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神秘的图案-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七十五章:神秘的图案

    下午,新成立的专案组办公室。

    林茜带着苏木和秦风一起走进来,这一次他们两个是警队邀请的外援,而林茜则是专案组的副组长。

    别看林茜年纪不大,可能力上却一点都不逊色,能够当上这个副组长,组里的其他成员也没什么可不服气的。

    至于这次的专案组组长却不是上次的赵启封,这家伙听说是去外省办案了,所以没办法参与到这次的案子当中来,为此他还特意打电话过来跟丁局长申请想要调换一下,可惜丁局长没批准。

    “林茜姐,kiko。”法医安娜拿着一份资料过来,苏木上次过来市局帮忙的时候见过她几次,是个挺酷的小丫头,年纪也就比他大了两三岁而已,据说是市局里一位传奇法医的关门弟子,在专业上的技术不比她师傅差多少,是个天才法医。

    “这是那七个尸块的进一步化验报告,你看一下。”安娜把手上的这份资料递给林茜,后者接过后立即翻看起来。

    片刻,林茜眉头一皱,说道:“这上面提到的这些化学成分?”

    “是不是很眼熟?”安娜笑了笑说,“这些都是常用沐浴乳的成分,显然凶手在动手前还给他们每个人洗了个澡。”

    “这是什么怪癖?”边上行动队的黑大个皱着眉头说道。

    “这这是,某种仪式。”秦风磕磕绊绊的说着,一把夺过林茜手里的这份资料看了几眼,很快就有了发现说道:“你,你可以检查一下尸块的皮肤下层,应该会有发现。”

    安娜眼神看向林茜。

    “秦风,天才少年侦探。”林茜介绍说,“他也是我们这一次邀请的外援。”

    “可以啊!”安娜笑着拍了拍秦风的肩膀,很是自来熟的样子说道:“了不起啊小哥哥,今晚要不要一起吃个晚饭?”

    秦风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行啦。”苏木拉了安娜这个花痴女一把,“走吧,咱们去看看你那些好朋友,刚秦风不是说了嘛,这也许就是个重大发现。”

    专案组停尸间。

    七份尸块被放置在七个不同的解剖台上。

    安娜带着他们几个进来,黑大个站在门外,不愿意进来看这些恶性的画面,别看他长得五大三粗的样子,在这方面的胆量还没有林茜这个女生大。

    更不用说安娜这个专业的法医了。

    她什么恶心的画面没见过?

    秦风以前也协助过当地的警方破过几起案件,死尸也不是没见过,再加上心理素质过硬,所以对尸体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

    而苏木就更不用说了。

    以前他自己身上受过的那些伤,可比眼前这要触目惊心多了。

    他早习惯了。

    “过来帮个忙。”安娜回头说了声。

    林茜主动走了过去帮忙。

    四个人都带着手套,安娜用手术刀将一份尸块的表皮切开,一只手抓着皮层的一角,缓缓的拉开来。

    就好像胶带黏在了某个东西上,撕起来的时候还能看到一些被拉成丝的粘液,因为直到这是人类的身体组织,所以一般人在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理上都会难以承受这种感觉。

    有一点要说明的是,亲眼看到跟隔着屏幕看到,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体验。

    “还真有!”安娜手上用工具夹住翻开的皮层一角,就这么让它翻开着挂在那边。

    然后,四个人都看到了皮层下面的一些黑色线条。

    这当然不是人体自己长出来的,而是被人后画上去的,并且是在切割下来,血放干净之后。

    “你们认识这些符号吗?”安娜看了一会儿,也没看懂这上面画的到底是什么,不由回头问其他三个人。

    三个人纷纷摇头,谁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再看看其他的有没有。”苏木说道。

    安娜点点头。

    她又陆续将其余的六份尸块以同样的方式剖开表皮,均是在这些表皮的下层见到了类似的黑色线条组成的奇怪图案。

    四个人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一脸不明就理。

    “这些符号到底是什么意思?”林茜皱着眉头说,“凶手留下这些符号,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等等!”苏木突然想到什么,他看向林茜说道:“之前你是不是说过,这些尸块是可以被拼接成一具完整的无头尸体的?”

    林茜闻言点点头,跟着她眼前一亮道:“你是说——把它们拼起来!”

    苏木点点头。

    “试一试!”安娜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她开始动手将这些尸块放到一个解剖台上。

    七份尸块拼接在一起,竟然严丝合缝一般,要不是经过化验知道这是出自七名死者身上的话,乍一看还真会以为这是一具尸体。

    而经过拼接之后,这些尸块表皮下的神秘图案果然是可以连接在一起的。

    “你们觉得这个像什么?”

    四个人围在一起,试图分辨出这神秘图案的庐山真面目来。

    “有点像一道符。”林茜看了一会儿后说,“我们老家那边有些亲戚比较信这些东西,我以前在老家看到过类似这样的图案。”

    “符咒?”安娜眼前一亮道:“这么说,这个凶手还是个信教的,他该不会是害怕这些人死后变成鬼来索命吧?”

    “有这个可能。”苏木点头赞同道:“像这种下手残忍的连环杀手,实际上内心深处都有着一些他们特别惧怕的东西,也许这一次的凶手就是个怕鬼的。”

    “对了。”苏木看向林茜问道:“13年前的那起案子,有类似的发现吗?”

    闻言,林茜摇摇头。

    “你也看到了,尸块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被肢解成这幅样子了,解剖的工作根本不需要去刻意的扒开它们的皮层,在这之前,我们不也没有发现嘛!”林茜说道。

    还真是。

    要是秦风不提出来的话,安娜也许在之后会发现,但她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没往这方面去想。

    当年那起案子的法医也许也是这样,根本没想过去扒开尸块的皮来看看,毕竟凶手已经帮他们解剖的很彻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