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自由的气息-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四十五章:自由的气息

    当苏木松开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手臂都已经勒的有些酸痛,可这点酸痛又哪里比的上大仇得报后的痛快。

    看着地上这个失去了生息的女人,苏木眼中的冷意也是渐渐淡去。

    大仇已报,接下来他需要思考的就是该如何从金刚门离开了。

    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像他这种囚犯一般没多少人在意,所以整个金刚门上下认得他的人,怕是除了已经死去的穆天英外,也就那两个伺候穆天英的杂役弟子了。

    “得把那两个家伙也一并处理掉。”苏木心道。

    他弯腰将穆天英的尸体扶起,摆出一个盘膝坐着的姿势,背朝着门口方向。

    做完这一切,他按下了一旁石台上的一个圆形凸起。

    圆球没入凹槽中缓缓转动半圈,苏木也是一个箭步上前,来到了门背后站定。

    门外,等候传唤的两名杂役弟子看到门边上转到另一面的石球,立即是转身敲了敲大门。

    “进。”门内传来一道有些沙哑的声音。

    两人不疑有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他们就看到盘膝坐在那边的穆天英,还没等他们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苏木便已经是悍然出手。

    咔嚓!

    一个杂役弟子的脖子被他瞬间拧断。

    区区一阶七级实力的杂役弟子,苏木想要取他们性命简直易如反掌。

    另一名杂役弟子下意识的转身看过来,就看到自己的同伴已经两眼翻白的倒在了地上,还不等他惊讶的喊出声来,苏木一拳便是轰在了他的心口。

    咔嚓!

    肋骨直接断成几截,整个心口都往里凹陷了下去,心脏都被瞬间打爆。

    这名杂役弟子瞪大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苏木,伸手想要抓住他,却才伸到一半就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连杀两人,苏木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他弯腰,一手一个拖着两具尸体到里面位置放下。转身出门,过了片刻后回来,手上已经多了一个木盒子和一块蓝布。

    他走过去,将盒子和布先放在一旁,然后对比了一下身形,将那个身高和自己差不多的杂役弟子尸体挪过来,先是将他的外衣脱掉放到远处,然后双手抓着他的脖子用力一拧。

    咔嚓~!

    骨头断裂,皮肉被撕开。

    进而,整个脑袋都被苏木拧了下来,鲜血喷洒在他的衣服上,场面极度血腥。

    将拧下的脑袋放到一旁,苏木起身将自己染血的外衣脱下,穿在这具尸体的身上。

    他擦干净双手,又将之前脱下的那身杂役弟子服穿在自己身上,确定衣服上并没有沾到血迹后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将脑袋装进木盒,又用蓝布包住木盒绑好。

    做完这一切,苏木最后看了眼练功室,跟着毅然地转身离开。

    一处山崖上,苏木将手里的木盒丢下山崖。

    这一路上他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一个普普通通的杂役弟子,在金刚门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谁会记得一个杂役弟子的摸样,多一个少一个的,根本不会被人注意到。

    “虽然不可能瞒太久,但应该足够我跑到一个安全范围了。”苏木回想了一下自己先前的那番布置,觉得应该能起到一些作用,虽然其中漏洞很多,但只要能稍微延误一段时间,就足够他跑出很远的距离了。

    想罢,苏木转身快步离开。

    金刚门,山门。

    苏木浪费了一些时间才找到金刚门的山门所在。

    小时候被抓过来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这些年他除了待在地牢,就是被送去穆天英那里,其他地方基本没去过,幸好金刚门也不是那种门派占地无比巨大的宗门,苏木稍微费了点时间,也就找到了山门的正确位置。

    山门入口,把守山门的两名外门弟子拦住了苏木。

    “我奉穆师姐之命,下山办事!”苏木说着,拿出一块令牌丢给他们。

    那是他从穆天英身上搜出来的令牌,是属于金刚门内门弟子的身份令牌。

    他以前曾听那两个杂役弟子聊天的时候提到过有一次他们下山为穆天英办事,就被赐予了这样一块令牌,然后就被放下山了。

    果然,那两个外门弟子见到这块令牌后也没多问就直接放行了。

    苏木拿回令牌,脚步不急不慢的往山下走,尽量的不让自己表现出急切的样子来。

    走了一段路,确定身后的人再也看不到自己后,他这才加快了脚步,直接快速奔跑着跑向山下。

    金刚门所在的这座山十分荒凉,山上几乎可以说是寸草不生,但山下却是一片范围巨大的森林,百米高大的树木在这里比比皆是,一些在地球上从未见过的奇异野兽随处可见。

    苏木一路奔跑着来到山脚,速度丝毫未减的冲进了森林中。

    眼前的视线骤然一暗,苏木也是下意识的放慢了速度。

    森林中环境负责,不利于快速奔跑,但苏木要去的地方必须要穿过这片森林,所以他别无选择。

    还好,受到影响的不是他一个人,如果金刚门的人沿着这条路追上来的话,他们也会同样的受到复杂环境的影响,从而速度大减。

    刚进入森林,苏木就把那块令牌给丢了。

    鬼才知道那玩意儿上面会不会留有什么追踪的手段,这种出自金刚门的东西,还是尽快丢掉的好,免得暴露了自己行踪。

    快速穿行在森林里,周围所见皆是一片绿意盎然,跟过去那些年暗无天日的生活相比,苏木深深的感受到了自由的美好。

    虽然之前以韩琛的身份在无间道世界生活了三十几年,可是那毕竟不是真正的自己,苏木很清楚那只不过是他的一个临时的身份罢了,他注定了要回归主世界,而在这里,他依旧只是个连基本自由都无法享受的囚犯而已。

    只有现在,他真正的摆脱了过去的这层身份,他才真正意义上的觉得自己获得了自由。

    渐渐的,苏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如同一只灵猴般穿梭在众多的树木之间,森林里复杂的地形被他渐渐的适应,偶尔跳到树冠顶上去看看天上的太阳位置来确定一下自己前进的方向是否正确。

    很快,几个时辰过去。

    苏木已经离开了金刚门很远很远的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