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阴魂不散-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五十二章:阴魂不散

    咚咚!

    苏木敲了敲台面。

    “掌柜的,住店。”他说道。

    面前这位掌柜的抬起头,立马露出乐呵呵的表情问道:“这位客官,小店有上中下三类客房,不知客官要住哪一类?”

    “来间上房吧。”苏木说,住了那么多年的地牢,他可不想再委屈自己,反正他又不是没钱,口袋里那些金珠和银条,说是买下这座客栈有点夸张,但是住上十年八年的,是绰绰有余的。

    说到这,苏木就不得不感谢一番金刚门的那些人了,要不是他们眼巴巴的给自己送钱来的话,他现在估摸着还在为怎么赚钱养活自己烦恼呢。

    当然,这也得感谢独孤三少看不上这点小钱,所以都便宜了苏木。

    这要是一般的有钱人的话,你说就算不差钱,但也不会看不上几十两金子对不对?

    可想想独孤三少的家庭背景,人家可是无双城最大的富三代,别说几十两金子了,就算是几十斤,人家都不一定瞧的上眼。

    看看无双城的收入吧,不说土地的租金什么的,单单只是一个入城费,就已经是让独孤家赚的盆满钵满了。

    听到苏木说要上方,眼前这位掌柜的也是眉开眼笑着介绍起来。

    “这位客官,咱们小店的上房价钱是每天六两银子,如果您要是住一个月的话,还可以享受七折优惠!客官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又有打折?

    这到底是无双城的特色?还是这个世界其他地方也都这样?

    “那就先住一个月吧。”苏木说着,拿钱出来,放在柜台上。

    “好嘞!”掌柜的收了钱,态度愈发的热情起来,连忙招呼一个刚空下来的小二,交给他一把钥匙,让他带着苏木去房间。

    六两银子一天的上房还是很不错的,主要是干净整洁。

    床铺被褥什么的,都是全新的,打开窗户还能看到远处一片湖泊上的风景,夕阳下几条小舟正在湖面上返回岸边,一艘五层的画舫正在准备起航,苏木运足了目力,能看到一些打扮靓丽的女子正陪着一个个客人嬉笑打闹,推杯换盏间,一把扇子不慎落在了湖里,惹的女子娇嗔不已,身旁的客人连忙是安慰几句,然后豪掷千金,博得女子妩媚一笑。

    天,渐渐暗了下来。

    华灯初上,有几条街显得特别热闹。

    客房里,有小二传来呼唤,是热水已经打好。

    苏木转身从窗口离开,并没有看到就在客栈外的那条街道上,一双充满了阴戾的眼睛正盯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

    穆长老的速度显然要比刘执事他们快了许多。

    下午的时候他就找到了刘执事他们几个的尸体,然后一路带着风灵鸟赶到无双城,终于在天黑的时候,找到了他要找的目标。

    可惜,目标已经进了无双城,哪怕他是金刚门的内门长老,在无双城里也得遵守无双城的规矩,要不然他就算是被独孤家的人给打死了,金刚门也不会为他报仇。

    为什么无双城要收取那样的入城费,却还是有无数人络绎不绝的选择在这里暂住?

    就是因为无双城的规矩极为的严苛,只要你进了无双城,无双城就会负责保护你的人身安全。但凡是有人敢不遵守无双城的规矩,一律处死!没有半点情面可讲。

    当然,事无绝对。

    如果对方背后站着一个远比无双城还要强大的势力的话,那么无双城是否还会这么强硬,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在天南府境内,要说势力比得上无双城的,也是寥寥无几,金刚门显然不在其中。

    所以,此时的穆长老哪怕恨不得立即杀进客栈,将苏木抓出来好好审问一番,可心底里的理智却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

    因为这违背了无双城的规矩!

    “无双城老夫惹不起,但老夫就不信你一个区区囚犯,会有胆子违逆老夫!”穆长老冷哼了声,大步流星地朝着正德客栈的正门走去。

    他要去见一见这个不死族的囚犯,如果对方乖乖听话,把背后的主使之人说出来,他说不得会放了对方,但如若不然

    好吧,只要对方还待在无双城他就奈何不得,但他就不信了,对方还能够一辈子待在无双城不出去。

    ‘咚咚咚’

    “客官,您在吗?外面有位来着金刚门的客人找您。”

    门外,店小二敲了敲房门。

    正舒舒服服的躺在木桶里泡澡的苏木豁然睁开双眼。

    金刚门的人?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苏木眼里闪过一抹寒光,随即回应道:“让他等着,如果不想等的话,就让他先回去吧。”

    门外,店小二点点头,转身快步走了下去。

    楼下,大堂靠近角落里的一桌。

    穆长老只点了一杯酒,一个人自斟自饮,漆黑的脸色让周围的人说话都不敢太大声,实在是这家伙的脸色有点吓人。

    这时,一个店小二从楼上快步下来,走到这桌面前。

    “这位客人,您要见的那位客人正在忙,他说让您先等着,如果等不急的话可以先走。”店小二如实的将苏木的话传递给了穆长老。

    结果,他话刚说完,就听到‘砰’一声拍桌子的声音,吓得他脖子一缩,连忙后退了一步。

    桌子‘嘎吱嘎吱’的响了几声,就‘轰’的一下散架了。

    周围的客人统统看了过来,有的皱着眉头,一脸不悦,有的一副看热闹摸样,幸灾乐祸。

    这时,脸色不太好看的掌柜的也走了过来。

    “这位客人,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动怒?难道是我店里的这位伙计说错了什么?”他说着,看向一旁的这个店小二,后者连忙是一脸无辜地摇摇头。

    “掌柜的,我没说什么啊,我只是将另一位客人的话传给这位客人而已。”他表情无辜的说道。

    掌柜的一听,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这位客人,看样子这是私人恩怨,那就请你麻烦付一下损坏桌子的钱吧。”

    “你说什么?”穆长老本就被苏木气的够呛,此时一听到这掌柜的竟然还要让他赔钱,顿时就一脸怒容地站了起来。

    这掌柜的也是硬气,丝毫不怕穆长老那一身可怕的凶戾气势,抬着头就是说道:“打坏东西就要赔钱,这是本店的规矩,你要是不打算赔的话,我可就要通知巡逻队了!”

    说着,眼神示意一旁的店小二,后者作势就要朝店门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