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半年-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六章:半年

    韩琛有多少钱?

    这个问题恐怕连已经死去的ar都问答不上来,事实上在苏木亲自查验之前,连他也不知道原本的韩琛到底有多少钱。

    他只是有个大致的概念,应该在一亿往上。

    结果具体一查,足足五亿七千多万!

    韩琛这些人跟在倪家后面,虽然给倪家交了不少钱,但自己赚的也不少了。

    五亿多的资产,虽然让苏木有些惊讶,但还不至于太惊讶。

    可惜的是倪家倒台有官面上的人物插手,让苏木并没有捞到太多好处,要不是他提前打了招呼,恐怕连倪家那几个隐秘的仓库都没他的份了。

    不过那几个仓库里存放的东西也都是些见不得光的,暂时没法变成现钱,之前先藏着。

    五亿多的资产,这都是属于苏木个人的,跟社团没关系。

    他作为一个社团的老大,不可能自己拿钱出来给社团的人发工资,那样的话就不是社团,而是一家正经公司了。

    不但不用苏木拿钱出来,他每个月还能拿到一大笔钱。

    这笔钱的数量跟韩琛记忆里过去每个月的收入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之所以地盘大了,收入却跟过去差不多,究其根本,还是因为眼下的局势缘故,让他们不敢弄一些大的动作出来,只能小打小闹,自然收入也就少了。

    再加上这段时间苏木一直在整合社团的势力,将一些光吃饭不干事的打到底层,然后把一些有能力的提拔上来,弄的社团内部也是出现了不小的动荡。

    不过韩琛原本打下的底子确实很好,给苏木节省了不少的事情。

    再加上目前的局势,也不可能有外面的社团在这个时候来横插一脚制造麻烦,所以才让苏木在短短三个月内,就把整个社团来个大洗牌,使得社团上下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当然,能够这么快完成,一个是没有外部的干扰因素,第二个也是因为韩琛集团的成员人数本就不多,调整起来不算困难。

    要是像香江一些成员人数众多的社团,想要像苏木这么做的话,早就闹翻天了。

    就好比和联胜,这个相比苏木现在手下的班底来说算是庞然大物的一个社团,其成员人数,足足接近六万人,一个个堂口的老大,每个人手底下都有养着上千号的小弟。

    这要是哪个堂口的老大不服的话,一旦闹起来,那事情可就大了。

    哪像苏木手下的班底,整个社团大大小小的成员加在一起,也就几百号人,容易处理。

    倪家倒台后半个月。

    墓园,天气阴沉,眼看着就要下雨。

    黄志诚一个人站在一座墓碑前,戴着墨镜,看不到他的眼神变化,只是脸色阴沉着,似乎心情不太好。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来人穿着黑色皮衣,脸色同样阴沉,比黄志诚还要难看。

    “你叫我来干什么?”陈永仁看着面前背对着自己的黄志诚,心里有种想要暴揍他一顿的冲动。

    这个家伙,不但教唆他人打死了他爸爸,还亲手开枪打死了他哥哥。

    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好,但血浓于水这句话是没错的。

    所以,在心底里,他多少是有些芥蒂的。

    “倪家倒了,但另一伙人却站了起来。”黄志诚没有转身去看陈永仁,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来有多少愤怒的感觉,反而平静的有点吓人。

    “97了,咱们香江也回归祖国了,可这些臭虫却怎么也死不干净。”

    “你想怎么样?”陈永仁皱着眉头说。

    这时,黄志诚转过身来看着他,伸手摘下了墨镜。

    “你是我手下最出色的卧底,我需要你帮我,我要踩死这些臭虫!”

    “你有没有搞错?!”陈永仁气的笑了出来,“你该不会不知道韩琛知道我的身份吧?你觉得我这样混进去,他会答应?”

    “我了解韩琛这个人,他不会介意你的身份,世人都知道你跟倪家的关系很差,韩琛是个做大事的人,他不会在意这些。”黄志诚说,“而且,除了你之外,我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

    “阿仁!”黄志诚看着陈永仁的眼睛,“帮我!我不想看到好人枉死,坏人依旧猖獗!”

    陈永仁面色复杂的看着他,心底里还在犹豫着。

    这时,黄志诚侧过身,他身后的那块墓碑映入了陈永仁的视线中。

    那是陆启昌的墓。

    陈永仁的眼神变了变,他犹豫着,最后咬了咬牙,做出了决定。

    “行,我可以卧底去韩琛手下。”他说道:“但你记住!我这不是在帮你,我只是在履行身为一个警察的职责而已!”

    黄志诚笑了,他一点都不在乎陈永仁对自己的态度,只要他肯答应帮忙,哪怕他揍自己一顿,都没问题。

    “你明天就去找傻强,他是韩琛的心腹,以你跟他的关系,他会带你入门。”黄志诚说道。

    “用得着你教?”陈永仁嘴里切了声,随即走上前在陆长官的墓前行了个军礼,然后转身快步离去。

    1997年12月21日,下午点。

    天门总堂,拳击馆内。

    门口两边,两名身高一米八几的黑衣人目不斜视的守在门口,见到前面一行人走来,其中一人转身打开了大门。

    一行人走进拳击馆内。

    刚进门,就听到空旷的拳击馆里传来的一声声沉闷的打击声。

    穿过一段走廊,一行人终于看到了声音的源头。

    那是一座黑色的拳击台,几束灯光打在拳击台上。此时,就在这座拳击台上,两道身影正在彼此碰撞着,其中一人全身穿戴着各种护具,把自己的要害保护的牢牢的。而另一人,仅仅只是戴着一双拳击手套,双拳快速的出击,每一拳都得打的对方连连后退,直至撞在拳击台的边缘,差点没有翻身出去。

    “行了,你下去吧。”苏木挥挥手,让这个陪练员下去。

    后者恭恭敬敬的样子转身下了拳击台。

    这时,边上一名穿着黑西装的女人拿着一条毛巾和一**水走过去,递给站在拳击台边上的苏木。

    苏木接过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拧开**盖喝了两口水,完了之后才是转身看向那一行人。

    “琛哥!”

    一行人恭恭敬敬地弯腰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