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谁还不是个演员-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五十五章:谁还不是个演员

    包厢里,那个领着苏木过来的人退了下去,顺手将门带上。

    此时,包厢里就苏木和面前的这位老者两人,桌子上放着几碟精致的小菜,一壶酒一个酒杯,老者一人自斟自饮,也不请苏木坐下,甚至除了进来的时候看了他一眼外,便没有再多看过他一眼。

    苏木上一世好歹也是一方大佬,哪会看不出对方的那点心思。

    于是便自顾自地拉开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手指轻轻敲了两下桌面,说道:“这位老先生请我过来可是有什么要事?如果没什么重要事情的话,我还有点事情要忙,就不奉陪了。”

    说完,苏木就看着他。

    对面,老者握杯的手一顿,跟着冷笑着将手中的酒杯重重放下。

    “老夫倒是头一回瞧见你这么桀骜不驯的不死族,莫不是你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穆长老猛地抬起头,眼神冰冷的看着面前的苏木,“莫要忘了,你只是我金刚门内的一介囚犯罢了!”

    “看来老先生没什么事情要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苏木完全没有要接茬的意思,说着起身就要走人。

    穆长老一看,顿时脸色阴沉下来。

    “你敢!”他拍着桌子站起来,“你今天要是敢踏出这扇门一步,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你可要想清楚了!”

    苏木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人已走到门口,伸手将门打开。

    穆长老见此,顿时咬牙切齿摸样道:“你回来,我有些话问你。”

    苏木的脚步一顿,背对着穆长老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跟着回头说道:“问话可以,不过我有什么好处呢?”

    “真是个贪婪的家伙。”穆长老心里冷笑,随即抛出一个袋子丢在桌上,“这里有黄金一百两,你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它就是你的。”

    一百两黄金,对于一个原本只是阶下囚的人而言,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了。

    可是让穆长老失望的是,他并没有在苏木的脸上看到任何意动的表情,反而是有些不屑一顾的样子。

    “这位老先生还真是大方的很啊,一百两黄金,真是好大一笔钱啊!”苏木说完,嗤笑了声,转身要走。

    “你回来!”穆长老有些不淡定了,事情从一开始似乎就偏离了他原本的计划,朝着一个连他都不知道的方向去了。

    “这样总够了吧?”火大的穆长老伸手掏出另一个袋子丢在桌上,这袋子比刚才那个小了许多,扁扁的一看就知道没装多少东西。

    “元能晶钻,每一颗都是十两重的,这里面有三颗,每颗价值超过一千两黄金。”穆长老这回也是下足了本钱,就怕又是给的不够,苏木又要转身走人。

    闻言,站在门口的苏木也是脸色一变,露出笑脸来。

    “老先生实在是太客气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刚才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说着,苏木便关上门,走过来拿起两个袋子。

    大一点的袋子,里面装着的都是一根根的金条,每根都是十两重,足足十根金条。不过这跟另一个袋子里的东西比起来,价值就差远了。

    元能晶钻,苏木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哪来的,反正他知道这东西很值钱,比黄金还要值钱的多,好像用处很大的样子,具体的苏木也不是特别了解。

    但是值钱是肯定的。

    就像穆长老说的,一颗十两重的元能晶钻,价值就超过千两黄金。

    而且这玩意儿密度特别大,十两重的一颗元能晶钻,体积也就小号的钢珠球那么大,直径不到一厘米。这袋子里装着三颗,看上去黑闪黑闪的,放在阳光下还能看到它表面的一个个很小的切面。

    苏木检查了一下,确定无误后,才把两个袋子统统收了起来。

    见到苏木这么贪婪,穆长老心里也是冷笑连连。

    不怕你贪,就怕你油盐不进,那才是真的麻烦。

    三颗元能晶钻罢了,虽然值钱,但还不至于让穆长老伤筋动骨,只要能够从对方的口中得到他想要的情报,这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好了,东西你也拿了,现在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了吧?”穆长老说道。

    苏木笑着点点头,说道:“不知道老先生你叫什么?”

    “老夫姓穆,乃是金刚门内门的一位长老。”穆长老说,“行了,别废话,我来问你,四天前你是如何杀了我金刚门的内门弟子,又残杀了那些追捕你的人的?”

    姓穆?

    苏木大概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

    事实上,自从知道金刚门的人再一次找上门的时候,苏木就在想解决的办法了。

    是,他只要待在无双城里,固然可以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可这样一直被人盯着,却不是他想要的。

    他需要想一个办法,将这些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去。

    来的时候,苏木就在想该怎么做。

    直到刚刚,见到这位穆长老,在确定了对方的态度后,苏木才决定了要怎么样将他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去。

    他故意装出一副贪婪的姿态,也是为了符合他为自己设定的一个人设。

    一个为了自由为了财富,甘于成为他人棋子的人设。

    苏木,开始入戏了。

    “穆长老也认为人是我杀的?”苏木轻笑了声说道:“反正这里是无双城,你们金刚门的人也奈何我不得,老实跟你说吧,我不过就是个棋子,一个被人抛出来的诱饵罢了。”

    穆长老一听,脸上顿时流露出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神色来,他连忙问道:“是谁?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这我哪知道?”苏木自嘲着笑道:“我不过就是个小人物罢了,对方杀了那个穆天英,然后又让我穿上杂役弟子的衣服,带上穆天英的令牌,叫我逃出去。像我这种被你们金刚门关押的囚犯,哪一个不想获得自由的?虽然明知道对方是在利用我,可是我愿意!”

    “那你可看清楚了对方长什么样子?”穆长老阴沉着脸,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