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发现和猜测-老子可是主角-
老子可是主角

第七十六章:发现和猜测

    “拍个照片吧,待会儿好好查查这到底是什么图案。”林茜让安娜去拿相机过来,拍下了这个神秘图案的照片,方便之后调查它究竟代表了什么含义。

    “其他还有什么线索吗?”林茜问道。

    “凶手对尸块处理的很干净,没留下什么有用的证据。”安娜摇摇头,说道。

    “是个老手。”苏木说,“从凶手对尸块的处理手段上就能够看的出来,他绝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并且他能够将七个不同被害人的尸体切割开来,从而又能够拼接出一副看似契合的尸体来,由此可见,他对于被害人的挑选,绝不是随意选择,而是经过了精心筛选之后,才确定的下手目标。”

    “按照现有的证据来看,这个凶手和13年前那起案件的凶手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也也不排除继承关系的,可能。”秦风补充说道。

    苏木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没错,也有这个可能,他们可能是师徒。至于说模仿作案的话,可能性不大。”

    林茜听完两人的分析,也是点点头。

    “我也这么认为,不过具体是哪一种,还得进一步由我们去证实。”林茜说道。

    从停尸房出来,林茜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给组里的成员介绍一下两人。

    这一次市局成立的专案组规模不小,光是从各个分局抽调过来的精英,就有六个,还有从省里派下来的专家。

    不过省里的专家要明天才能到,今天是见不到了。

    除此之外,还有苏木和秦风这两个外援,据林茜说,省里那边也请了一个外援,明天会跟几位省里的专家一起过来。

    在专案组待了一会儿,具体的了解了一下目前案情的进展,同时一些有关于13年前那起案子的资料也被送到了专案组,苏木也翻看了一些。

    他心里基本已经可以肯定,这应该是一起传承作案。

    显然,13年前的那个凶手因为某种暂时无法知晓的原因不得不收手,但是他并不甘心就这么结束,所以他花了13年的时间来培养一个自己的继承人,让这个继承人来代替自己,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业。

    当年的案件卷宗里,有关于这个凶手的一些指向性线索很少,只有半个鞋印和一截在现场附近遗落的烟灰。

    当年办案的警员由此判断,凶手是男性,身高在一米七五到一米八零之间,喜欢抽烟,并且对烟有所讲究,因为当时在现场附近发现的烟灰经过检验后发现跟市面上流通的香烟烟灰完全不同,当年办理这起案件的一位老警员也是一个老烟民,他指出这是一种罕见烟草制成的卷烟,从化验的结果来看,成分上也确实不符合国家标准,长期抽这种烟,对身体危害极大,远超市面上流通的香烟。

    由此,可以判断出,凶手是男性,身高在一米七五到一米八零之间,年纪应该在三十五岁以上,是个老烟民,有稳定且丰厚的收入。

    按照这个判断,当年的办案人员画出了一副凶手大概摸样的画像,同时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严密侦查。

    可最后,因为凶手突然消失,再加上案件迟迟没有新的线索和证据出现,最终不得不束之高阁。

    卷宗里提到的这些,其中有一点引起了苏木的兴趣。

    上面提到,当年那个凶手有重返罪案现场的习惯,那一小撮烟灰,就是这么留下的。

    但是苏木仔细翻阅卷宗,并且结合上面留下的关于当年那起案件办案警员的笔记,他发现这个线索存在着一定的虚假性。

    那么小心翼翼的一个罪犯,连尸块的每一寸都处理的那么恰到好处,抛尸的过程也没有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的破绽。

    可为什么会在返回罪案现场的时候留下一撮烟灰?

    虽然那只是一小撮,几乎不易被察觉到的烟灰,但这对于那样一个小心谨慎的人来说,依旧是个致命的错误。

    他为什么会犯下这样一个错误?

    是不小心?

    还是故意的?

    苏木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当年江城全市那么大力度的搜查,可依旧没有查到一丝一毫有关凶手的线索。翻阅卷宗就能看到,他们当年找到的那些所谓嫌疑人,最后全部都是无辜的,没一个是真正的凶手,哪怕稍微有点联系也没有。

    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就算找不到真凶,但不可能连一丁点有联系的线索都找不到。

    如果不是当年办案的警员疏忽大意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找错了方向!

    前者,苏木不觉得有这个可能。

    当年那起案子闹的这么大,连上头都一次次的问责下来,谁敢在那种情况下疏忽大意?就算有某个人疏忽大意,可其他人呢?也跟着一起疏忽大意了?

    怎么想都不可能的。

    所以,结论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们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找错了方向。

    凶手根本不是什么老烟民,年龄也绝不是在三十五岁以上,甚至于苏木怀疑,这个凶手究竟是不是个男的,都无法肯定。

    如此,苏木几乎是彻底推翻了当年办案人员所认为的重要线索。

    “你,你发现什么了?”

    苏木一抬头,发现是秦风站在自己面前。

    “有点发现,你呢?”苏木反问道。

    “有,有问题!”秦风说着,拉过一把椅子在边上坐下,将桌上的一份厚厚的资料翻到其中一页,指着一个位置说道:“这,这里。你仔细看,有没有觉,觉得不对劲?”

    不对劲?

    苏木仔细看着资料上这张照片,照片是七份尸块中其中一份的照片,是当初刚找到尸块的时候拍下来的。

    看了一会儿,苏木突然眼前一亮,发现了什么。

    “刀口不一样!”苏木说道。

    边上的秦风点点头,说:“没,没错,这个刀口要比其他刀,刀口更加的整齐,它看上去要,要更加流畅。”

    “但是只有一个刀口是这样的,其他六个都跟它不同!”苏木说道。

    秦风点点头。

    “看来我们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这是一个继承者。”苏木说,“显然,有人在边上教他怎么做,并且还给他做了一次亲自示范。”

    “对!”秦风点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