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回去做你的警察吧-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三十九章:回去做你的警察吧

    刘建明无法理解苏木为什么要成全他,那是因为他无法站在苏木这样一个高度去考虑这个问题,如果他能够站在和苏木同等的高度去思考这个问题的话,他就不会有任何的疑惑不解。

    苏木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别的,仅仅是他想,他愿意,仅此而已。

    本来他就跟刘建明没什么仇怨,相反,刘建明还帮过他几次忙。

    mary的事情,那更是无稽之谈。

    苏木又不是真的韩琛,怎么可能会在乎。

    以前不把事情说透,是因为时机未到。而现在,天门已经统治了整个香江,他本人也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最顶级富豪的层次。

    有些事情,也是时候了结一下了。

    不仅仅是刘建明,事实上他还约了陈永仁,他很快就会到了。

    依旧是穹顶餐厅,刘建明走后半个小时左右,陈永仁就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

    “琛哥,你找我?”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苏木的身形了,可每次看,陈永仁心里依旧会忍不住感到惊讶万分。

    究竟是吃了什么样的东西,才能让原本一个一米五几的人长到这副样子。

    这都有两米了吧?

    陈永仁对比了一下自己的身高。

    不仅仅是身高,还有体重。

    苏木到底有多重?

    这一点恐怕除了苏木自己外,其他人是不会知道的。

    陈永仁也只是大致的猜测,起码得超过三百斤了,具体是三百多少,他就不知道了。

    可事实上,陈永仁的猜测跟事实之间还相差甚远。

    “来啦。”苏木笑着指了指对面的位子,让陈永仁坐下说。

    陈永仁有些拘谨地坐下来,然后略有些忐忑的看着苏木。

    “阿仁,你跟我有几年了?”苏木随口问,手上将一支剪好的雪茄递给陈永仁。

    陈永仁连忙双手过去,接过雪茄,边回答道:“有八年了吧。”

    “这么久了么?”苏木笑了笑说,“时间过的可真快啊,一转眼都已经八年了。”

    “是啊。”陈永仁点头说道。

    嘴里吐出一个烟圈,苏木随意地说道:“这八年来,阿仁你也为社团做了不少事情,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你有没有怪我一直没有提拔你?”

    “怎么会!”陈永仁连摇摇头,“我现在能有这样的生活,一切都是仰仗琛哥你的功劳,琛哥不提拔我,一定有琛哥你的理由,我一点都没有怨言。”

    “你可别骗我。”苏木笑着指了指他,“你这家伙看上去挺老实的,可实际上却狡猾的很,是不是在背地里骂我来着?”

    “琛哥你别开玩笑了。”陈永仁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说道。

    看着他这副样子,苏木也是不由地哈哈笑了几声。

    陈永仁也是满心忐忑地陪着笑了几声。

    片刻后,笑罢。

    苏木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看着陈永仁说道:“你是倪坤的儿子,这件事情我是知道的,你应该清楚吧?”

    陈永仁点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其实我还知道你是警方安插在社团里的卧底。”

    什么!?

    陈永仁整个人被惊的差点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他怎么会知道?

    我被人出卖了?

    是谁?

    是谁出卖的我?

    等等!

    他该不会是在诈我吧?

    不行!

    我等冷静,不能表现出惊慌的样子来。

    一瞬间的工夫,陈永仁脑子里就闪过了一个个不同的念头,几乎是眨眼的工夫,他就隐藏起了眼神中的那一抹惊慌之色,露出一副惊诧和愤怒的样子。

    “琛哥,这是谁造的谣?”陈永仁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我怎么可能会是警方的卧底,琛哥你可不能相信啊!”

    “没人造谣。”苏木平静地说,“当年倪坤被杀,倪永孝来找你,被你在警校的长官撞见了,所以你不能再留在警队。但是有人看中了你的这一层身份,所以把你发展成为了卧底,让你卧底去倪家,这个人就是黄志诚,我没说错吧?”

    陈永仁不说话了。

    他心底里唯一的一丝侥幸也没了。

    苏木能够把一切说的这么清楚,显然,他早就已经证实过了,所以现在他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下意识的,陈永仁的眼神瞥向四周。

    苏木看出了他的意图,也不在意,继续说道:“当年你替黄志诚收集了不少关于倪家的犯罪证据,可惜最后倪永孝还没被送进监狱就死了,这些年你心里有恨过那些打死你哥哥的警察吗?特别是那个黄志诚,他不但打死了你哥哥,还教唆他人杀了你父亲,你恨他吗?”

    “没什么恨不恨的。”事到如今,陈永仁也不报任何的侥幸了,所以他反而是冷静了下来,语气平静地说道:“我是白的,他们是黑的,会有今天的下场,那都是他们过去造下的孽。”

    “看样子你跟倪家的关系是真的很差啊!”苏木摇着头说,“不过你也别说的这么肯定,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别说是血脉亲情了,曾经有那么一刻,你也怨恨过黄志诚吧?”

    陈永仁沉默了。

    他无法反驳苏木的这番话。

    因为他曾经确实有那么一段时间怨恨过黄志诚。

    这一点,他无法否认。

    “黑白,呵!”苏羽感到好笑地摇摇头,“这个世界上,又哪有什么纯粹的黑和纯粹的白,黑白不过是相对而言罢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陈永仁皱着眉头问道。

    他不明白今天苏木把他叫到这里来,又是道破了他的真实身份,又是这一番莫名其妙的话,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苏木看着他,把陈永仁看的有点浑身发毛,要不是身上没有带武器,他现在都有种要暴起伤人的冲动了。

    半响

    “你我之间没什么仇怨。”苏木站起身,走去另一边。

    陈永仁的视线跟随着他。

    “回去做你的警察吧,好好对你身边的人,别辜负了他们。”苏木头也不回地说道。

    陈永仁更加疑惑了。

    “你要放了我?”他站起来问道。

    苏木没说话,而是朝着身后挥了挥手。

    立即就有两个黑衣人过来,一左一右站在陈永仁两边。

    “陈先生,请!”

    两人看着他。

    陈永仁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然后看向那边的苏木,犹豫了下,还是没有再问什么。

    因为他知道,苏木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他不会再跟自己解释什么。

    所以再问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