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主动攻伐-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零二章 主动攻伐

    一战大胜,人们欢呼,但并不觉得意外,这是预料中的事情。如果连一帮土匪也解决不了的话,那他们这些日子也就真的是白修炼了。

    “真想杀到他们的老巢去,灭了他们。”杨辰说道。

    如今,他已是除了陈飞之外的第一高手,化血境,有足够的自信,可以面对任何土匪,包括一些妖魔。

    陈飞双手背在身后,眺望远方,任由风吹起他的长发和衣衫,看起来有一种飘逸的感觉。

    闻言,他说道:“既然想去,那就去吧,干掉赤狐。”

    “师父,你同意我去?”杨辰很意外。

    其实这种想法他早就有了,三大土匪窝,被陈飞解决掉了一股,剩下的两股土匪留着终究是祸患。要不是陈飞一直没有发话,他早就单枪匹马的杀去了。

    最近,杨辰总感觉自己有些信心爆棚,但就是忍不住。

    陈飞说道:“不是你一个人去,而是带着护卫队的所有人去。”

    这些土匪的身后都有狐族强者撑腰,杨辰虽然已经修炼到化血境,但一个人去未免太危险了。毕竟,化血境对一般人来说或许已经很强大了,但对真正强大的妖魔来说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就连陈飞自己,也不敢说自己就能单独灭掉其中的一股土匪,上次只是侥幸而已!

    一旦狐族人在土匪窝中安插了绝世高手,不要说以杨辰如今的实力,就是自己,也要死在那里。

    真正的强者究竟有多么可怕,陈飞心里很清楚。因为他曾经见过很多。到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但是,土匪留着终究是祸患,如果不灭掉,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遭殃。

    今日来的这些土匪是赤狐的人,一下子出动了几百人,想必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趁着这个机会,或许真的有机会灭掉他们。

    杨辰大喜,很快就把这个消息传达了出去,每个人先是惊愕,但随即就兴奋了起来。

    从来都是土匪来蹂躏乡村,如今,终于要反过来了,怎么能不让人兴奋呢?

    一时间,气势高涨,甚至还有人不知道从哪里扯来一张破布,绑在了一根竹竿上面,破布上用敌人的鲜血书写了两个大字“人王!”

    杨刚很快就点齐了兵将,足足一百人,全部都是精英,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发了。

    村民们欢送,甚至敲响了锣鼓,鼓动人们的气势。

    人王大旗摇动,虽然是由一块破布制成,但气势恢宏,让人们感受到了一种磅礴的战意。

    “人王之师!”

    陈飞自语,双眸中露出精光,这只是开始,将来还会更多,还会更强。今天是去讨伐土匪,将来要讨伐的,就是真正的妖魔。

    银狐,建立在离黑水村三百里外的一处山坳,与当初被陈飞灭掉的赤练距离差不多,但在不同的方向。

    此时,银狐的总部,几名长相俊俏的公子哥正在开怀畅饮,在他们面前是一个巨大的舞池,舞池中有十数名年轻美貌的女子正在跳舞。

    这些女子,穿着暴露,窈窕的身段,曼妙的舞姿,让几个公子哥看的眼睛都直了。

    “大哥,你说这人族中,怎么也有这么美丽的女人呢?”有人问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人族虽然孱弱,但人口众多,而且得天独厚,面容长相方面都是各种妖族所向往的,要不然怎么每个妖族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后都会选择化成人形呢?出几个美女又算得了什么?”

    “这倒也是!”

    “只可惜,人族永远也不可能强大,只能沦为我们妖族的玩物罢了!”

    “怎么?难道你还不愿意?还想让人族强大起来不成?”

    “大哥说笑了,就算我想,我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啊!”

    “人族孱弱,是上天注定了的,我们妖族,才是这片大地的主人。”

    几名公子哥有说有笑,谈论人族,充满了不屑,言语间,极尽嘲讽!

    而且,有人竟然拿出了皮鞭,仗着几分酒性,把皮鞭狠狠的抽在那些舞女的身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但是那些舞女们还不能停下来,其中有一个人稍微停顿了那么一瞬间,没有跟上节奏,顿时就被其中的一个公子哥把心脏给掏出来了。

    传说中,狐妖吃人专吃心,果然不假。

    血淋淋的心脏,还在跳动着,就这么被他塞进了嘴巴里面。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淌,触目惊心,渗人无比!

    “能够被我们奴役,是你们的荣幸,竟然还敢不从,岂不是自己找死?”他冷漠的说道。

    一群舞女,面色惨白,眼中全是惊恐,身子都在颤抖,可是,还不敢停下来,因为停下来就意味着要和她们的同伴一样的下场。

    没有人愿意死,蝼蚁尚且偷生呢!

    旁边,有许多男人,有的人是土匪,有的人是劳工,此时也都脸色苍白,看着眼前的惨景,心中都在触动。

    “唉!”

    有人暗中叹息,可是能够怎么办呢?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如今的这个世道。人族孱弱,谁也没有办法来阻止,自己能够活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哪还能救得了其他人?

    “去黑水村的人还没有回来吗?”有人问。

    “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吧,这都一整天了。”

    “也有可能遇到了麻烦,听说那个村子有些奇怪,好像有什么别的势力插手那个村子,上次去的人都死了。”

    “别的势力,还能是谁,除了落草以外就没别人了。”

    “不管是什么人,敢得罪我们银狐,那就是死路一条。”

    一群人尽情的畅饮,有时谈论人族,有时又谈论这些舞女们,甚至还提及了黑水村,但无一例外的是,都对自己非常有信心,都看不起人族。

    今晚的月亮很圆,天地间没有一丝风,更没有打雷下雨的征兆。

    但突然间,仿佛凭空一声闷雷,远处的大地突然间就震动了起来,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就好像有千军万马来袭一般,声势浩大无比。

    几名公子哥最先感应到,不由相视一笑,有人出言道:“真是说不得,刚刚才说到他们呢,他们就回来了!”

    “是啊,这么大的声势,想必此行收获颇丰吧?”

    “那是肯定的,那个黑水村今年可是还没有去过,定然存了不少的粮食以及物资。”

    每个人都以为,这是那些土匪们回来了,而且收获颇丰,或者带着沉重的物资,否则不会有那么大的声势,大地都颤动了起来。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子的吗?

    在银狐的营地外围,那些负责瞭望的土匪们,此时眼睛都瞪大了,全是震撼。

    他们看见了什么?

    那是一杆大旗吗?还是一块破布?上面那个字又是什么意思?

    “人王?”

    只听说过大王,狐王,妖王等等,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王啊?这什么情况?

    而且这些人,怎么一个都不认识呢?但看起来怎么都一个个那么凶猛?

    倒是,他们手里拿着的刀很熟悉!