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看病-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二十九章:看病

    社团要发展,要壮大,免不了要淘汰一部分不作为的人。

    这些大哥也在拼,他们拼的是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把账面做的越漂亮越好,这样不但他们自己能够得到好处,还能讨得苏木的欢心。

    说不定苏木一高兴,就多划分几条街给他们管理,这样每个月的收入岂不是又要增加?

    几年过去,天门的地盘也较之四年前增加了许多。

    当初苏木说过要让整个旺角都在自己的统治自己,他也说到做到了,00年的时候新义安就撤出了旺角,从此旺角范围内所有的地盘都归天门所有,再也没有第二个声音的存在。

    除此之外,包括九龙的观塘,新界区的将军澳、屯门以及元朗,都被划入了天门的势力范围内。

    而这些地盘,原本都是属于新义安的。

    但这两年来新义安内部矛盾加剧,话事人元叔在99年的时候就退下了话事人的位置,而从99年到现在02年,整整近三年的时间都没有话事人管理。

    内部早就已经分裂的不成样子了。

    而近年来香江不断发展,一些小的社团也早就为此不下去了,有的被抓了,有的洗手不干了,转做了正当行业。

    剩下的,也就是几个大社团了。

    警方也是盯的紧。

    天门这边还好,因为一些比较敏感的东西苏木从来不去碰,所以官面上对于他们天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像新义安这种还在墨守成规的社团就比较惨了。

    而苏木也是趁着这个机会大肆的抢夺新义安的地盘,使得新义安损失惨重,如今早就是从原本的一二名,被打到了第四的位置。

    这还是因为香江范围内大的社团只剩下他们四个了的缘故,要不然

    苏木和新义安的仇恨,早就已经达到了无法化解的程度。

    而苏木也压根没想过要去化解。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人吃人的世界,你不努力,自然有的是人在努力。当你反应过来再往前看的时候,就会发现所有的路都已经被其他人给堵住了,你想过去?

    那得看人家答不答应!

    中环,天桥。

    陈永仁一手扶着额头,他额头上缠着一圈纱布,隐隐有血迹从里面渗出,周围路过的人看到他都会下意识的往边上躲一躲。

    对此,陈永仁也早就习惯了,根本没去在意。

    “该不会要破相吧?”陈永仁嘴里小声嘀咕着。

    就在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会打他电话的,除了那家伙之外,陈永仁也想不出会是别人了。

    果然,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的号码,陈永仁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嫌弃的表情。

    撇撇嘴,不过他最后还是接了这个电话。

    “又是什么事啊?大哥!”

    “大哥?”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点火气的样子,“你真以为你是出来混的啊!还大哥,我告诉你,这已经是我第十二次接到关于你打人的投诉了。陈永仁,你到底还想不想做下去了?你再这样我也保不住的。”

    “那你要我怎么样?”陈永仁换了个姿势,背靠着栏杆,也不在意周围路过的人带着些厌恶的眼神,自顾自地对着手机说道:“难道你还要我天天告诉自己是什么身份,连做梦都说,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死啊?”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片刻。

    “算了,这件事情先不提了。”过了会儿,那人说,“我这边已经给你预约了心理医生。”

    似乎知道陈永仁会说什么,对方直接抢着把话说了出来。

    “我告诉你,这次你必须要去,要不然我真的保不了你了。”

    “真这么严重?”陈永仁皱着眉头,很不乐意的样子。

    “就是这么严重,你自己看着办吧。”电话那头的人说,“反正我已经告诉你了,去不去你自己决定,但我还是劝你最好过去一趟,哪怕只是敷衍一下也比不去要好。”

    “行了,就这样。”

    对方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陈永仁一脸无奈地伸手揉了揉脸颊。

    “看样子这次真要去了,心理医生,真是”摇摇头,不是陈永仁不想配合,而是他心里隐藏的秘密太多,去看心理医生?真的合适?

    不过,警方安排的心理医生,应该信得过吧?

    心想着,陈永仁的手机上也是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是一个地址,还有预约的时间,就在明天。

    “算了,明天去一趟,随便敷衍一下就行了。”陈永仁心里决定下来,转身朝着天桥另一头快步走去,很快就是消失在了人群中。

    翌日,下午1点多。

    陈永仁按照那个地址,来到了这家心理诊所。

    抬头看了眼门上的牌子,上面写着:李心儿医生办公室。

    “是个女的。”陈永仁嘴里嘀咕着,伸手敲了敲门。

    很快,房间里就传来一道女人的回应。

    “进来。”

    陈永仁打开门进去。

    这间办公室给陈永仁的第一印象就是“素”,布置很简单,一张躺椅被放在屋子的中央,看上去因为是为病人准备的。

    里面还有个隔间,陈永仁走过去,看到了这位李心儿医生。

    “你迟到了十六分钟。”李心儿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抬起头说道。

    眼神很凌厉,不过却有点外强中干。

    陈永仁心里评价。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他说道。

    堵车这样的借口,基本上已经是最敷衍的一种了。

    毕竟,香江的道路堵,这一点是常识,只要是不想迟到的人,都会提前出门。

    堵车,并不是个很好的借口。

    更何况坐在眼前的还是一位心理医生,那就更不是一个好借口了。

    “行吧,你去那边坐着。”李心儿暗自摇了摇头,暗道又来了个难弄的病人,随即伸手一指外面的那张躺椅,对着陈永仁说道。

    陈永仁笑着点点头,转身走了过去。

    “这人还挺帅的。”李心儿心里评价了句,然后起身过去拿了两个杯子,倒了两杯水,这才走了出去。

    “喝口水吧。”她把水杯在台子上放下。

    “谢谢。”陈永仁拿起来喝了一口,笑着问道:“那我们是不是要开始了?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心理医生,你待会儿是不是要拿出一块怀表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然后把我催眠了再问我一些问题?”

    “先生,你说的那是催眠治疗,一般情况下我们是不会用的。”李心儿深吸了口气,话这么多的病人她也是头一回遇到,偏偏对方还笑的很有礼貌的样子,让她想生气都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