七章:谈?没什么好谈的!

    逐出社团有多严重?

    那是仅次于三刀六洞的惩罚,而且对于现在的权叔而言,将他逐出社团跟直接来个三刀六洞完全没什么差别。

    一旦失去了社团这层保护伞,外面早就已经盯上他了的天门会放过他?

    就算是想跑路,也绝无可能跑掉。

    总之一句话——死定了!

    “非要这么做?”元叔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权叔是他的人,一旦他下了这个命令,几乎就是把权叔推进了无底深渊,是要了他的老命啊!

    可眼下的情况是,他已经没的选择了。

    保下权叔,明显做不到。

    他心里清楚,社团里的这些大哥不是真的怕了韩琛,他们是想以此为借口,来逼迫自己做出这样一个决定。

    因为一旦他真的下了这个命令,那么他这个话事人也就做到头了。

    元叔心里清楚的很,可是他又没的选。

    “元哥,我”权叔着急地望着坐在龙头椅上的元叔,想要开口求饶,却被元叔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国发家规,社团有社团的规矩。”王宾傲然说道:“元叔,你是话事人,该怎么做,你应该很清楚。”

    这已经是完全把目的写在脸上了,毫不加以掩饰了。

    事实上,元叔的地位,在新义安内部早就已经大不如前了,而他仅存的那点威望,在今天这个命令下达后,也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阿权放了错,是该罚。”元叔阴沉着脸开口,“但旺角的地盘,不能让!”

    “可以。”王宾笑着说道。

    他们的目的是让元叔下命令将权叔逐出社团,至于旺角的地盘,其实他们也不想拱手让给韩琛。

    毕竟,那是整个社团的利益,未来也可能是他们之中某个人的利益。

    没有人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蛋糕让给别人,除非是迫不得已。

    小孩子都尚且懂得护食,更别说是他们了。

    下方,听到元叔的话,权叔整个人都瘫坐在了椅子上,差点没滑落到地上,整张脸更是面如死灰,充满了绝望。

    他完了!

    老了老了,却弄的一个晚节不保。

    早知道会这样,他当初说什么也不会提出要对韩琛下手的事情,要是没那件事情的话,他现在还是新义安的叔父辈元老,还是受人尊敬的前辈。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当天下午,新义安那边的决定就传到了苏木这边。

    “逐出社团?”苏木听到这个消息后有些诧异,随即一想,便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很明显,这是新义安内部的权力交锋,而他,仅仅只是外部的一股力量,正好被新义安内部的某些人给利用了而已。

    对此,苏木也不在意。

    到底是谁利用谁,不到最后都不能下棺定论。

    不过这回权叔是真的完了,被逐出了社团,他就彻底的失去了这层保护伞。

    “让暗影把人带去一号仓。”苏木吩咐,“对了,旺角的地盘怎么说?”

    边上,莉莎说道:“新义安那边不准备交出旺角的管理权,不过听起来他们的态度并不是特别强硬,应该有的谈。”

    “谈就不用谈了。”苏木摆摆手,谈判这种事情他从来不喜欢,他最喜欢的还是以绝对的实力直接碾压过去,把对方碾成渣,就什么都解决了。

    不过对方毕竟是新义安,不是猛虎会和三蛟堂这种档次的社团,真要开战的话,对谁都没好处。

    “这样,你让暗一过来,我事情交代他去做。”苏木吩咐道。

    莉莎点点头,下去办事去了。

    目前,苏木的手底下真正能够为他办事的,也就暗影这一支队伍了。

    至于天门的手下,虽然这将近一年的工夫一直都没有停止对内部的精英化,可成果还是不到可以拿来使用的程度。

    按照现在的进度,最起码也要两三年的时间,苏木才能真正打造出一支合格的精英队伍,这支队伍的人数将会远超现在的暗影,但个人素质上,肯定是不如暗影的。

    毕竟,暗影的每个成员都是从特种兵退下来的,其中被苏木称之为暗一的男人,当初更是在他手底下支撑了足足三分钟才倒下,那已经是堪比特种兵王的水准了。

    至少在格斗上是这个水准。

    至于现在?

    别开玩笑了,苏木可是每一天都在提升的,现在的他,全力一拳轰出去,一辆小汽车都能被轰的掀翻好几圈,哪是正常人类可以承受的住的。

    一周后。

    九龙,新义安总堂。

    会议室里,烟雾缭绕,每个人的脸上都暗含煞气。

    桌子上,一叠叠的照片被丢在上面,照片都是偷拍的,里面被拍到的,全部都是在座这些人的妻儿老小。

    嘭!

    突然,一声巨大的拍桌子声响起。

    傻标愤然站了起来。

    “打吧!老子可受不了这鸟气!”傻标怒火冲天,满脸杀气,“他娘的,韩琛这混蛋还要不要脸了?还讲不讲江湖道义了?竟然拿妻儿老小来威胁老子!”

    “咳咳~!”边上,有人咳嗽了两声。

    是王宾。

    “好了,傻标你先坐下。”他摆摆手说,“看来大家都收到了韩琛的礼物,现在不是动怒的时候,咱们还是来聊聊这件事情具体该怎么办吧。”

    “还能怎么办?”边上,另一个大哥开口说,“你们看看这些照片,那混蛋真要疯起来,你们谁承受的了?要我说,反正不过是一个旺角的地盘而已,给他就给他吧。”

    “不行!”对面,一个叔父辈措辞严厉道:“这一次他要旺角的地盘我们给了,那一下次呢?他再用这种手段来威胁我们?难不成我们还要满足他更多的要求?我觉得不能同意韩琛的无理要求,打不了打一场,我就不信他真的敢不讲江湖道义!”

    “明叔,我看你是老糊涂了!”王宾手指敲着桌子说,“你连韩琛是怎么崛起的都不知道?你跟他讲江湖道义?那简直就是开玩笑,那家伙跟我们不是一路人,别拿我们的行事准则去套用在他的身上,那样后悔的只会是我们自己。”

    那位明叔气的冷哼了声,却也没再说什么。

    他刚刚也不过是气话而已,其实真要打的话,他也不想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