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长江河畔的纤夫-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章 长江河畔的纤夫

    万里长江,横贯整个中原,乃中原第一大河流。

    陈塘关,地靠长江边上,更是万里长江的起点,有着万里长江第一城之称!

    湍急的长江水,滚滚东去,一艘巨大的帆船,逆流而上。船上装的是青矿石,沉重无比。

    “嘿呀嘿!”

    嘶哑的声音,有气无力,回荡在长江边上,盖过了那奔腾咆哮的江水。

    那是一群纤夫发出来的声音,虽然一个人的声音不算什么,可是所有人的声音加起来却非常的高昂,只是,充满了无力和绝望。

    是绝望,一群对未来看不到希望的人,一群对活下去看不到希望的人,一群祈求上天,可却没有神灵搭理的人,一群为了一个馍馍而卖命的人!

    这样的一群人,除了绝望还能有什么呢?

    ‘咚’!

    有人倒下了,人们心知肚明,不是力竭而死就是被饿死!

    他们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他们要做的,就是把这艘装满了青矿石的帆船给拉到陈塘关的码头上,在这之前,他们是没有饭吃的,甚至不能喝水,他们一旦停下,湍急的江水就会把大船冲往下游。

    到那个时候,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

    和这一船的青矿石相比,他们的命,根本就不值钱,十个人的命,还换不来拳头大小的一块青矿石。

    在几百人的纤夫中,有一个少年,只有十几岁,骨瘦如柴,套在脖子上的纤绳都比他的胳膊还要粗。

    “呼!”

    少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中全是坚毅,只不过,看到周围人们的目光,他的眸光又暗淡了!

    少年名叫陈飞,母亲在生他的时候因为身体不好,难产死了。父亲是纤夫,三年前也死了,是累死的。而他,从十岁开始就已经在这长江边上做纤夫了,熬到今天,他觉得他也快要死了。

    实际上,在长江边上做纤夫的人,年纪都不是很大,可以说超过三十岁的人都没有,因为,根本就没有人能活到三十岁!

    ‘啪!’

    ‘噗!’

    一根带刺的皮鞭落在了陈飞的背上,顿时鲜血淋淋,皮肉都被扯下了一大块。

    “快点!磨磨蹭蹭的干什么?找死啊?”一道恶狠狠的声音传来,带着浓浓的杀气,嗜血的目光,盯着陈飞背上那飞溅的血肉,陈飞甚至能够听见咽口水的声音。

    “死狗!”陈飞吓了一跳,打了个哆嗦,忍不住嘀咕。

    说话的的确是一只狗,确切的说是狗族人。

    所谓的狗族人,就是狗修炼成精以后化成人形后的称谓。

    这个世界,是妖魔的世界,几乎所有的动物都可以修炼。只有人类,不知为何,修炼起来异常的困难。从远古时代开始,人类就已经孱弱了,所有的领地都被妖魔占据。人类自己,因为没有实力保护自己,所以渐渐的沦为了妖魔的苦力以及血食!

    不可否认,人类的身体得天独厚,无论是做任何事情,人类的身体似乎都更容易适应这个世界。

    所以,但凡修炼有成的妖魔,都会化成人形,这样子,更方便生存。

    但是,只有真正的大妖魔才有能力化成真正的人形,大多数的妖魔,只能化形一半,总是会保留一些本体的特征。

    就好比这个呵斥陈飞的狗族人,虽然下半截身子已经化成人形了,但上半截身体却不能幻化,留着毛茸茸的两个爪子还有一个狗头。

    “你嘀咕啥呢?”狗族人怒喝,手里的鞭子又猛地抽在了陈飞的背上,看着那飞溅的鲜血,他就很兴奋。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眼中露出渴望的光芒。

    对所有的妖族来说,人类的血肉就是最美味的食物,特别是像陈飞这种少年的血,更具有独特的味道。

    背上传来的疼痛牵扯着陈飞的神经,他感觉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了。

    饥饿,劳累,加上疼痛,他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死去。

    而死了以后的下场,他可以猜想得到,一定会被这家伙给残忍的吃了。

    “我不要死!我要活下来!”陈飞用力的咬了一下舌头,滚烫的鲜血让他清醒了几分。

    然而,那个狗族人似乎并不想放过他,突然间一把扯断了套在陈飞脖子上的纤绳,抓住了陈飞的胳膊,然后就像拎小鸡一样,拎着陈飞就跑了。

    靠着江边有一片山脉,丛林密布,人钻进里面外边根本就看不到。

    狗族人拎着陈飞进入了丛林,找了块空地把陈飞扔了下来,不由分说,皮鞭就狠狠的落在陈飞的身上。

    他就喜欢看着人类在他的皮鞭之下皮开肉绽的样子,那样更能够激起他的食欲,更能够让他满足,感到兴奋!

    “你想干什么?”陈飞咬牙问道。

    面对狗族人的皮鞭,陈飞根本就没有实力反抗,他太弱了,在狗族人的面前,他就像是蚂蚁一般,只能任人蹂躏。

    “哈哈哈,你难道猜不到吗?”狗族人哈哈大笑,手中的皮鞭不停,眼中的光芒越发的嗜血。

    “你想吃我?你别忘了,我是纤夫,你吃了我,谁给你拉船去?”陈飞说道。

    “哈哈哈,小子,你还真是天真,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个世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干活的人。吃了你,自然会有人把你的位置补上,这个不需要你操心!”

    “你们这样做,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陈飞嘶声竭力的问道。

    “天谴?”狗族人不屑的冷笑:“从远古至今,你们人类就是我们妖魔的血食,哪里有什么天谴?”

    狗族人手里的皮鞭不停,陈飞早已皮开肉绽,变成了一个血人了,他的气息也开始减弱,他感觉自己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思维逐渐混乱!

    陈飞知道,自己就要死了,死的很惨,就连尸骨,也要被这条该死的狗给吃掉!

    耳边传来狗族人冷漠的笑声:“这个世界是强者的世界,只有强者才能够主宰一切,你们人类不够强,所以注定只能是这个下场!”

    “这个世界是强者的世界?”

    陈飞的意识渐渐的模糊了,可狗族人的话还在他耳朵边上回荡着,就像是一道惊雷,冲进了他的心里,深深的烙印了下来。

    陈飞的脑海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回荡着:“我要变强!”

    “咻!”

    狗族人的皮鞭化成了利箭,直接刺向了陈飞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